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要讲到,大法弟子的修炼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师父更加详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我过去讲过,我说都入深山、都在庙里修炼,你就不能够广泛的接触社会,你就不能够更广泛的那么有力的去救度众生,是不是这样?……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炼之外,你们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能行吗?不做好能行吗?” 我领会到,师父为什么要不断的强调这个问题,就是要弟子们明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救度众生的特殊使命,三件事都要做好,不能偏离。我在唐人街讲真相,救中国人的这段时间里,对如何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有了深刻的体会,下面我从三个方面谈我的体会。

既然为了救度众生而来,有什么不可放弃的呢?

我们生命的本质是纯净的,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而生生世世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包住了我们真正的自己。特别是旧宇宙法理中已经渗透到我们骨子里的那个“私”,经常表现在人这一面,就是那强大的自我,不爱听别人的批评和建议。正如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的:“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到唐人街讲真相,让我第一个修的就是这个问题。

记得我刚去唐人街一个星期后,晚上大家学完法交流,同修们纷纷对我在唐人街讲真相的表现提出建议和批评。面对同修的这些批评和建议,我虽然知道要向内找,无条件的接受。但是向内找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当触及到那个“自我”时,心里是很不舒服的。耳朵里听着同修的批评,心里那个“自我”在不停的为我辩解: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你们光来说我,你们为什么不去试试呢?这念头一出,我明白的一面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我自己,是那个“自我”在抱怨。晚上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你们所做的那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了,也真的了不起,可是这从最根本的、最本质上证明一个人是不是修炼的人,不叫别人说这个东西一定得把它拿掉了。你哪方面做的都好、这方面不好,那都不能是修炼人。”

我回头再想想同修们的这些批评建议,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恰当的。那个“自我”挡着我,让我听不進去,对我来讲是多大的损失啊。再说,同修们为什么明知道我听了心里会不舒服,还要说呢?是因为我在唐人街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我做的好与不好,直接影响到对这些中国人的救度问题,同修们这样做不但是对我负责,更是对众生负责。同修们基于对众生负责的基点对我提出批评建议,而我的基点放在哪里了呢?在中使馆前发正念时,我经常有这样一念:我为众生而来,救度众生而去。今天是到了要我为众生放下自我的时候,我有没有勇气接受批评呢?大法弟子的誓言是神圣的,既然为救度众生而来,有什么不可放弃的呢。我明白了法理,找到了动力。放弃那个“自我”,认真听取同修们的批评建议,修正自己的做法,使后来在唐人街讲真相越做越好。

唐人街需要更大的、更强的正念场

刚到唐人街讲真相的三个星期里,每天几乎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有时正在讲真相时,又来了大陆的旅游团,只好停下来,赶快忙着把报纸和光盘送上去。有些人并不接,你还要跟在后面,顺着他们的执著介绍大纪元。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搞的我手忙脚乱,心急火燎出一身汗。

有一次,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想让同修帮我在网上向全国大法弟子作一广告,广告词都想好了:你想救度更多的中国人吗?请到伦敦唐人街来,时间是星期一至星期五晚五点到七点,星期六、星期日一点到七点。这个念头一出,我就感觉到不正,这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心态。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要把大家都能够协调在一起,不断在法上提高,形成一个正的环境,使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抑制迫害这些证实法的事情做的好。”唐人街是中国人集聚的地方,也是邪恶集聚的地方,那里需要更大更强的正念场。我虽然不是这个项目的协调人,但是,我去唐人街的机会比较多。我有责任正面和大家交流唐人街的情况,而不是用人的这种抱怨的方式。在伦敦学法交流中,我和大家交流了唐人街的情况,希望更多的同修来唐人街,救中国人,哪怕一次只能来半小时或二十分钟。交流之后,大家还排了一个表。不少中西学员都参与進来了。

人多正念强。中国大陆来的旅游团,在这里刚接过大纪元报,走不远又有人递上了传单和《九评》,只见他们一人手里拿着好几份不同资料。唐人街这个项目做到今天,大法弟子已经形成了一个正的场,很多人都在默默的付出,如唐人街所发的几千张《九评》光盘,都是剑桥同修出资刻录制作的。

唐人街讲真相真正体现出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更加体会到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师父说:“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芝加哥市讲法》)

