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在同修切磋帮助下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提起自己走过的修炼路,可谓曲曲折折,坎坎坷坷,有时修的好,有时修的不好;有时精進,有时松懈。现写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也望同修指正。

一.中共迫害 误入歧途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大家都是在和平的环境中修炼,因为有师父留下的修炼环境,集体炼功、集体学法、集体切磋,自己每次四点多钟起床,炼功,抽半天时间学法,自己感到很精进,也很用心。

1.怕心使我不能证实大法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血雨腥风的环境下,自己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怀疑,共产邪灵的思想出来了:“这是不是迷信?老师是不是敛财?是不是象电视上讲的那样?”同时内心也非常矛盾,头脑中反复出现:“老师不是这样的,宇宙的法摆在那儿,谁不照着做就是违反天理,我们做好人应该是对的啊!”同时,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国家”不会无缘无故乱讲吧?后来随着家人的阻挠,自己功不炼了,法不学了,但内心深处非常痛苦,也非常矛盾,搞不清楚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因为从小到大灌输的都是它的理论,一致认为邪党好的不得了。

可另一方面,自己学大法,修大法,知道大法是最好的,知道邪党这样迫害我们不对啊!可我人这面还是有许多执著(主要是情)放不下,同时掺杂着怕心,看到同修去北京被抓被打害怕,误以为只要去北京就应该被抓,甚至还有人说监狱是最好的修炼场所,可我不想进监狱,阻挡了自己出去证实法的路。

慢慢的,我信师信法的成度已经很低了,差不多已经放弃修炼了,再加上结婚换了住址,和以前的同修没有联系了。

2. 脱离大法之苦

我是零零年三月结婚的,年底怀孕自己很小心,可是孩子还是掉了,我很痛心,也很失望。由于自己信师信法不坚定,紧接着身体慢慢坏起来,感冒咳嗽,后来竟有严重的附件炎,还有一次医生说有卵巢囊肿,我到处求医,跑了好多医院,花了不少钱,中西药都无济于事。那时认为不修大法,师父把业还给我了,后来学法知道,是旧势力干扰造成的。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个生命脱离大法是非常痛苦的事。感到自己没有了根,恍恍惚惚,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同时自己也造下了许多业,附件炎一发痛的钻心,吃药完全没有用,只能解一时之痛。每天都在痛苦和煎熬中度日,丈夫看着我也心痛。

二.迷途中师父指引

直到零四年,也就是我脱离大法的第五年,我对治病彻底死了心,因为他们根本治不了我的病(后来知道师父一直在管我,常人是看不好神的病的)。我开始不再吃药,心想即使死了我也不后悔,我就一心一意学大法。每天炼两次功,看书学法修心。每天坚持着,同时也希望和同修联系,有时在车上拾到同修发的真相资料,自己喜的流泪。

那时,我像一个迷途知返的孩子,盼啊,盼啊,希望有人帮我,尽管身体每天痛,可不再动摇我坚修大法之心,每月的例假仍然不正常,三十天,四十天,五十天,一点规律也没有,更别说想要孩子了,公婆也着急,自己压力很大。我和丈夫讲:“我以前修大法身体很好,后来不修了,就成这样,你说共产党搞得什么事?”他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要炼就在家炼吧。”基本上他认同了,有时也和我一起听法。家里的环境开始改变了。师父看到我的坚定之心,一年以后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偶然碰到了以前的同修,顿时感到好亲切。她当天给我办了三退,隔天又给了我七·二零以后的经文。从那时起我又和大家在一起了,我是大法的一份子了!当天回家捧着经文看,没有睡意,精神特别好,不停的看,不停的哭。迷途的孩子回家了!师父还管着我!

三.加入证实法的行列

从那天起,我加入了证实法讲真相的行列。学法炼功不敢懈怠。第一次是在一个饭局上给一个军人讲真相,不知如何讲,就把退党卡片给了他,跟他说了句:“我就是认为大法好。”第一步就这样迈出去了,过后很开心,我不怕了!一点也不怕!后来不断看真相资料,也慢慢积累经验,越来越会讲了。身体不舒服我也不去理会,就想把三件事做好。利用丈夫抄水表去家家户户发真相资料,帮了他的忙又讲了真相。

