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掩盖 正视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看过几遍师父的新经文《谢谢众生的问候》,晚上熟睡中進入到非常清晰的梦境中——

下午两点考试,我因午睡已晚点半个小时,心里焦急的一边快速走向教室,一边不停的用手揉着惺忪的睡眼(觉的睡过点是个理由)。当進教室见到老师时(初中语文老师),急忙解释说:我因去某个学校办事(不是私事),很累就躺下歇会儿,结果晚点了(掩盖自己的过错)。老师很理解的递给我六张考试卷,并示意抓紧时间快答。我接过考试卷,快步走進考场。

考场是紧挨着建筑工地的一个宽大的广场,广场上摆放了许多桌子,考生显得稀少。我走到一张桌面上摆放着各种笔、尺、三角板和绘图工具等的桌旁,随口问旁边的考生:“这是谁的桌子?”答:“给你准备的。”我心急火燎的刚要坐下,发现该处的光线被遮挡,显得很暗,没有别处明亮。嘴里嘟囔着:“这地方太暗”,一边往前走。

正好来到一位同样迟到的同学旁(原单位同事)。看着他焦急的样子,我就对他说:“咋这想不开呀,干脆咱俩来个分工合作,你答一、三、五,我答二、四、六。”看着他同意的表情,将试卷放在他的桌子上,然后转身去搬椅子。

当搬起一把椅子发现椅面窄短,心想:“这把椅子坐着肯定不舒服。”随手放下,然后搬起一把宽大软面的坐椅而回。却发现合伙人不见了。这时我发现坐在旁边的妻子(同修),正在默默的认真埋头答题,她侧过脸来对我说:“人家都躲开你了,快安下心来自己答吧。”我不但不听妻子的劝告,还右手攥着拳头,抖动着胳膊,冲着她“哇呀呀!”的叫着,示意她别废话赶快闭嘴。然后转身想从建筑物后边绕过去找合作伙伴。

这一绕非同小可,完全出乎自己的想象。脚下砖头瓦块、脚手架横七竖八,还要钻、跨施工网线,不时的还要躲闪车辆。我焦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身体一会腾空跨越、一会儿急闪腾挪、风风火火的绕回考场。发现明亮宽敞的玻璃门里都是身着花红衣裳的小姑娘,面目表情显得很严肃,一个个用大大的眼睛打量、审视着我。我焦急的向门里的小姑娘示意,快开门让我進去参加考试。

随着小姑娘打开门,我急步走進去的时候,一场清晰的梦也被惊醒了。梦醒时分我被深深的触动着、直到生命的更深、更远以致更微观。意识到自己必须严肃的向内深深挖找,正视和根除生命久远中形成的各种执著和观念,才能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一、多想多问几个为什么的背后

日常工作生活中常说的一句话“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已被人们习惯的接受和认可。遇事多想多问几个为什么,人们会觉得这是做人成熟、老练和聪明;能把“不足”说成“是”,人们会认为能言善辩、知识丰富、有才华或聪明。

我一直以为自己下过乡当过农民、下过井当过煤矿工人,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有技术职称,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是有自信和聪明的人。在社会实践中无论遇到任何方面问题,都能凭自己的主见和能力处理好。

这种自认为聪明的背后,掩盖着许多顽固的观念和人心,反映在修炼中那也是很强的执著和障碍,有时是很自然的流露,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表现在修炼中,若遇有同修在切磋中说的多一些的时候,心里就有不舒服的感觉,就会和别人讲:“你们看那些夸夸其谈的都是文化水平高,自认为修的不错的人。”潜意识中就是自己的聪明和能力受到挑战,挖苦别人抬高自己的妒嫉语言。而到我遇到适合的场面时,我会口若悬河的没完没了,少则一、两个小时,多则半天或更多,并有能力把场面调动起来,会引来不断的赞许声,好象我不讲都不行似的。

例如:拿自己修炼中在看守所过色关的例子随意讲。因为我所经历的(赤裸裸的)色关考验,比古时流传的柳下惠坐怀不乱更强烈,我能以修炼人的心态坦然过关,就足以见证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能够使人道德提升的高德宇宙大法。而我在讲的过程中,在潜意识中是带有证实自己的因素。不是完全站在证实法的角度来讲的。

我还经常讲述,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初期与邪恶利用人员的一段对话。他们威胁说:“你再坚持就开除你的党籍!”我坚定的回答:“如果说炼法轮功就开除党籍,那你就把党籍拿去好了!如果还坚持炼要撤消职务开除工职那你就拿去好了!如果你认为这些还不够,要坚持炼就拉出去枪毙,那你就开枪好了!但是,就是死我也会证明你们杀死了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好人!”然而,作为修炼人,有更高的标准衡量——这充满英雄气概的豪言壮语背后,又隐藏着多少漏、多少人心呢?

