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要修的就是一思一念

给同修写交流文章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身边一个同修修炼状态不是很好,也持续一段时间了,开始没时间炼功,后来集体学法也不参加了,后来连自己学法的时间也没有了。自己很着急,但是一直没能突破。所以我花了一些功夫给同修写交流文章,想把我看到的问题一条一条写出来。表面上看是在帮助别人,但实际上我发现自己在其中得到了升华。

一、放下人心,与同修正念交流

连续写了好几天,在写的过程中感觉思路不是很清晰,好象要说的事情没有说,没想说的事情到零零碎碎的写了一大堆。我便静下来查找自己的问题,“我到底想要说什么?”——看到了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

我发现自己一直觉的这个同修修的挺好的,跟他关系也不错,他也觉的我也不错,相互之间也比较客气。平常如果我有什么问题,他会很婉转的指出来,好象很顾及我的面子或者接受能力。我要这么给他直接、这么尖锐的指出那存在的隐藏那么深的问题,他会不会很难接受啊?是不是从此以后他就会对我印象就没那么好了?我看到了,就是自己一直存在的一种为维系同修之间面子、表面关系好的那个执著,在那里障碍着,使我不能够直接指出问题的所在,而是在旁边兜圈子。

我认识到了一点,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够姑息邪恶,不能给它们提供滋生的环境。我看到的问题,可能并不一定真正是他问题的症结,但是如果不说,我知道我自己是被那些不够正的因素所阻碍的:情和名。就象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到的,“看我们这里多好,大家相互之间很关爱啊。爱什么?(众笑)爱执著,爱世间的幸福,爱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维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炼吗?不是!绝对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执著的保护伞。”这问题不也同样存在我身上吗?而且大家的时间都这么宝贵,别人要看你写的这个东西,也是要花不少时间的,如果不能一针见血、不能切中要害,而是婉而转之,浪费的都是大家学法和做法上事情的时间,其实就是干扰,也是对正法不负责。

而且我想到网上遇到的一位海外同修跟我讲的一句话,他说,同修和同修之间的关系就应该是觉者与觉者之间的关系。就应该这么纯净,所有不隶属这种关系的因素都是应该去除的。

意识到这点,我就开始修改自己写的东西,写着写着,写完了关于对方的某点执著的时候,就觉的实在写不下去了,可是还有我看到的诸多的问题我还没来的及触及呢。想先打印出来再说吧。可是打印机无论如何不工作,折腾了一下午。我想一定是邪恶干扰我帮助同修认识他存在的大问题,于是,就发了一下午的正念,但是还是不能用。

二、看到同修问题,查自己的执著

这时候,我才想到,是不是我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心,自己没有意识到。于是,我就从开头读给同修写的交流,看了看,通篇好象都是在用一种指责的口吻,好象是,“我发现了你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你应该改啊,师父让我发现这个问题的,就是让我给你指出来的。”而根本上忘了,师父在讲法中讲到的,看到问题的人也要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让你看到。总觉的我看了你的问题,那是你要修的,不是我的事情,我的唯一责任就是告诉你,否则我就失职了。抱着这样向外找的心,而没有用修炼的标准衡量一下以自己,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什么问题?还有哪些心没有去掉?还有哪些心被堂而皇之的掩盖着?同修存在的执著跟自己有没有关系?有没有自己存在的不正的念头加强了他的执著?

我看到了他对于“名”的执著,但是我有没有想过,他的执著有我促成的一部份?在我们的学法小组里,我在内心里老是觉的他学的好,有什么事情总想跟他交流,他对于某件事情的态度会比较影响我。要在以前,我是根本不会承认自己在大法中找“榜样”的,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因为师父多次告诉我们“以法为师”。而且如果他不参加集体学法,我就会觉的好象少了一个很好的提高和交流的机会。虽然我从未说过,而且在写这篇文章之前从未意识到,但是我的那颗心存在,发出的物质也许就更加加强了他的执著。而且他近期的状态不够好,我就觉的很遗憾,觉的他不能够给我更多的启悟了,这不就是一颗很强烈的“求”心吗?向外求是一颗非常不好的心,使修炼要去的心。

我又想到,对待其他同修的时候,是不是我不正或者不够正的一念,或者说我自己的执著,促成了或者加强了他们的执著?

