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我是四川省德阳市一名法轮大法学员,是1998年下半年得法的。以前我一身有许多的疾病,风湿痛、脚痛、头痛、气管炎等等,经常药不离身,吃各种东西都没有胃口。到处都医过,花了很多钱,又赶庙子又烧香,什么都试过,就是不见好转。后来小女儿对我说学法轮功好,我就开始学法轮功,一直学到今天。学法2-3个月,我的脚就不痛了,学法7-8个月,我身上所有的病痛就都不见了,没吃一点药,全都好了。

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以后,家里人看到电视里邪党宣传的谎言,就开始反对、干扰我学法炼功,丈夫、儿子、媳妇看到我就跟仇人似的,不准我看书,不准我炼功,时刻都把我监视起来,害怕这个家因我炼法轮功而受到邪党的迫害,害怕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和前途。丈夫说你生了病我会拿钱给你上医院医治,你去玩,你去跳舞都可以,就是不准在家看书炼功。我说炼功是我应有的权利,而且我炼功又没有影响谁,我炼功身体好了,对你们不都有益吗?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话,那都是江泽民要迫害法轮功在欺骗老百姓,法轮功就是好,我自己就是一个证明,谁也阻挡不了我炼法轮功。

2001年,在家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和另外3名同修去北京上访。我们是搭汽车到绵阳买到北京的火车票,我和一位同修顺利的买到了去北京的两张火车票,另两位同修没有买到票,没有去成。上了火车,刚好车上只剩两个座位,简直象师父安排好的一样。上了车没多久,外面就下起了大雪。我没有穿太多衣服,却不觉的冷,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天安门广场上,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恶警却没有听见。我证实了法,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回到了家,家里人还不知道我去了北京。

2001年11月的一个晚上,政府邪恶人员和派出所恶警到我家来搜查,他们抢走了一本大法书。恶人要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坚决不写,他们就让我儿子给他们写了保证。那件事后家里人对我看的更紧了,因我在家里已无法正常的学法炼功,我只有离开了家,在外面学法、证实法、讲真相。一次我在中江县讲真相时,因人举报被抓到了中江派出所,被关押了3个多月。在这3个多月我遭受了非人的虐待,每天超强度奴役劳动12个小时,做灯笼穿铁丝,规定一天要做300个灯笼,满手尽是血泡。每天要背监规,我不背,不配合邪恶,不背恶警就打,但我就是不背,恶警拿我没法了。在那里我吃的是带皮带沙子的土豆和白菜,住的是黑房子,看不到阳光,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吃、住、睡、大小便都在一间屋子里,睡的是木板床,没有被子,我的家人也不知道我的情况,就这样被迫害了3个多月。后来有同修对我家人说了我的情况,家人拿了2700多元钱才把我放出来。回家后,家里人就把书藏起来,不让我看书,也不让我炼功。我坚决抵制他们,说你们必须让我学法炼功。家里人拿我没办法,只好把书还给了我,我就突破了这一关。

这一路走过来,写出来好象并不是很难,但在当时的过程中每一步都不是太容易的。我想我之所以能够走过来,走到今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对大法的信,我就相信大法,就相信大法是最好最对的,就相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就是因为这个信,让我能冲破层层的干扰和阻碍走了过来。正法的進程到了今天,我看到还有许多过去的学员没有真正的走出来,没有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道:“可是时间不等人,机会越来越小了。”我写出我的经历,希望对这些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学员有所帮助。其实走出来并不太难,只要你信师信法,在现在的基础上试着向前走一步,别连这试着走一步的勇气和信心都没有了。不要与这千万年等待的一切失之交臂,不要让千万年等待的这一刻白白荒废,那将是生命永远痛悔都弥补不了的啊。

其实师父把这一切都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了,“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也是这样试着一步一步的走,越走越坚定,越走越知道自己走对了,就这样一直走到今天。还未走出来的同修,抓紧这瞬间即逝的暂短时间吧,信师父,信大法,也相信自己吧。试一试,向前走一步,看自己到底行不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