修炼是严肃的,邪恶的考验也是全面无漏的,在邪恶的迫害中,我时常动人的这点小聪明,使自己长期处在被动承受的魔难中,同时还给自己的行为找“合适”的理由。当摔了大跟头的时候,不是马上向内找,从法中归正、提高上来,而是抱着保护自己的消沉情绪,还自我安慰的想:“即使是块顽石也有风化的时候。”“聪明”的绕过和掩盖修炼中的本质的东西,想求得一种心理平衡。

其他借口还有如:要珍惜和保护从看守所、劳教所等走过来的大法弟子,挂贴真相条幅适合年轻人干,上网等大法资料适合有电脑知识的人做等等。这些不在法上的理由掩盖着自己的“怕心”很长时间,也是一个想提高和突破的痛苦过程。就在此过程中这“聪明”的脑袋仍可找到安慰的理由:在最疯狂最邪恶的迫害中能走出来证实法,并遭多次长时间关押迫害,这也应该算可以了吧。

常挂在我嘴边的挖苦我妻子的一句话就是:“你的大脑里怎么就一根筋呢?”自以为“聪明”的我,在梦中绕建筑工地回考场的时候,也许我妻子早就答完卷了。反映到修炼中那差距就可能是:“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和一根油条之差了。”

平时妻子给我指出有求安逸之心,午觉一睡就半天。作为修炼人的我,不是高兴的接受这善意的指出,无条件的向内找,正视自己的不足,去掉人心的执著和观念,尽快提高上来,而是掩盖面子心的同时,“聪明”的狡辩随口而出:“睡觉本身不是什么执著,这是人生存的必然形式,修炼人也要符合常人的状态嘛。”由于强烈的常人执著和观念的障碍,不知错失了多少修炼提高的机会。就象在梦中放弃的文具齐全的桌子,(就是在梦中我都是心一动,这桌文具怎么准备的这么全呢!就连铅笔都是削好的。)然而却没能好好利用于考试答卷。

反思自己在建筑工地打更时,在人们不屑一顾的眼神中,在四面透风寒冷的活动房中,时常生出酸楚委屈的淡淡思绪,虽然不强烈,但还是能意识到因“聪明”和能力被埋没,妒嫉心和虚荣心冒出后的有伤“自尊”的感觉。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和妻子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时,也经常产生一些矛盾,自己不但不能用纯净的心态用心去做,反而认为那些简单的事情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有矛盾不向内找,还指责妻子:“我怎么干啥也跟你干不到一块儿呢?”

就在昨天晚上,同修认为我干活儿细,有个活想让我干,问我行不行,我当时的回答:“暂时行,以后不行。”现在向内找,当时被掩盖的心思是:“这点事还值得指手划脚的让我来做,等有适合我的事时,就把它推掉。”

由于面子心和不好意思推脱而答应下来。试想,以这种心态去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能做好吗?怎么能达到把他的事当作自己的事的境界呢?又怎么能做到无私无我无条件整体配合呢?当然,发现自己不足的同时,也更明白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了。

今天炼完静功,师父讲的一段法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你练功的时候,你尽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说你能练出好的东西吗?”(《转法轮》)当正视自己那一刻,猛然发现自己在炼功过程中,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样完善和修改这篇心得。反思自己修炼的过程,发现很长时间已经自觉不自觉的陷入了这种修炼状态中,炼功、学法、发正念中经常想一些证实法的事情,就是不自觉的顺着冒出的念头往下走。因为这些念头不是常人的执著、观念和不好东西,所以它就有很大的欺骗性。