就象有同修告诉我,“她不为别人着想,很自私”,那这个定义或者结论,是不是就成为了我存在我脑子中的一个概念,一个观念,等到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它就跳出来,理所当然的表态“她自私”。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讲开光问题的时候,师父也讲到意念问题。虽然讲的是拜佛,但是我从中悟到,我们平时生成的不正的一念,或者是不够正的一念,造就了一个不正的场,在另外空间存在,而且同时它还能反过来影响到我们。这就使我更明白了师父在法理讲到的,“每个人也别怨别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人人修炼都会遇到苦难”这句话的含义。

如果,我对某同修的不正的一念发出了,而且自己在无意识中还在不断的加强,就可能会形成顽固的观念。而这个观念是个更大、生命力更强的灵体,它就存在在我和那个同修之间,不仅影响我们,还影响其他的同修。所以我们到看同修的问题的时候,真的是应该找找自己的啊!

三、帮助同修前,先要正自己

就在我看到别人在难中,在关中的时候,比如同修的儿子(同修)被抓,如果我的第一念是“那是给她和他儿子的关,他们必须要马上提高上来,否则就够呛。”可能就真的够呛了;当我们看到夫妻同修之间的问题总是解决不了,总是有那么多的怨和结的时候,我们想“可能就是要这样让他们魔的吧。”结果,他们很长时间就是走不出这个状况,甚者影响了修炼;当我们得知同修因为执著放不下,而在病业关中遭受魔难的时候,我们发出的是“她还没从根本上认识这个问题,这是给她的最后机会了。”我们一个人这么想,两个人这么想,很多人都这么想的时候,我们是在干什么呢?我们哪里是在帮同修啊?我们是在把同修往下推!

我们确实在针对某个同修的某个阶段的问题、关难,发正念,帮助分析,找执著,可是首先我们有没有先把自己的心找到、去掉?有没有把自己的念正过来?表面上看,我为了同修的儿子,招呼大家二十四小时轮流发正念,我们帮助同修找自己的执著和漏洞,而我自己呢?我找到在这件事情上我存在的怕心、对法的不坚定的心了吗?在同修的母亲过大的病业关的时候,我也是电话、探访、写文章,好象用尽了一切办法在帮助同修,大家可能也觉的我“为他”,不“私”,但实际上对于同修母亲面临的问题我抱的是什么念呢?“那是她自己的关啊,真得靠她自己闯啊。我就是帮她提高认识。”而从来没有真正的把自己也放在其中修,从未觉的这个关也是我修炼路上要向内找的一个问题。

四、修自己一思一念

本来写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一下子翻到了师父讲法中讲的意念。我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修炼就是要修我们的一思一念,在一思一念中彻底的纯净我们自己。而且我们看到的别人的问题,看到别人在关中的表现,不单纯是给别人的关,也是给自己的关。看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能不能把握的住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不给同修和自己设置障碍,保持正念,那才是真正的帮助。无论我们身后是多大的业力山,不管我们面前时多大的关难,我们都能够清除、逾越,就从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开始。

一个阿姨同修出现病业干扰很厉害的状态,她女儿,也是同修,还把她从床上往下拖,要她去做饭。做完了饭,还喊“妈,盛饭!”在外边走,女儿从来都是在前面大步流星的走,她自己一步一挪,别人都怪她女儿:“怎么不扶着你妈啊?”所有的人,连同修在内,都觉的这个女儿简直太不懂事了。事情过后,她妈走过来了。别人对她女儿说,没想到你妈还能活过来。她女儿听到这话,吃了一惊,说怎么可能?她修大法了怎么会走不过来?她真的是没有那个观念,她说,我根本就没想过我妈身体不行了,从来没想过她能出任何危险。我从来没觉的她躺在床上因为有病,我就是觉的她不能每天躺在床上,她应该做三件事。当然可能她女儿也有她要修的地方,但我认为是因为她没带任何观念,所以没再给她妈增添任何难。其实就相当于正念帮了阿姨同修了。

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查找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绝不姑息放任一丝一毫的执著,保持正念,那才是真正的帮助。无论我们身后是多大的业力山,不管我们面前时多大的关难,我们都能够清除、逾越,就从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开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