讲真相 解症结 就是最大慈悲于众生

在唐人街讲真相,就等于把自己置身于一个最复杂的人群里。我深刻体会到:我们为众生讲明真相,为他们解开症结,就是为众生破迷,也就是为众生提供了一个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所以讲真相、解症结,就是最大慈悲于众生。有些人尽管对“三退”有症结,需要我们帮他解,但是提出问题还是正常、理智的。如象“这样做有用吗?”“中共倒了,中国会不会乱”等等。但是也有一些人中毒太深,说出的话尖酸刻薄,向你提出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甚至有的人干脆用一种挑衅的口吻,带着对大法的偏见向你发问。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我的体会是,只要抱着救人的心态,本着揭露中共的邪恶和残暴这个原则,就没有解不开的结,师父说:“它抱着不管是什么样一种想法,在事实面前他们都得服气,在事实面前他们必须得正视。”(《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在唐人街经常会有人张口就问:“你是法轮功吗?”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堂堂正正回答他: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他会接着说:修炼人还搞政治?其实我们应该明白,这也是中共长期污蔑法轮功的宣传给他们系的一个结,解这种结,我们更加理直气壮。我说:我没有搞政治,我在反迫害。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七年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卖掉。今天,法轮功学员明白了,要想停止迫害法轮功,只有解体中共。我今天在这里为中国人做退党服务,就是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

师父说:“面对着要救度的众生,怎么样能够使生命得救才是关键。”(《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一般的情况下,我会递上一份大纪元而不是一份大法资料,并建议他们每期都看一看专题报道版,对法轮功多一点了解,以免再受中共的欺骗。“三退”了的人中有很多又回过头来向我们索取大法的资料,甚至还主动帮助亲友们“三退”。我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其他同修也碰到过。这使我更加深刻认识到师父一再强调广传九评、劝“三退”的意义。

在唐人街讲真相时间长了,明白真相的常人会和我点头微笑打招呼。可是挨骂的事也是经常有的。

一次,有一家几口中国人走过来,我赶忙递上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号外”,不料,他们冲着我大骂起来:你在给中国人丢脸!我知道他们中毒很深,但我还是要开启他们的良知善念,我追上去,跟在后面,对他们说:你们能否看看这张“号外”,是谁在给中国人丢脸,难道摘器官的不丢人,被摘的反倒丢人了吗?天底下有这样的理吗?作为中国人,你们对法轮功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就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吗?都是父母所生,都是血肉之躯啊……我说完了,他们低着头走了,可周围的中国人听明白了,纷纷过来拿“号外”。

当然,我并不是每一次讲真相都讲的那么成功。但是,我感觉到,我每一次讲的成功的时候,几句话解开众生心结的时候,都是我正念很强的时候。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是师父在加持我。

记得第一个找我退党的是一个福建小伙子,他是八九年在中国的军队里入的邪党,那时他才二十一岁。离开军队后,就因为他多生了一个孩子,地方的邪党政府用雷管把他家的房子给炸平了。他一气之下跑到了英国。对中共的残暴,他认识的非常清楚。但是,他就是担心中共倒台了中国会不会乱。我告诉他,中国真正乱的根源就是中共。西方社会现在都在反恐,可是最大的恐怖主义份子就是中共。国外的恐怖份子是暗地里偷偷的杀人,而中共是明目张胆的在其政权和国家法律的保护下杀人。在它操控中国的五十七年里,为了维护其政权统治,制造了历次政治运动,不但自己杀人如麻,还制造仇恨,让中国人自相残杀。从“土改”杀地主一直到今天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一系列的事实说明,中共才是真正乱的祸根。中共倒台了,这个乱的根源就除掉了。到那时,人心归正,道德回升,中国人将真正行使自己管理国家的权利,中国将有一个真正的安定和谐的社会状态。

四个多月来,唐人街有了一些变化,我个人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提高。正法進程推的很快,加拿大独立调查团的报告刚出来不久,又发生了袁胜“跳机”事件。一千三百万退党大潮滚滚而来,中共招架不住,铤而走险,秘密绑架了维权律师高智晟,妄图转移国际社会视线。我们要严格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把中共现在做的任何事情都变成我们讲真相和“传九评、劝三退”的契机。唐人街这个地方,我们会继续做下去,而且会越做越好。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迫害不结束大法弟子就发‘九评’,到最后中共邪党解体、迫害停止为止,这不理直气壮吗?”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