最近我还在想,法中要求我们必须达到的炼静功出现的两种入静状态,我怎么就达不到呢?我还有什么执著心没去干扰炼功入静呢?今天我才猛然发现这种不易觉察的很容易“认为”不是执著的执著。它会干扰“三件事”,使我不能达到全面提高的良好状态,不能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在这种执著的背后又发现引起这种执著的执著。平时自己无论干什么都力求完美、超凡,同样做一样东西、干一件事情,都力争比别人的好。当学生时就有意识培养自己音乐、体育、文学、哲学等多方面爱好,证明自己的能力和聪明。其实充其量就是“半瓶子晃荡”,但却傲视一切,要干大事的胸怀和抱负。反映在自己的修炼中,会时常陷入想入非非的妄念中,造成做证实法的事用心不够,自我意识强,整体意识差。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这颗心造成的。

“自以为是”的“聪明”使自己离“纯真”越来越远,也障碍着自己不能从法中认识法,总感觉自己与法的不同层次要求有段距离,干扰着我这个生命同化法的程度、和做好“三件事”的质量和用心。通过这场梦的点悟,更加感受到师恩的点化,“真心希望我的大法弟子都能圆满”!(《谢谢众生的问候》),同时更深刻的领悟到《转法轮》中关于“傻子”的一层法理、“那么按照高层次这个理,大家想一想,谁尖?不就他尖吗?他最尖。”其实把握住恒古大穹为众生开创的正法机缘,坚定的信师信法才是真正的聪明。

二、修炼溶在日常生活的一切中

梦醒时分,使我内心深感修炼的严肃性,它溶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每时每刻。梦中我绕弯路所经建筑工地,不由勾起我前两月在建筑工地打更的往事。午夜时分,我巡视经过工地办公室,室内正放录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在门外隔窗看了几眼,当时自己没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正念抵制,致使那些低下肮脏的东西就乘虚而入了,很长时间被搅得不能静心学法和发正念,人为的给自己在修炼路上增加了魔难。那强烈的画面与自己没修去的人心相呼应,有时真的会感到剜心透骨、蠢蠢欲动。

妻子作为同修时常提醒我:“三尺头上有神灵,大法弟子的一念一行全宇宙都在看着呢。”无论魔难显的多么强烈,我也没有顺从它,而是正念抵制它,魔难中经常背《越最后越精進》中的一段法:“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因为我不能忘记我的使命和责任,我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魔难和干扰虽然在强大的正念中什么也不是,但我仍为我的执著心不去,没能严肃对待修炼,而被邪恶利用和干扰而痛心。更痛心的是,旧势力在大法洪传之世,为了所谓考验大法弟子而设的魔难中,毁掉那些沉沦的生命。我无法接受也决不能接受这种用毁灭生命为代价的考验。

在向内找中,我发现很容易忽视的生活小节中,也许隐含着自己修炼中的大漏。做梦当天,去农村一同修家。同修的热情就不必细说,回来时硬给带回四样农产品。我当时开玩笑的说:“这不是進村扫荡来了吗?”当时同修说:“你说的是啥话呀?”所以当时也没往心里去。但是通过这个梦的惊醒,更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使我马上意识到它是我的大漏,修炼人的一言一行都要用法来衡量,这样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拿别人东西,比拿自家东西还理直气壮,这怎么是大法修炼者所为呢?修炼人遇事为他人着想的正念简直就是荡然无存。尤其是她不修炼的丈夫、女儿怎么认识我?通过我的言行又怎么认识大法?“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与师父的法对照,我为自己的言行深感惭愧和痛心。此事不仅仅是暴露出来自己的私利问题,而是应认识到,修炼溶在日常生活的一切中,不能麻木的忽视或陷入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中去。

结语

向内找正视自己是“痛苦”的过程,同时也是实修提高和升华的过程,其中更有无以言喻的殊胜美好。

当把那种掩盖自己的错,而证明自己不错的掩盖揭下来时,我都不认识我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下笔写我了。其实那执著真的不是我,那是生命过程中形成的观念、执著和变异观念的混合体。修炼中所反映出的各种观念和执著深挖下去时,无不与此有关。因为旧宇宙的生命特点就是为我为私的,并且固守着旧有的一切,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我们大法弟子在主动同化大法的修炼中,旧的因素和特性就在起干扰作用,关键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要从法中提高认识,从旧有的一切中、从观念中、从人中走出来。

当我写到此的时候,真实的感受到写体会文章是修炼的升华的过程。向内找中,不断有法的内涵打入脑海。在反思和书写的过程,不断有新的感受产生,因修炼层次和表达能力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