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七年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

清理身体

九九年走入大法纯粹是为了祛病健身。当时我的身体极差,已在家病休三年,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有天早晨我经过某地被一群打坐的人吸引,便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翻开《转法轮》一眼看见师尊的法像,不知为什么,就觉的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再把书一页页的读过去,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书中每个字都深深打动了我。我一边看书一边跑洗手间,当时也觉的奇怪:怎么老泻肚也不觉的难受呢?看了三天书后就去找辅导员要求炼功。因身体太虚,开始抱轮只能站五分钟,打坐散盘也只能坚持五分钟,自己对炼功也不是很有信心。两周后的一天早晨突然呕吐、头剧痛、腹泻,当时也拿不准是不是消业,刚得法也没有同修的电话,只好一个人硬挺。

炼功前我每天吃五次药,而且医生交待过,某些药须终生服用,停后有生命危险。第一次消业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始终没服药,最后把心一横:死了也不怕。第三天辅导员来说真羡慕我,一入门师尊就给消大业。就这样坚持了一周终于把第一次消业挺过去了。后来又经历了多次消业,最长的一次流经血十八天,当时学法不深,就是凭着信师信法这一念挺了过来。从此伴随我多年的甲亢、血管性偏头痛、神经衰弱、心脏早搏、子宫肌瘤、颈椎病、腰椎病、鼻炎等一堆慢性病都离我而去。我感到又从新活了过来,好象年轻了二十岁。

师尊给了我智慧和胆识

通过和老学员一起学法切磋,再加上多次消业,我渐渐明白了炼法轮功不是祛病健身的,尽管能祛病,他是一门修佛的大法。修炼初期师尊经常在梦里点化我,偶尔打坐时能看到师尊,回想起那段时光真是幸福无比。紧接着就是“四二五”、“七二零”,随着邪恶的打压,我开始走上护法和证实大法的修炼之路。九九年十月,即得法半年后,我又重新回单位上班,同事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原来的娇气,傲气和病态都没有了,变成了一个和和气气的人。我告诉他们这都是学法轮大法才带来的变化。

九九年十二月我独自去天安门证实法,那时认识法还是停留在感性上,并未在理性上认识到大法有多么伟大,师尊有多么伟大。我在天安门被便衣抓住后送回单位办学习班正念闯出。二零零零年我又三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发传单,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几次進京只有一次安全返回,是因为那次心性到位没有怕心。第一次在从北京返回武汉的火车上,我感觉到师尊就坐在我对面笑眯眯的看着我。最后一次在北京返回的火车上,我和几个同修被铐在一起,半夜时我的元神冲出车厢在夜空中飞翔。

每次从京返回都被派出所和单位抓去办洗脑班,丈夫要离婚,单位要开除,领导同事埋怨我给他们添麻烦……,那时凭着信师信法一颗坚定的心都闯了过来,什么都不执著,结果什么都没失去。倒是怕心、娇气和亲情去掉了很多。第一次進京因担心孩子小一人在家,从出门一直哭到北京站,但是以后几次進京就“笑傲江湖”了。从给丈夫留“诀别信”到后来進京前笑着与丈夫、孩子道别,一次比一次坦然。最后一次進京前在家制作横幅,丈夫见我笨手笨脚的,就拿起工具帮我喷字,边喷边说:“我这不成了法轮功的骨干吗?”

我从小胆子小,不敢一人呆在家,凡外出都跟在丈夫后面。丈夫很奇怪:怎么你去北京上访就那么大的胆子?他哪里知道那是师尊和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力量啊。

不按师尊和法的要求去做,就一定会走弯路

第四次進京被抓后派出所片警直接把我送入看守所,那时还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在看守所我才背会了《论语》和《洪吟》。我是晚上進的看守所,看着只在电影里才见过的铁门和铁窗,躲在被子里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辈子会坐牢。这是犯人来的地方,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怎么也会关進来呢?那时自己只悟到可能是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不知道有旧势力,更不懂是旧势力的安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为大法说话不怕坐牢。没想到这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导致我以后被关押近两年。

