引导孩子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我叫高静,2002年得法,我的儿子今年6岁。我在引导小孩修炼这个问题上曾经三起三落,走过极端,一段时间觉的应该强迫,一段时间又觉的应该随他自己。终于在师父的点化和法理的引导下走过了带小孩修炼的曲折阶段。由于我们母子在这4年中的修炼都是贯穿在日常生活之中,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所以大部份都已经忘记。最近我回忆了一下,把还存在在记忆之中的点滴整理了一下,与家中有小弟子的学员切磋。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开始时,我认为修炼是个人的事,因此只是给他听法和背《洪吟》,认为法能改变他,也就是说他如果是来得法的,他的修炼道路应该由师父安排。因此我只是给他听法,对他的修炼没有任何责任感,每天只顾自己修炼,还觉的自己很精進。

一天晚上,我梦到自己马上就要开始打腰鼓游行了,可是我却把腰鼓、鼓槌和炼功服全部都落在了家里,就在我急的要哭出来的时候,小孩连拖带拽的将我的一切法器全部给我送来了,我当时对小孩产生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表,来不及多说什么,赶紧参加游行去了。醒来之后跟同是修炼人的母亲讲述我的梦时,被小孩听到了,他在旁边说:“妈妈,我是来帮你上师父那去的。”那时小孩才3岁,我没有给他讲过任何法中的事,尤其是我们圆满后去哪里的问题,我们是应该回到不同的来源之处的。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令我对他刮目相看,于是我断定他是来得法的,但只是想一想而已,还是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紧接着我在一次打坐中看到师父在把着孩子的手炼功,我突然意识到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让师父操心了,教孩子炼功我就可以了,我感到非常惭愧,深挖自己,发现自己在常人中养成的自私自利、懒惰和不负责任的恶习在影响着我对圆容大法的理解,因此我决定开始督促孩子修炼。

可是由于自己学法浅,在以后的修炼中我又走到另一个极端去了。我将我的修炼与孩子的修炼绑在了一起,每天强迫他跟我同时学法、同时炼功,他当时才4岁。由于我没有给他解释法中的一些词汇,他对法基本上是不理解的,一段时间以后他见了我就跑,我问他为什么跑,他说他要撒尿、他正在吃东西等。于是我耐心的等着他把所有这些事情办完,再开始学法和炼功。他越来越能磨蹭,为了跟他“共同提高”我耽误了大量的时间,也影响了我自己的修炼。

于是我想,是不是我不该管他,回答“决不是”。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哪?再挖自己,发现我虽然督促他了,但只顾表面上的行动,却忽视了他的心性修炼。说到底还是自己自私和不负责任,不愿意费心和付出,想省事,这是因为自己没有按照法的要求修心性,因而才又走了极端。找到了问题所在,我开始真正的下决心把自己在常人中养成的自私自利和不负责任的恶习修下去。

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不再强迫他,而是抱着一个负责任的心观察他,跟他谈心,耐心解答他提出的一些问题,这时我发现我可以用法理给他解答生活中的一切问题。

如有一次,我带他外出,他看到路边的草坪光秃秃的,而距离路边较远的草却长的很好,他问我这是为什么?我说:“常人不懂事,他们为了自己走路方便,将草踩死了。我们是修炼人,和常人不一样。师父告诉我们要对众生都好,草也是众生之一呀,所以我们不要跟常人学。”这样我把众生的概念和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生动的讲给了他,同时也让他了解了他的行为标准是法,而不能混同于常人。

还有一次,他问我他是怎么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我内心紧张但表面轻松的说:“到医院将肚子拉个口,就把你拿出来了。”我当时真庆幸我生他时是剖腹产,否则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又不能撒谎。可是对他接下来的问题,我若不是修炼大法是无论如何也回答不了的。“那我是怎么进到你肚子里去的呢?”我当时灵机一动说:“你是从另外空间进去的,”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瞪着眼睛看着我的样子,我接着说:“师父不是说我们都是从天上来的吗,这个天就是另外空间,不是我们现在能看见的这个天。你当时在天上看到‘啊,高静要得法了,我要去给她做儿子,好让她带我修炼法轮大法’,于是你就从另外的空间到了我的肚子里,你一来,我就给了你一个小小的人的身体,然后你就在我的肚子里慢慢长大了。”他竟然对我的回答非常认可,还满意的冲我直点头。这次我又将他做人的目地讲给了他。

还有一次他发高烧,不修炼的丈夫坚持要带他看医生,于是给他买回了药。丈夫上班走了,我问他想不想吃药,他说“不吃”,这时我说:“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学法炼功了,你想当常人,师父说‘常人就是应该生老病死的’,等你老了的时候也会象你老爷一样手脚都不好使,再老了就会躺在床上起不来,再老了就死了。”他说:“我不要当常人,我要学法炼功。”他当时就表示要学法。还有一次他要买一个火车玩具,我说:“师父说佛想吃什么、想玩什么伸手即来。”他问:“那佛想要玩具火车也能伸手即来么?”我说:“那当然了!”用这种方式,我又将佛的美好和常人的苦难讲给了他。

