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随师修炼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

一 、得法

一九九八年前的我,从头到脚无一处健康:头部患脑神经衰弱,脑子经常痛,记忆力严重下降;右耳流脓变聋;左右下面的后牙每年春秋两季肿痛两次,持续一个多月,直至化脓后才能逐渐好转;结核性胸膜炎使右胸塌陷;胃溃疡、结肠炎常年发作;腰肌劳损;关节不适;右脚骨骨折,行走站立艰难。我是中西医看遍,吃药无数,病体依旧。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气功热潮中,也学练过一些气功,但病魔依然缠身,痛苦不堪。

一九九八年农历腊月间的一天,在串门闲谈中,同修将他刚看完的《转法轮》双手捧给了我,我请回《转法轮》后,利用工作之余,每晚看到深夜一、二点,越看越爱看,越看越觉得师尊慈悲亲切,句句都说到了我心坎上,字字都点到了点子上,千古以来难得的奇书,非认真看完不可,并有一种得书太晚的感觉。

二、真神

在我得法的十几天后,即腊月二十几,结肠炎又犯病,痛得人不但直不起弯,还得时常用双手十指狠狠叠摁在患处,方觉轻快一点。当时还没有到炼功点学过功法,不会炼功动作,只是一口气接着看《转法轮》,记得当时才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页码,一天下午三点钟左右,才两周多的小孙女要睡觉,让孙女甜睡的同时,我本人在床上也迷迷糊糊的闭了眼;突然犯病处有一股强有力的向上揪的感觉,我当时象受了惊似地猛坐起,嗨!怎么结肠炎处不痛啦?!是受惊啦顾不上想它不痛啦,还是怎么的?我试试下床走走看如何?下床一走,嗨!真的不痛啦!就这样,往常得花百儿八十块钱消炎打针才能下去的炎症,一分钱也没花、一片药也没吃地不翼而飞啦!从那一刻起,结肠炎再没犯过,神不神?真神!我碰到有缘人就讲,让他们和我共同分享这份快乐和神奇。

这样神奇的事多得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一九九九年夏天割麦时,刚从炉子上烧开的一壶水,你说温度有多高吧,当我将壶从炉子上提出没走多远时,壶把突然脱开(壶把很结实,不象能脱开的样子),开水洒了一脚,在场的人都说:“快把布袜子脱掉,抹点消炎膏。”我当时随口说了一句“没事”,就这一念一出,平常被滚水烫后非脱一层皮不可的我,只起了黄豆大那么一点淡红色,连个小水泡都没有。真奇!虽不见师尊的面。只要诚心看书,真心去修,神奇的事也就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再举一例,还是刚开始看书的时候,有一好友请客,在席间和多年不见的学生坐在一起,出于尊敬,学生双手捧着酒杯非让喝一杯,当时我说:“谢谢你对我的敬重,我现在修炼法轮功,不喝酒,免了吧,你们之间喝吧。”音刚落,小腹突突突连跳了三下,非常激烈,明显感到是法轮。这充份说明,只要诚心看书,不见师尊的面,师尊的法身照样能将“法轮”下到修炼者的小腹部位。真是要多神奇就有多神奇!

三、消业

当我将《转法轮》书看到大约有一半的时候,出现了整夜睡不着觉(好象喝了浓茶一样兴奋),第二天照样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倦之意。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自己也闹不清是咋回事,只好到炼功点上找同修问是怎么回事。同修说:“这是师父管你啦,到晚上会双盘用双盘,不能双盘先用单盘,双手结印,闭目静坐半个小时(不要低于半小时)后再睡,看如何?”真灵!我每晚静坐半个小时后,一觉就能睡到天亮啦。

打那以后,我每晚都坚持炼静功,一直坚持到现在。起先为单盘,后改为双盘。一开始坚持半个小时,过一周增加5分钟,慢慢加到2个小时左右。不管哪一时间段,前边那几十分钟入静后,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觉得过得很快,就是最后5分钟,从整个小腿至脚趾处,特别难受,酸、麻、痛等滋味使人哭笑不得,恨不得马上把腿搬下来不坐啦,最后这5分钟比前边那二十几分钟,甚至一百分钟都长,难受得使人实在坐不下来,睁开眼看一看表,还差两三分钟,闭目再坐,又实在受不了时,再睁开眼一看,还差一二分钟,再咬牙坚持,只要时间一到,突然一下一点难受劲都没有啦。如此消业,在师尊法身的慈悲呵护下消了很长时间。

