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般苏醒 我终于归了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向师父交这份作业。

回忆我的修炼历程,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几乎不配再当大法弟子了。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那时我们一家人都在修炼大法,在修炼后我们深感大法好,我们附近一些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炼。其中,有两位修炼后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因为她们常年周身是病,修炼大法后,什么病也没有了,所以很坚定。

我那时人很年轻,人心太重,似修非修,别人炼就跟着炼,在学法上用功很少。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在铺天盖地的邪恶疯狂中,我们这里许多人都不敢炼了,就连我爸妈他们曾经得过大法好处的(我妈因一次不小心跌倒后腰部严重扭伤不能行走,但她那时坚持炼功心性好,没花一分钱医药费全好了,要是她没炼功不知要躺多久呢)也不敢炼了。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姐到成都打工,看到那里的功友们很坚定,他们陆陆续续上北京护法讲真相。那时,我心想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大法受迫害我也有责任站出来捍卫大法。于是我放弃安稳的打工生活,毅然回到家,准备進京护法。同丈夫一商量(他也是大法弟子,至今一直很坚定),他也有此意,于是我们带上一岁半的女儿一同踏上天安门。到北京后不知道天安门在哪一方,于是问了一个卖报的,他让我们坐几路车。可上车后不知在哪里下车,漫无目地走了一会儿,我丈夫坚持要下车,我当时有气,万一走错了怎么办?進京时回家的车费都没有凑齐。可一下车回走几步就转到了广场,我和丈夫相互看了看,觉的很惊奇,原来是师父的点化,我们才顺利到了广场。我当时心性很好,大胆的拿出法轮章戴在胸前,只等看看会不会遇上其他功友一起打坐,可没多久走来俩个便衣,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回答是,便衣就把我们带上了车,车上已经有几位早到的功友,有一对是母子来的,我们很亲热的交流起来。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大屋子里,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已在里面,只觉拥挤的装不下了。我突然看见我姐(她已是第二次上北京)和成都功友们也在里面,大家见我带着孩子,都来关心我们。

回到当地,我和丈夫、我姐分别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爸妈凑了一万六千多元钱将我们三人接了回来。回家后我们继续偷偷的炼。不到一年,丈夫又被抓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这时我整个人掉到常人中去了。一年后丈夫放回家,被调到更偏远的山区工作,而且工资也被降低。在他的帮助下,我又开始修炼。可就在同年底,丈夫因发真相资料又被抓去非法关押劳教一年,这一下我这个气恨呀,完全充斥了大脑,满脑子灌的是对大法不好的思想,说政府不让做好人,我就做个十恶不赦的人,没有了正念,完全放弃了修炼。尽管丈夫回来后苦口婆心的劝我,我就是听不進去。其实我知道大法好,别人一提到大法我也给他们讲法轮功并不是电视里说的那样,是叫人做好人,可我就是不想炼,还干预丈夫学法炼功,只要丈夫一炼功一发正念,我心里就害怕,我也想看大法的资料,可就是冲不过那一层,在一次冲动下我居然将丈夫唯一一本《转法轮》给烧了,事后我很后悔,我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就在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又开始修炼,同时也写了严正声明,退了团。可是在一次过关中没过去,好象觉的是在为丈夫而修,他对我好我就炼,对我不好我就不炼,因此再次掉到常人中。过年后因孩子读书我搬到镇上去住,在镇上找了一家店打工,我很努力的工作。后因我脾气不好被老板辞退,同时辞退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怎么办呢?生活无着的情况下,我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常人,就和另一个被辞退的人相约去打麻将,赌别人的钱。结果打一次输一次,后那人又搬了家,我没伴了。因当时是放暑假,女儿被妈接走了,家里就剩下丈夫和我,他一发正念,我就害怕。后来才知道正念的威力那么大。他把电脑打开让我看资料,我心里想看,可就是不好意思,后来才明白是邪恶一直在干扰着我。