一个月后片警把我从看守所提出来直接送到洗脑班,说只要“不炼了”就可以回家,否则送去劳教。在去洗脑班的路上,片警问我挨牢头的打没有,我告诉他我就是“牢头”,我们大法弟子抢着干活,有好吃的分给犯人,并用大法启悟他们做人的道理,犯人每天和我们一起背《洪吟》,有什么烦心事都向我们倾诉,那时看守所只要铁门一响,犯人先问是不是法轮功,他们渴望和法轮功在一起,把法轮功当成了救星。片警听了一语不发,他原以为我这么娇气的人一定在里面受不了,没想到会是这样。区“六一零”恶人威胁我们不转化就送去劳教并通知家属来做“转化”工作。当时师尊曾点化我出去,那里警卫不严。但因学法不深且有执著,对大法的修炼方式根本没有认识,以为坐牢也是修炼,结果最终被送去劳教。

在劳教所我总是对恶警说,到秋天法就正过来了,其实是对时间的强大执著。刚進去时几乎每天都有同修被转化,当时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这些同修在外面都做的很好呀?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包夹,不许和别人说话,只好独自拼命背《论语》和《洪吟》,心中有法就觉的踏实多了。劳教所找来我丈夫、母亲轮番用亲情劝我转化,都被我挡了回去,有时半夜做梦见到孩子小时候在幼儿园等着妈妈去接的情景,忍不住蒙头痛哭,哭完后接着背《洪吟》里的《人觉之分》。我告诉丈夫,虽然他们是我的至爱,但我决不会为他们而放弃大法。

在劳教所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背《论语》和《洪吟》。心中有法,一关一关的就能闯过来;不背法,感觉一天都挺不过来。回想起来,导致我被关押的主要原因一是求安逸心,二是执著于时间。错误的认为关押是修炼的必经之路,早晚要过这一关的。当时网上文章很多,都是不同层次的同修根据他们所悟到的法理写出来激励同修的,而我专拣符合自己执著的文章看,并未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只考虑怎样做对自己最好、最捷径,并未考虑怎样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抱着一颗证实自己,不愿多吃苦的私心走上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在劳教所和洗脑班历经被关禁闭,五昼夜不许睡觉,吊铐使双臂致残,无理延长关押期限,丈夫闹离婚等。虽然都凭着信师信法闯了过来,但毕竟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有系统的学《转法轮》、炼功和大面积的救度众生,回想起来后悔不已。从中我得出的教训是:不按师尊和法的要求去做,就一定会走弯路,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魔难。

认识并走上真正的证实法

闯出洗脑班后回到家中开始学法、看明慧网、与同修交流感觉与外面的同修差距很大,尤其在法理上还没有上升到理性上来。刚恢复上班时领导不给安排具体工作,每月只给生活费,还派同事监视我,片警一到节假日就打电话“问候”。那时我上班无事就听九讲,整点发正念;下班炼功、与同修切磋。刚开始只在单位讲真相,对发资料有怕心,每次出去拉上丈夫一起“散步”,途中贴真相资料。开始时丈夫看到我在贴资料就大喊“你又在贴资料了”?吓的我心慌。过后悟到他在给我去怕心呢。经过大量学法、发正念铲除怕心,渐渐由一种发展到多种形式讲真相。

年底我找到院长讲大法真相及中共对我的迫害,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并要求全面恢复工作和工资。因没有怕心,一心只想救度众生,第二个月就从新给我分配了工作而且领到了全工资。我对同事,片警及市局警察都讲了真相,告诉他们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那位监督我的同事,每次向上汇报我的情况后都会有点“小报应”,要么孩子病了,要么有其他麻烦等等。慢慢的我的修炼环境变轻松了,节假日不再有片警守在大门口,有同事都知道十二点不打扰我“炼功”(发正念这个词他们不理解也记不住)。这些变化,都是学法后冲破旧势力的安排,溶于法中并按师尊指的路稳步向前迈進才出现的,这才是真正的修炼。

修炼就是去执著

欢喜心和显示心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二零零零年在邪恶送我去洗脑班的路上,我一直讲真相揭露“六一零”,结果恶人怎么也找不到洗脑班位置。这时恶警说:你真行,“六一零”的人都让你气糊涂了。我的欢喜心一下被勾起来了,结果本来准备返回的车一下就找到了洗脑班的位置。

