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崔凤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崔凤英,今年56岁,佳木斯人,1996年10月份喜得大法。崔凤英修炼前一身疾病,患有乙肝等,每个月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吃药上,二十多年病魔的痛苦煎熬,使她变的脾气暴躁,接下来又患有萎缩性胃炎,每天的吃饭成了最痛苦的事。后来崔凤英幸得大法,疾病的痛苦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她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觉得越活越年轻了,庆幸自己能修炼法轮大法

99年7月份风云突变,一夜之间象天塌一样,中共对这群信仰“真善忍”的炼功群体实行全面打压,造谣诬陷法轮功。武警、公安不分青红皂白随意抓捕、抄家。善良的她就是想不明白,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怎么了?共产党不是说信仰自由吗?不是说一切为人民吗?她便开始去找有关部门说明情况,说明亲身受益的实际情况。

2000年6月份她经过长时间的理智的思考,越想越觉得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她同另二位功友一行三人踏上了进京的列车,她们要进京上访。下车后被一名好心的司机送到国务院信访办(牌子摘掉了)。

门卫拦截询问并通知她们三人进屋,有两名工作人员详详细细的把她们的地址,电话都记下来了,她把自己修炼法轮功以来的身心受益情况都写成一封信交给他们。信访工作人员回答“你们坐一会,有人接待你们。”

过了一会,招呼她们说“来了”,她们出去一看来的是警车。三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押上警车,送到一派出所,反复的询问她们何来何去,随后给佳木斯佳东分局打电话,被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带回。随后佳木斯安庆派出所派两名警察(一名叫娄长林)将崔凤英绑架回佳市,强送看守所。此次安庆派出所借机勒索家属3100元,(无任何手续)关押15天后放回。

2000年10月5日,她再次进京上访,在火车上她就被警察堵截,在山海关被站前防暴大队(象一帮土匪,全不着装)绑架。从车上拖下后,连打带骂,暴力搜身,翻到钱以后就直接没收,连推带拽把她们三十多人关在一个小屋里,屋内两张床,大家挤在一起坐着,气氛很恐怖。

随后又通知安庆派出所接人,还是警察娄长林和另一名警察去接的,把她和于淑芹(已被迫害死)同时绑架回佳市。

此次派出所恐吓家属,家属被吓的寝食不安,被警察勒索四千元后,包片民警孙大洪又逼迫她丈夫要五千元钱,家属拒付。派出所警察又到她丈夫的单位强行取走5000元,她丈夫的工资一直被单位扣留以抵派出所拿走的钱。

在此期间,片警孙大洪伙同佳东分局两警察(有一个是科长)开110警车来住宅区进屋强行搜书,穿着鞋就上床,简直就是一帮土匪,流氓。以后孙大洪还经常给她家打电话进行骚扰,就连大年三十都打电话骚扰。崔凤英在此处境下,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她流离失所其间,家门又被派出所用万能钥匙开门抄家。这些警察对法轮功的善良百姓无所不用。

崔凤英因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迫害,身体状态极度下降,各种病痛又返上来,于2004年返家。

2006年的10月与崔凤英同住一单元的邻居(也是功友)因讲真相,被警察看见了,后被警察抄家时,正巧崔凤英和一个叫小会的孩子一同出屋;小会被警察截住翻兜子,崔凤英就此走脱。警察把小会和崔凤英老伴劫持到建国路派出所,此次他们又勒索她丈夫五千元,又在她家强行抄走法像,讲法录音带,MP3两个,大法书三本,三个小录音机,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两套等。市610陈万友借此又勒索四千元钱,崔凤英被逼的再次流离失所。给家人和孩子的经济上、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老伴至今精神高度紧张,精神象崩溃了一样。片警娄长林几次找到崔凤英老伴的单位,探寻她的所在。

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崔凤英被警察逼的家不象家。这些共产恶党警察,勒索钱财,比土匪强盗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地,假相繁荣下掩盖着重重危机,贪污腐败成性,冤案四起,强权暴政虐杀信仰自由……共产邪党的罪恶历史已经走到了尽头,天灭中共,这是历史的必然。

在此,奉劝善良的人们和那些还在被共党欺骗利用的警察,擦亮你们的双眼,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再充当其替罪羊,不再助纣为虐。赶快声明三退,为自己为后人选择一条平安光明的人生之路。善恶有报,生死抉择,机缘不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