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不断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不知和多少人面对面讲过真相,发过多少真相资料,劝过多少人退出邪党组织。我心里只有一念:多多救度众生。因此,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我讲真相时,心里发着正念,身上带着真相资料、护身符等,走到哪,讲到哪,不少有缘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

一次跟妈的表妹劝三退,姨妈家一家老小十有八九是党员,我带了《九评共产党》和一些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并和老俩口讲了真相。两星期后,我再去劝三退,没想到,姨妈家一家老小只管搓麻将,理都不理我。我没灰心,一段时间后,在街上碰到姨父上药店买药,说是姨妈病了。我又和他讲起了真相,问他看了《九评》没有?说看了。可要他三退,他可不干了,他说:“我一家十来口人个个都是党员,又都是在公、检、法部门工作,退了就没了饭碗。”我问他:是生命重要,还是党员重要?再说你用小名、化名三退,又不影响你们的工作、生活。现在共产党全党腐败,天灭中共只是个时间早迟的问题,何必替共产党当殉葬品呢?我说完这番话,姨父终于同意并写了个名字退了,并问要多少钱退,我说:一分钱不要,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来教人向善的。我送给他一个戴在脖子上的护身符,他好高兴,双手接到,并答应回去劝说老伴把党也退了。

一次学法回家,路过医院门口,碰到三个人,其中一中年男子遍体鳞伤,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到煤矿做事,遇到塌方,几块大石头砸下来,砸烂了肚子,到医院缝了好多针,现在伤口又红又肿。旁边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十个手指都烂了,她说是在店里打工洗碗洗烂的。我抓住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问他们了解法轮功吗?三人都摇头。我给他们讲完真相后,并送给他们一人一个护身符,并叮嘱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的伤口一定会好得快。三人连声说谢谢。我说:“你们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最后我问他们入了党团队没有,受伤的男子说他入了团队,我也把他劝退了。

一次到菜市场买菜,本来要给对方一块一毛钱,对方说拿一块算了,我要她接一块一,并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不要贪别人的便宜。”跟她讲真相,问她了解法轮功吗?她说了解一点点,并拍着我的肩膀反问我:“你们炼功人不肯少给人家一分钱,是好人。可为什么你们要打倒江泽民?打倒共产党?为什么到天安门自杀、叫人家三退?”我说:我们没有说过要打倒谁,是江泽民、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它们自己把自己打倒的。天安门自焚那是共产党编的一出假戏。现在天灭中共,早在古代就预言出来了,贵州省平塘县有一块大石头,离现在已有二点七亿年了,上面清清楚楚现着几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就是天意。我问她入过党没有?她说是党员,还是村干部呢,劝她用个化名退出,她同意了。

每次回老家,我都是特地去和乡亲们讲真相,救度家乡的父老乡亲。农村人喜欢打麻将,一群一群的坐在外面,门都开着。我先在自己家里分好资料,挨家挨户的送,碰到人的就当面劝三退,每次都能劝退几十个。一次上一斜坡,脚一滑,摔了一个大跟头,当时肚子、膝盖痛的站不起来,我悟到这是黑手烂鬼在阻挡我救度众生,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没事。我站起来,继续发完所有的资料。

讲真相中城乡各一次碰到便衣警察,和他们讲真相不听,还想抓人,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脱险了。

我是九七年十月喜得大法的。从记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多病,咳嗽、发烧、头痛、胃病、冠心病,八九年以来,每次例假时肚子都痛得很难受。九七年,一位同修介绍说炼法轮功可以好病,就这样,我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一次看《精進要旨》里的一篇《真修》,师父开篇写道:“真修弟子啊……”,我就在想:难道修炼还有假修的吗?我去问同修,没人告诉我。九八年二月七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老乡约我去她家,我带了一本《转法轮(卷二)》,没走多远,天要下雨了,我想回转拿伞,转念又一想:不怕,有师在。走到街上,雨真的倾盆似的倒下来了,这时,我看见师父给我下了一个长方形的大罩,而我就在罩里头,看的真真切切。走到老乡家,我身上一根纱都没湿,就连脚上的鞋也没湿。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有意点化我的,便下决心一定要真修。

就在我决定真修的第四天,家庭的干扰来了。一天早上,我去炼功点炼功,才炼静功几分钟,我丈夫提着我的衣服来了,当着众人的面,撒在地上到处都是,并且走过来想打我,被同修制止。炼完功回家,我丈夫堵在单位大门口,不让我進门,又冲来打我,被单位同事拦住。我记住师父说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没和他干起来。还有几次,我丈夫采用撕毁大法书、师父的法像,买来安眠药以自杀相威胁,我炼功时浇冷水,不断变换花样阻挡我修炼,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魔在利用我丈夫干扰我炼功,但我决心已定,任何魔都休想阻挡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家庭里的大关我闯过来了。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我也被邪恶迫害过。二零零二年四月,一同修送资料时被抓,因资料是我给的,五月份,恶警抓了我。我姐妹三人都修炼,当时我和小妹被非法关在看守所,大妹被迫在外流离失所。那年我八十岁的老母亲去世,三个女儿没有一个给母亲送终。我二次被县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遭非法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县公安局派三人送我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我对它们说:你们这是非法,我不去,还有你们非法向我家人勒索的五千元钱也要退还给我家人。在去株洲的路上,一直发着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还背《精進要旨》、《洪吟》,一路上没间断。可笑的是,送我的车一路上走错了四次路,“白马垅”路牌到右边,他们偏走左边。我悟到是师父点化不让我去白马垅。好不容易车开到白马垅,一检查身体,说血压过高拒收,恶警不服,又送我去株洲定点医院检查,这回更糟,说我身体都不合格。就这样,我被送回来了,在本县强行关了半年多才放出来。

我写这篇心得体会,动了好几次笔,每次都受到严重干扰,有几次写好了都被丈夫撕掉了。但我这次是下了决心,一定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黑手、烂鬼的干扰。谢谢同修帮助完成了这篇心得体会。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真心向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