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走偏

无形的麻木 可怕的借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一段时期以来,我误在一个层次中久久想不出自己哪里走偏了。我与妻子(也是大法弟子),时时把讲真相、促三退挂在心上,发正念、证实法都能坚持。因此有些困惑。

我在有一次上街上的卫生间时,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有人叫我的名字,我顺嘴答应了一声,四下看了看,没有一个人,我以为听错了。当快要出门时,又听见有人叫了我一声。当时有一点怕,但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人能动的了我。更关键的是,在卫生间这样肮脏的地方有很脏的东西干扰我,说明我的心性存在问题,不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

修炼是很严肃的事,我到底哪出问题了呢?今天碰到一个以前的朋友,刚开始谈的不错,最后临走时他说,你看人有问题,怎么能和文革习气的人在一起?

朋友走后,我开始想他说的这句话,文革习气就是斗,这不是恶党“假恶斗”的习性吗?这显然是师父在借他的口点化我。近一段时间,我和一位同行走的很近,因为是工作关系,应该没事。况且,我也可以借工作关系,找机会和他讲真相。但这个朋友的一句话突然让我发现这个人被邪党灌输的那一面,渐渐的对我发生了影响。因为这个人能吃苦,肯付出,很直率。我认为他挺值得交往,渐渐的我和他产生了较深的工作友谊。

常人就是常人,他们的善恶,勤懒,并不是我们修炼人评价、好恶的内容,因为不管常人如何肯干、目标是什么,都是常人中的事。他们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计较,他们对我们好,我们也不仅仅以常人中的礼遇为回报。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而言,接触任何人的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让他知道大法真相,救度他,让他能够有机会走入新宇宙中去。

当我问这个同行,为什么那么辛苦时?他说,他是革命家庭,他的理想就是前辈教导的“为革命无私奉献”。我当时有一点感觉异样,但并没有往心里去。其实,在他说这些话时,就是最需要我向他讲真相、促三退的时机,因为“革命”正是恶党邪恶所在,草菅人命,血腥成性,但总是因为只能在办公室见面、非常忙等等原因,我一直以此为借口没有讲。后来,和其他人说起来这个同行时,我都大为赞赏,夸他能干。但这时已经在走偏了,因为如果这个人本性能吃苦,是一回事,但他已经说了自己有恶党的革命理想,我还认为他干的很好,那不就是认同他做事背后的观念了吗?

在一次工作中写书面总结时,我提到他时,还夸他有“无私奉献”的精神。其实,在当时我犹豫了一下,因为这句话是来自于他所说的恶党的革命理想,但我最终还是写了上去。正念,在这一刹那,就这样被我对这个同行的好感压制了,这不是常人之情吗?

更为严重的是,我在法中找借口,我想如果出于工作关系,那样写应该没事,我想在法中,如果是出于当时需要,旧势力也会被作为一个方便被引用。事实上,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我把师父的法,当成了掩盖自己执著心的借口,而且是断章取义地理解法的内涵。而我的正念却在对于某个人的好恶中,逐渐淡漠了,这不等于正被邪压制了吗?面对一个常人的邪恶观念,我没有生出慈悲心去救度他,反而被他观念中为恶党污染的那一面影响了,这时没有觉醒,反而在法中用师父的话为自己找借口。

当修炼人一旦失去正念时,邪恶会从这一点把人的执著心一步步放大。而当把大法的位置摆到不正确位置时,邪恶更会疯狂的和师父说,你看你的弟子,总是把大法的话当成自己的借口,放任自己,这样的人怎么能过关呢?从以前的讲法中,这样的理不止看过一遍,但到自己时却没有了强大的正念。坐下来反思,还是在应该讲真相、救众生的关键时刻,人心占了上风,没有做到时时在法中。越是这个人受恶党影响深,就越应该讲真相。

是师父又一次借人之口点化了我,让我再次从深渊爬了回来。愿众多的大法弟子,在这最后时刻,能珍惜每分每秒,去救度每一个能救度的众生,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