可是好景不长,丈夫下岗了。我知道人这面是他偷懒不好好做事下岗,总是怪他。后来多次和同修切磋,同修指出:“这明显是旧势力破坏,看你又工作又讲真相,要让你经济上损失,你要发正念铲除。”丈夫下岗,还房款也成问题,婆婆跑来要我再去找份工作,做两份事。因我现在做的是培训工作,针对大学生讲真相特别好。自己很矛盾,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事来了呢?丈夫下岗,房子问题,公婆干扰,孩子问题(因六年一直没孩子,公婆很不高兴),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婆婆居然有一次打电话到办公室质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孩子?你们钱也没有,孩子也没有!”我当时忍住了,可是眼泪哗哗直流,这时想起了师父的法:“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没有修好,同时脑子里离婚的念头好重:离婚了,让他找个常人给他生孩子,那我也就轻松了。知道这样想不对,可从哪蹦出个孩子给他呢?我无能为力啊!所有亲戚朋友都认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我也不去想,只想做好三件事。

自己迷茫的时候和同修交流至关重要,同修指出:“一,这是旧势力干扰,你不能找两份工作,否则你哪有时间看书?二,丈夫下岗有时间,试着引导他得法(他已三退);三,不能提离婚,这是你的修炼环境,大家都离婚成什么样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多学法,多发正念,归正自己的情绪,纯净自己的内心世界,让自己先平静下来,后来和丈夫就孩子一事好好商量,他说:“不管父母怎么讲,我们俩顺其自然。”他也知道我压力大,很痛苦,有时陪我一起读书,听讲法录音。

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一路磕磕碰碰向前走着,讲真相,学法,发正念一样不少,尽量做到最好,任何事都不能干扰我做三件事。同时我主动找到以前失散的同修,让她走回来。她见到我就象见到盼望已久的亲人。当然,这里面旧势力起了很坏的作用,它让清洁工把路给我指反,明明同修就在眼前,害我找了三个小时。一路上我发正念,请求师父帮助我,她和我一样,脱离大法后很痛苦。所以我发出一念,一定要找到她。当我找到她时,已经夜幕降临。她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给她讲了三退的事。她说:“你不知道我这几年活的多痛苦,身体没什么,可精神上备受煎熬。”我说:“师父说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弟子师父一个都不想落下,我们也不能自暴自弃,要努力。”这样,又一个大法徒走回来了,她做的很好。

四.“天赐洪福”

过年后,同修和家人都对我说:“你怀孕了。”可我不信,因为六年都没有怀上,从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会降临在自己头上。因为没有孩子,受的委屈和痛苦不知道有多少,精神压力也很大,不敢相信,虽然知道半年没来月经了,可以前月经也不正常啊!

同修对我说:“你想法不对,师父说我们一修炼身体就调理好了,没有病,常人不来月经和修炼人不来是两码事,你观念不对。”我突然悟到自己还是在用常人的头脑想问题,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我身体很好,不来月经也是正常的。修炼中出现任何事都是好事,月经不正常也可能怀孕,大法弟子会出现很多神奇。于是我偷偷买了早孕试纸,早上五点钟背着丈夫测了一下,当时一下就傻了:怎么是阳性呢?我怀孕了?我怎么办呢?丈夫问出了什么事,我说:“我怀孕了。”他说:“我想起了你们大法上说的‘天赐洪福’。”瞬间,我觉得师父就在上面看着我。只要你走得正,修得好,常人看来再难的事也能办。我丈夫也说:“谢谢大法,谢谢李老师!”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师的安排,以前那个孩子没动就流了,可这个孩子五六个月了才知道,怀着他上下楼抄水表,比丈夫跑得都快。有时在家跳跳绳,做一下仰卧起坐,甚至搬床。真是不可思议。我知道他是小弟子,是大法在护着他,是师父保护着他,让他一点事都没有。我也知道这件事是讲真相的最好素材,想回农村老家去讲。丈夫下岗正好可以陪我去,可他说:“坐火车不好,我不想回去。”他是怕孩子出事,我说:“这一趟回去,你的孩子不仅不会出事,而且你回来后会上岗。”

我曾去过他的单位找领导评理,也发过正念,他作为一个常人陪我去讲真相,也是有功劳的,我想应该会有福报,会上岗。旧势力本想利用下岗迫害我,我将计就计,利用丈夫下岗期间大范围讲真相,他也帮我讲,时不时看看真相资料,全盘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从老家回来当天,单位就打电话要我丈夫上岗,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忙!作为大法弟子,只要照着法做,别的不用管。

后来常人也说:“你们家真好,孩子也有了,也上岗了。”可是我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总是一段时间保持精进,一段时间懈怠。有时想这样修能修成吗?自己体悟到两点:一,学法至关重要,一天不学法就后退,不知不觉就落后了。二,同修切磋必不可少,而且要及时。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点体会,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