在家呆了半个多月,因没事干又没人陪我玩,丈夫呢除了谈修炼很少和我有话说,我很孤独,就又开始炼功。是师父的安排吧,我又找了份工作,就是我原来住的地方有一个厂,老板看我是技术工就让我去上班。我丈夫叫我一定要将原来炼功的同修(她因发资料被恶人举报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后因身体原因一年左右被家人花钱取出,回家后也掉在常人中)唤醒。我找到她,经过交流,她也想炼,可是没有了书。丈夫帮她买了一个MP3,下载了全部大法资料,因丈夫被人监控就叫我找机会给她,并教了我使用方法。我心想打开来看看,一打开,见到同修写的交流文章,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清醒了,这才真正想要修炼。我要为自己而修,再也不是为别人而修,我真懊悔自己不争气,不早点清醒过来,损失是多么惨重啊!

我很担心师父会不会因为我那么不坚定而不再管我。通过学法,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前几次我动念要修炼时,我感受到了我身体里有法轮在转,只不过我没在意。可是这一次,我想我是真正下决心一修到底了,结果奇迹出现了。做常人时我的个性历来比较强,最不喜欢别人说我,可是在上班时一位同事对我不满的狠狠说了我几句,我当时没在意,我知道我是炼功人了,不动心不计较,对他微笑了之。一下班我回到寝室,刚進门我的手机闹铃就响起来。我想不可能到十二点了,才吃过早饭呢。我打开手机(已欠费停机)一看,“你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就是在提高 师父”,出现这几个字。我傻了,也惊呆了,只有一念,师父在管我!我激动的真想哭!真想立马跑去告诉我姐,她因那次進京护法被拘留后也掉到常人中了,我想让她快点清醒过来,师父没有丢下我们啊!后来经过向她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她和另一位同修又回到了修炼中来。我悟到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弟子,才安排我来这里上班,让我能有更多的时间与这里的同修接触,让他们走回来。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当前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我尽力去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有点怕,但一想到有师在,师父会安排一切的,我就大胆去讲,有时很顺利,有时就很难,因为大部份农村人一听退党就说什么反党之类的,所以就有点难,但我仍然坚持去讲,讲总比不讲好。

我谈一下我的前三次发光碟。第一次,丈夫鼓励我去发真相光碟,我去了。我很兴奋,因为同修们不辞辛苦到处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我还没有走出去一次。我们带了二十几张真相光碟出门了,那晚的月亮很亮很亮,我们一路正念正行,很顺利的发完真相光碟,回家刚好要到十二点。第二次出门时我们争了几句嘴,这晚的月亮不太亮。我们带了五十张,开始还有几户人家,到后来没有路了。我们顺着一大片坡往上爬,爬上坡后还是没有人户,我们就顺着山路一直走,没路了又倒回来走。结果转了几个小时还是找不到方向,已是十二点了,我们边发正念边找路。不知走了多远,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给我们指引方向,正走着,忽然山下传来摩托车声,我们忙寻声望去,终于看到了原来山下就是公路,正是我们来时的路,回家已是两点了。从中我悟到,发真相资料不是儿戏,一定要严肃,心态要正才能更好的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

第三次晚上我们又出去,这晚我们心很正,也很顺利,大月亮。走到中途,我老远就看见一座坟,我胆小起来,我心想不要经过那里,可偏偏就在路边。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可还是有点怕,没走几步,我忽然听到口哨声,我问丈夫是你在吹吗?他说不是,我还以为是你在吹呢!这一下我更害怕了,终于忍不住要求走前面,丈夫对我说,怕什么呢!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任何邪恶都动不了我们。

经过这几年走过的弯路,我几乎一直淹没在泥潭里,就剩一口呼吸的气在似修非修中苟延残喘,修的那么差劲,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丢下我。在这里,我只想对那些还没有清醒、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们说:像我这样一个不争气、再三背离大法、甚至对大法犯过罪的、都不配称作大法弟子的人,师父都没有丢下我不管,何况你们呢?快回来吧,不要犹豫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