有时面对同修和常人的赞美,欢喜心和显示心不停往出冒,结果每次都会引来邪恶的干扰,给修炼造成阻碍。

情欲是修炼人的大忌,通过网上同修的文章我意识到这方面的差距并通过学法,发正念有意识的去掉它。因从小阅读了大量的中外文艺作品,受到很深的污染。譬如对某个很正派的异性同事会多看几眼并想如何去救度他,他一定和自己前生前世有很深的渊源,不知不觉就上了旧势力的套儿。这种念头从修炼开始一直从未出现过,是二零零五年我开始背法后出现的干扰,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决不能认可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更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旧势力想通过这种方式使大法弟子前功尽弃。我不断的清理自己的空间场,铲除一切旧的安排和约定直至情欲灭尽。夫妻间的情较好处理,你不动念他也平平淡淡,但你一动念邪恶立刻就到。

安逸心最害人。如早上多睡会儿,饭后看看报,周末逛商店,看到美食多吃点儿,看到锦衣多买点儿。吃饱了美食就想睡,穿了锦衣就去照镜子左看右看,做三件事的时间都被耗费掉了不说,各种干扰也会随之而来。

执著心象包袱,背的越多走的越慢,等你掉队时旧势力就把你一毁到底。所以一旦发现或抓着自己的执著心时一定要立即行动起来,不去掉就一直不放弃。认清去执著与修炼的关系,就不会轻易放松自己。

生与死

在劳教所时有位S同修对我讲:我好象放不下生死。结果没多久她就被转化了。和她谈话的当天晚上我想了很久自己到底能不能放下生死,就设想了枪毙、砍头等恐怖画面,觉的能放下生死,然后又背了几遍《无存》就安然睡去。其实生死考验时刻都有。有段时间我以为修炼大法就是上了保险,结果被旧势力干扰,三番五次的消业并出现生命危险。有次半夜忽然憋气不能呼吸,我先喊师父救命,再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还是不行,我想喊睡着的丈夫,转念一想他不但帮不上忙反而添乱,当时就躺着发出一念:我的生死由师父定吧。发出这一念后就背《无存》,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类似情况发生过几次,虽然是旧势力的干扰,从中也能看出自己对生与死的态度。体悟:常人怕死,大法弟子不怕;常人死后下地狱受苦,大法弟子死了就是肉身扔了,主元神回归自己的天国世界。

做好三件事

我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炼五套功法,白天整点发正念,有时起晚了没炼功会影响学法、发正念。学法就是通读《转法轮》和新经文,前面这两件事做的好,讲真相就顺利,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有时学法心不静,就结印清理自身(发正念的前半部份)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清理完了觉的浑身轻松,学法字字入心。昨晚做梦有人给我三个拖把要我打扫房间。醒来后我知道又该清理自身了,身在红尘,每天污染不断,如不及时清理自身就会随波逐流混同于常人。

三件事都做好才是修炼,少做任何一件都是有漏,会跟不上正法進程。

带好小弟子是我们的责任

儿子和我一年得法,当时他十岁。二零零零年他消过一次大业,高烧四十度,当时我被关在单位办学习班,丈夫送他打吊针。我回来后问他是去医院还是读法,儿子选择了读法。当时他已高烧二天,浑身酸软无力,我把他扶到医院,待丈夫走后找家银行坐下给他读《转法轮》。读到中午准备回去时他突然说想吃鸡腿,按理发烧是不想吃油炸食品的,他却啃了一只大鸡腿!半夜他剧咳时丈夫给他吃药,儿子含在嘴里,待丈夫走了再吐出来。他咳的满脸通红无法睡,我就让他靠在床上给他读《转法轮》,通过每天读法,一周后儿子恢复了正常。

我被关押期间丈夫不让他学法炼功,但他始终信师信法,在学校劝同学不要在反对大法的横幅上签名。回家后我又重新督促他学法炼功,丈夫又威胁我要离婚,我和儿子都不动心,他也不了了之。有时觉的带小弟子很辛苦,半夜发正念叫不醒,早上也是迷迷糊糊的不想炼功,而且和我的修炼状态息息相关,我精進时他就好一些,我一放松他就被滚滚红尘淹没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孩子当成同修,多一份责任感,少一些人的情。

(写于二零零六年中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