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问题向内找 在冲突与矛盾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尊敬的师父,敬爱的同修们,

我于一九九九年中旬在英国得法。在这几年的修炼路上,我遇到不少挫折,也有不少收获和体会。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我其中一个体会,那就是学会遇到问题向内找,在冲突与矛盾中提高。

今年爱丁堡艺术节期间,很多外地的同修赶来参加艺术节组委会举办的周日大游行。我和几位同修负责大家的衣食住行。事前,就有人嘱咐我要把这项活动当作修炼,一定不能象往年一样,冲人发脾气。我知道大家说得对,心中也暗暗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发火。

周五,大家陆陆续续的从外省市赶来爱丁堡。由于人多,住房少,不少同修睡在地上。周六凌晨,又有几位同修坐了一夜的车抵达爱丁堡,一進门,满脸疲惫的样子。我们虽然预定了周六的房间,可是必须要等到下午才能拿到房间的钥匙。我们周五定的房间已经挤的满满的了。我看有的房间里地上还能挤几个,就让其中几位刚到的同修挤到几个房间里休息一下。同车来的还有一位退休的西方学员。我心里拿不准这位学员是否愿意挤在地下睡,所以也就没有问他。这位同修见我给与他同来的几位同修都一个个安排了休息的地方,惟独把他剩在那里,就问:“我三周前就预定了床位,为什么他们都有房间……?”我没好气的回答:“我们三个月前就让大家预定床位,可是没有人吱声。”我不给这位老同修任何说话的机会,一个劲儿的诉说我的难处。我的牢骚刚完,就听这位同修说,行啊,下次我再也不来了。一会儿炼完功我就回去。一听这话,我差点儿甩他一句:你得注意点你的心性!

老同修不声不响的到一边炼功。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很不平静。我能感觉到有两种力量在我体内较量:一种是魔性,它让我觉的委屈,忿忿不平,想去和这个同修争个我对你错;一种是理性,他让我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冲动,要按照法理去做,要向内找。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转法轮》)我暗暗的问自己,我有没有设身处地的为这位同修着想?如果我从他的角度想,我会看到这位老同修从百里外连夜赶来参加大法活动那颗珍贵的心。如果我从他的角度想,我会想到他和另外几位同修挤在一辆车里,还有行李,可能是一夜未合眼。他会是多么疲倦啊。一会儿,这位同修还要帮着赶做游行用的花车,是不可能有时间休息的。

那么是什么心使我不能从他的角度想,反而抛出那么一大堆牢骚呢?那就是我的一颗很不好的心,遇事处处埋怨别人。往深挖挖,在埋怨的后面隐藏着一颗很自我的心。想到这里,我起伏不定的心完全平静下来了。修炼,修炼,就是要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当时,我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想告诉这位同修我的执著,并向他道歉。等同修炼完功后,我找了个机会坐在这位同修旁边。没等我说完道歉的话,这位同修就主动向内找他自己的执著。他越向内找,我就越感到自己是多么缺少一颗处处替他人着想的心。当时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我流泪,是因为我被这位同修真诚向内找的精神所感动。我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了法的威力。我们按照师父的话都向内找,一场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一瞬间就化解了。

虽然在这件事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一颗不好的心,但是仅仅是意识到了执著,并不等于是把它彻底根除了。我们生生世世形成的这些观念、执著,深深的隐藏在我们的身体中,一遇风吹草动就往外冒头。

周日的艺术节大游行下午开始。上午同修们有的在楼上化妆,有的在闲聊。我看到这种松懈的场面心里有些着急。我想建议大家发正念,背《论语》,用祥和庄严的法的一面取代松懈的人的一面。我把想法与楼下的同修讲了,大家认为有道理,马上静了下来背《论语》、发正念。当我上楼想对正在化妆的女同修们提建议时,一个怕得罪人的念头冒了出来。因为其中有几个同修嘴挺厉害,我怕她们让我当众下不来台,于是找了个折中的办法——建议我倒是提了,却是用拐弯抹角的方式讲的。

周日的游行结束后,大部份同修连夜赶回各自的城市,剩下的几位同修晚上進行交流。一位同修诚恳的告诉我,有些女同修对我的建议有反映,让我不要因为自己有一颗浮躁的心就猜测所有的人都有。我一听这话,血就往头上冲,心跳加快,鼻子发酸。人的委屈、难堪、不平一股脑的往上返。我使劲克制自己不发火。难堪中我承认自己提建议时拐弯抹角,怕得罪人。同修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的毛病,她说不要总看到别人的缺点,要多看别人的长处。大家利用周末自费来爱丁堡参加活动都是为了同一个目地。她告诉我应该看到同修的这颗为了证实大法的珍贵的心。同修向我讲述了大游行时舞蹈组和其他的同修们是如何全身心的向人们展现着大法的祥和与美好。我静静的听着同修讲述着周六彩排的艰辛。同时,我开始回忆自己对女同修提建议时的心态。在我拐弯抹角提建议时,我的心态是一方面怕得罪人,另一方面心里有责备、埋怨情绪。带着这颗执著于自我的心去提建议,与带着一颗纯净的、处处替他人着想的心去提建议会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同修会对我的建议产生反感的原因。

在爱丁堡活动的这几天中,我与同修间大大小小的冲突、矛盾也不少。虽然这些矛盾的表现形式不同,可是造成冲突与矛盾的根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一颗以自我为中心的私心。我的委屈、我的劳累、我的面子、我的付出……,处处从我的角度考虑,才会有埋怨、责备、说话拐弯抹角,使我无法做到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因为这颗私心,我在平时常常与周围的同修们发生口角冲突。有时这颗自私的心能搅的我好几个月心里都不平静。事后也知道这是由于我太执著于自我造成的心理不平衡,但不知道如何去根除它。

爱丁堡艺术节后,我有机会静下心来读师父的法。师父在谈到旧宇宙与新宇宙的法理时说:“可是层层生命都不纯了,连最后那个生命,都不纯了。在帮我的同时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这段话我以前看过几次,但从来没有打到脑子里去。这次看,我一下子明白了一个道理:旧宇宙的法理是以私为本,所以它摆脱不了成住坏灭空的命运。而新的宇宙的法理是以无私为基准的,宇宙中大大小小的生命都要向内修,向内找。有了新宇宙的这个自我修补的机制,才能保证宇宙的纯净与永恒。师父教给我们新宇宙的法理,如果不按师父的话去做,去掉自我这颗心,我不等于在旧势力的控制中了吗?

往年爱丁堡艺术节活动后,我心里都感到不平衡,觉得吃苦受累不说,还往往招来一大堆埋怨。今年我的感受不一样。我感到内心的充实与平静。我感到充实是因为我学着在遇到矛盾冲突时向内找。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美好境界。我感到平静,是因为我理解了师父讲的在法上认识法的法理。从前,总是怕矛盾、冲突出现,现在明白了只有在矛盾、冲突中,时时处处找自己,才能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我要坚决否认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在矛盾与冲突中时时刻刻向内找,把这颗自私的心一点点去掉,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在我结束我的文章前,请允许我引用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的一段话与同修们共勉。师父说:“修你们自己,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环境变成相互指责的环境,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冲突吗?这个道理我从传法开始一直讲到今天,不是这样吗?修炼人决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

谢谢尊敬的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