就这样通过回答他在生活当中的问题,我给他奠定了作为一个修炼人最起码应该具备的思维方式、行为准则和理解法理必需的一些概念,同时增强了他修炼的主意识。

就在这时,师父又开始点我了。有一次我带他外出,我正拉着他的手在走路,他却一会绊在石头上摔一跤,一会又撞到什么东西上了,如商场里的大柱子或外面的大树等,我竟然没有看见。我当时心里一阵紧张,这肯定是师父又在点我什么。我赶紧从“孩子在我的带领下摔跤”这件事上去悟,这是不是说我没有给孩子看路呀?也就是说在孩子修炼这件事上大人是有责任的。

于是,我开始全面注意他的修炼,也就是法理引导、炼功及修心性等等,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他,同时也时时刻刻注意修去自己的一切人心。我发现,他当时的状态是,他知道执著心不好,但他并不知道他都有什么执著心。

如有一次我在表扬另一个小孩时,他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高兴,当我告诉他这是妒嫉心时,他急的要哭出来了,他委屈的说:“我没有妒嫉心。”然后我问他:“那你知道什么是妒嫉心吗?”他回答:“不知道”。然后我告诉他看到别人有好事了你心里不高兴,就是妒嫉心。然后我问他:“你想想你刚才是不是这个想法?”他点点头说“是”。我说:“那你说以后该怎么办哪?”他说:“妈妈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把妒嫉心去掉。”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发现他表现出妒嫉心。我又用同样的方法给他指出了欢喜心、显示心和其它的执著心等。

我发现他在去执著心上非常快,一次指出来就能去掉,而且没有我们成年人那种被当面指出执著心时的不高兴心理,也不用多次反复过关。这也许是因为小孩的一些执著心和观念还没有真正形成的缘故吧。

那段时间,他虽然学法炼功的时间比以前有所减少,但他在个人修炼上却有了很大提高,因此我理解到,小孩也要实修,光读法是不够的,因为他对一些概念不理解,更不理解修炼的内涵。

小孩和大人相比,在接受法理方面有很大的困难。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理解,人类的文化历史都是为了给这次传大法奠定的,有了这些传统文化,人们才能理解一些法理的内涵。也就是说,我们在学法时都能理解,那是因为我们在接触大法之前曾经听过、看过、读过或学过许多传统文化的东西。而小孩就没有这个基础,而且连中文词汇还没有学多少。

我得法后最开始只是教他背《洪吟》,而且他最先背的是“做人”,因此“做人”是他最熟悉的一首诗。他有一次竟然问我:“妈妈,‘香豆(相斗)都苦吗?”我听后感觉自己真的不配做这个小弟子的母亲。我开始给他解释大法中一些概念的多字面含义如,失、得、常人、修炼、释迦牟尼、观音菩萨等。

就这样,随着我自己对圆容大法的加深理解,在引导孩子修炼这个问题上不断查找自己和修自己,终于能够引导他在修炼的路上稳步前进。我开始全面调整对他的引导方式。

1.系统的听师父讲法和读法结合。读法不是泛泛的读,而是按着他的理解能力给他解释一些章节的字面涵义,而对佛教的发展过程、气功治病和附体等一些章节的内容则暂时不涉及。以后再以这些为基础,逐渐增加内容,直到解释完转法轮的全部内容。同时对《洪吟》也同样尽量让他理解。

2.增强他的主意识:不强迫他炼功,但让他明白为什么要炼功。小孩不象大人有较强的自控能力,当他明白了为什么要炼功时,他还是不能放弃电视、游戏等好玩的事情去炼功。师父说“小孩如果不迷信父母就得不到教养”,因此我将小孩对我的亲情、依恋和崇拜给他留着,利用他的这些心理适当的督促他、引导他。
例如,当我将一切道理都讲明白了他还是不愿意炼功,我就说:“你不想炼功,我不强迫你,我自己去炼功了,等法正人间时我自己一个人升上去当佛了,你跟爸爸在人这生老病死吧!”他马上就说,“不,我要跟你一起去”。我说:“你想上佛那去,你必须得有佛的身体,炼功就是在把你的身体转化成佛的身体。”从那以后,他积极的跟我炼功。后来随着他对法理解的越来越深,也就不再提跟我一起升上去的事了。

