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于前两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时,就曾有过投稿的念头,但又觉得自己实在修的不够,没什么可写的,便搁浅了。慈悲的师父第三次给弟子们这样的机会,我悟到,给明慧编辑部和法会投稿也是修炼和证实法的一部份,不管写的好与不好都应该写。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这是修炼高德大法,只觉得炼法轮功挺好,身心健康,平平安安的多好啊!但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有种自豪的感觉。现在我才知道那种安逸心、欢喜心,觉的“修炼大法什么都会好”的讲条件的心,却成了我的根本执著。

我炼功时没有经过大的消业,也没有身体大的变化,什么感觉都没有,直到现在也只是偶尔能看到眼前好象是法轮旋转,其它任何感觉都没有。由于对法认识不深,所以当时很少学法,只是有时间就炼功而已,没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正赶上七二零电视对大法的诬陷,自己法理认识不清,也不知道大法是否正确,只感觉非常迷茫。在此又深深陷入情中,有辱于大法,最终彻底放弃了大法修炼。脱离了心法的约束后,在人生的路上造下了很多的业力。

自己时常感到失落彷徨、活而无乐,我觉得师父不会再管我了,自己不配当师父的弟子,从此对大法漠不关心,大法的书再也没看过。

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在外地工作时,在师父的引导下,又接触到法轮功学员,一位同修首先给我看的第一本书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落泪了:慈悲的师父啊,您没有嫌弃这污业满身的弟子,您还在管我呀!

就是师父这句话,使我从新回到修炼中。我深深痛悔因自己学法少而带来的损失,我知道这整整四年我已远远的落在后边,证实法的过程一无所知。同修把七二零以后的经文都拿给我看,我暗下决心要加快脚步追上正法进程,不辜负师父与同修的苦心。从此便开始了讲真相、揭露邪恶的正法工作。

最初看到《明慧周刊》中同修被迫害的文章时,怕心很重,还错误的认为要想成功就得有流血牺牲,要成就那么大的法就得有那么大的考验,并不懂得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该听师父的话,我就应该去证实法,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起初每次和同修去发真相资料前都是非常犹豫,有许多不好的念头产生,我马上否定它、清除它,并请师父加持弟子顺利把资料送完。随着学法的深入和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怕心渐渐的祛除、正念加强了。在此感谢《明慧周刊》给了我极大的帮助,那是慈悲的师父提供给弟子们的交流提高的平台,我们要好好利用才是。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一定要多学法,可见学法的重要和师父的急切心情,只有学好法才能正念强大,才能有效的救度众生,“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看到很多同修都在谈背法的体会,我也开始背《转法轮》了。尽管我背的很慢,有时一天只能背一两页,甚至一段,有时背完这段忘了上段,但我并不灰心,“……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我有信心,总有一天我会背完一遍、两遍、三遍……心中有法方能正念正行。

希望还没背法的同修赶快开始吧!“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我们有愿望有信心、心地纯净,没有大法弟子做不成的事,师父就会帮助我们的。只有走正我们的路,才是对洪大师恩的回报。

我知道现在我做的与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还有许许多多的执著心没去,有时明知自己的状态不符合法却不愿彻底的向内找、去挖根,而是敷衍了事,对修炼不严肃。“三件事”做的时松时紧,对家人缺少耐心,遇事爱辩解,缺少善心,自责自卑、自私等等,甚至还时不时的冒出一些邪念或哼唱恶党的歌曲,如此不纯净的心怎能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呢?我为自己有这些邪念而羞愧。但我知道那一切不符合法,观念与人心都不是真我,但这说明我自身空间场的不纯,只要它出现我就立即否定清除它,我不允许它存在,目前障碍我最严重的是对陌生人讲真相时总是不能张口,总是不能突破自己人这一面,阻挡着我救度众生,我把这些不符合法的因素写出来就是要曝光它,把它灭尽,我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救度呢,我心急,师父更急呀!

写出这些没有条理,全当是我给师父的一个小小汇报吧。我相信按照师父的话做没错,只有听师父的话那才能同化大法。初次投稿不足之处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