还有在开始时,他总是不能主动听法,炼功也是动来动去的,静不下来。于是我就告诉他:“师父想让我们升上去当佛,不再受人的苦。而魔是坏的,它不让你升上去,所以魔就不让你学法炼功,你一想学法的时候,魔就让你想‘玩吧,别听法了!’你在炼功的时候,魔就让你这里痒,那里不舒服,一会又让你上厕所,反正是干扰你,魔就是想让你在人这受苦。但魔最怕你厉害,你要不听它的,该学法的时候你就学法,什么也不干,炼功的时候,你让我动,我就是不动。魔一看,‘啊,这个小孩不听我的,我好怕这个小孩啊’于是,你就把它吓跑了。”他听后点点头说:“妈妈,我知道了。”第二天,我下班后问他:“今天是魔胜利了还是你胜利了?”他不敢正视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没有批评他,却鼓励他说:“没有关系,你刚刚开始修炼,明天鼓足勇气战胜魔,好吗?”他点点头。第三天,我一下班到家,看到他坦然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已经在通向神的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从那以后我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听法炼功。一年前的一天(他当时5岁),我正在给他洗澡,他突然间抱住我的手臂说:“妈妈你真好,”我说:“我怎么好了?”他说:“你想办法让我炼功。”我当时感到非常欣慰,这也许是他明白的一面真的在感谢我,也许是师父在鼓励我。

现在小孩不但基本上能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且也好象跟上了正法进程。

3.理解正法:我开始时以为小孩不懂正法,只理解个人修炼就可以了,因此我在学师父的经文时从不读出声来,只是默默的读。他经常说:“妈妈,读出来好吗?我也想听。”只有这时我才读出来,但如果他不要求,我还是不给他读。我认为他听不懂。几个月前的一天,他突然问我说:“妈妈,我怎么觉的时间过的这么快呀,早上起来没干什么事就黑天了。”这个问题使我非常惊讶,因为对于成年人来讲,经历了过去对时间的感受,在目前的时间状态下提出这样的问题毫不奇怪,可他才6岁,没有经历过去和现在的时间对比,他怎么有这种感觉呢?这时我才感觉到我太小看他了,而且自己的悟性原来是如此之差。刚巧(也许是必然),我那几天刚刚读完师父有关时间的经文,于是赶紧拿出来给他读,他不但完全能理解,还跟我进行法理交流,而且还表示今后要更加抓紧时间修炼,否则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后来我又给他读解了《洪吟(二)》的部份内容。

他对讲真相也非常热心,有一次我带他一起外出,到了发正念的时间,我就跟他一起坐在路边的凳子上发正念,他问我为什么不立掌,我说:“因为常人不理解,会影响他们得救。”他焦急的说:“这些常人哪,真是的,怎么才能救他们哪?”我说:“就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就能救了他们,因此我们对常人得好,他们会觉得‘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这么好啊?’他们就得救了。”

从那以后,他出门时总是愿意穿那件带有“真善忍”字样的T恤衫,他说让常人都能看见;他有时自言自语地说:“我真是的,又忘了告诉×××法轮大法好了。”还有一次他问我怎样教讲英文的人炼功、有没有英文炼功带。

最后我想对家中有小弟子的学员说几句个人体悟的话。我理解:一个修炼的人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包括你的生活、工作和家庭。当孩子出现问题时希望我们都能找一找自己,这时我们会发现往往是由于自己没有做好,如急躁、没有耐心等。深挖一下,还是慈悲心不够。师父度我们的时候,面对的是一群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干什么的混浆浆的业力满身的人。有的人就是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在心里骂着师父。我们当初比我们的孩子们好多少吗?依我看比孩子们差远去了。尽管他们可能也存在一些在下沉时被污染的因素,但他们比当初的我们要纯净多了,至少没有我们那些在人世中多年形成的观念,没有在人世中形成的思想业力。师父说:“我就要把你度成!”(《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那种洪大的慈悲难道不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应该去领会的吗?

师父是站在佛家的基点上传宇宙大法。佛家修的是什么?不是慈悲吗?我们真的修出了那种能容天地春的慈悲了吗?如果我们真能普度众生,就不能慈悲自己的孩子吗?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

师父教诲我们说“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转法轮》)我们大法弟子为什么威德高,果位高?不就是因为我们是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之中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做一个修炼的人吗?

其实引导孩子根本就不需要单独拿时间出来,他们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一言一行就已经是在引导他们了。慈悲是一种状态,不用特意的去表现。而且我们有没有想过,他们真的是来帮我们修炼的,我们能带着急躁、容易发脾气的心圆满吗?那么他们是不是在帮我们修去这些心呢?他们就象一张张的白纸,如果白纸上出现了不够和谐的图画,这是画画人的原因还是白纸的原因呢?

孩子们能转生到我们家里来肯定是我们对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是什么缘份,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是看到我们得了法才来的。因此我们应该尽量负起责任,修好自己才能教育好孩子。如果在我们圆满之后发现自己的亲人却不在了,而他(她)正是自己在人世上修炼时那个由于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而留在了人世间的孩子,那才是我们最遗憾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