四、过关

师尊为使弟子能最终圆满,除了将宇宙大法传给我们之外,还给每位修炼弟子根据本人的情况安排了一条修炼的路,让弟子精進实修,过关提高层次。而师尊的法身又严格把关,使弟子来不得半点马虎。

记得在刚得法的一天晚上,到十点钟还没有事儿,当坚持看书学法到深夜时,突然感到浑身发烧,烧得用手去摸身上时都感到烫手,身子骨象散了架一样,疼痛难忍。出去看医生吧,深更半夜的到哪去找?突然脑中又闪一念:书中讲,修炼人不会得病的。睡吧,大不了是个死。就这样蒙上被子就睡,一觉睡醒后,天已亮,下床一走动,什么事也没有,身上既不烧也不难受,并还感到很轻快,就这样过了一关。

由于后天的因素,人为私的名、利、情之心很难修去,在人明白的一面能引起注意,引起警觉,但在另一面,其它空间,如梦中很难过关。在个人修炼期间,在学法的同时,自己能做到把名、利、情看得很淡。

在一天夜里,天快亮时,突然梦见我和在山区教书的甲互调了工作,让我到山区小户任教,让甲到城区大校上班,梦中使我很难接受。学历、工作态度,我哪一样比不过甲?凭什么让我和甲对调?真使人想不通,真气死人啦。突然梦醒后还长吁短叹的,心里感到很难受。就这样,名、利、情关没过好,还有待于更加精進,学法实修,争取下一次过好关。

通过以上这么多的事例和点化,说明修炼是一件十分圣洁而又特别严肃的事情,来不得丝毫马虎和大意,必须按照师尊的“法轮大法--真、善、忍”去真学实修才是。

五、过关

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之路,每一步都是要让弟子修去常人之心,非常神圣严肃,来不得半点含糊。记得有一次,突然下面的后牙又剧烈疼痛,一种钻心的干疼,使人特别难忍。为了减轻痛苦,不影响工作,试吃点甲硝唑有何妨?于是就将家人吃剩的几片甲硝唑含入口中,哈哈!吃药后不但没减轻,反而痛得更加厉害啦。一股接一股强烈的钻心痛,使人坐卧不得,同时满口的甲硝唑药物浓味使人感到特别难受。这时我才严重的意识到:什么人才服药治病?只有常人。我是走上修炼的大法弟子,哪来的什么病?这不是师尊安排的考验弟子心性的关吗?怎能如此对待过关呢?用常人的药物减轻疼痛是修炼人犯的大错。

师尊在讲法中曾说过,因为弟子们是人在修炼,免不了要犯错,与常人不同的是,修炼人能知错就改,并不重犯。于是我暗想:师尊我错啦,不该服药驱疼,并发正念消除病业,疼痛才逐渐消失。没过几天,牙痛又犯,同时口中照常出现甲硝唑味,这次我根本没有介意,而是随时发正念清除病业,使疼痛消失。又过了好长时间,在一次漱口时,口中有一硬物砰地喷出,拿在手中一看,这不是老早前拔病牙时留在牙床的半截牙根吗?前后有好牙围着,上有栽的假牙护着,又没流半点血,这小黄豆大小的牙根,从哪出来的呢?同修们,你们说这事怪不怪!从那以后至今牙再没有剧疼过。

六、兑现生前誓约,随师正法到底

由于自己的工作是教书,走后课无人代,几百成千的学生的学习将要受到影响,更主要的是自己生性内向,不善和人相处,轻易不和别人接触交流,凡事就凭自己琢磨,更主要的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胆小性格,掉片树叶都怕砸着头,结果导致自己没有紧跟正法洪流走,不但没去天安门证实法,而且也没有主动的到周围的群众中讲真相。加之当时资料点没有建立,师尊的最新讲法得不到,同修的交流文章看不到,光凭自个学学法,炼炼功,总觉得没什么长進,甚至好长时间觉得和得法前的常人状态一样。原因悟不出,更谈不上精進。

当时想:修炼嘛,既然十分严肃,自己跟不上趟,那只好被淘汰啦。修炼么,就是大浪淘沙,越淘越精,不合格的就得被淘出去,这是十分合乎法理的事情,算自己以前白修啦,谁让你怕心那么重呢?难怪好长时间没有一点精進的表现,肯定是正法修炼要求严,自己的实修不合格,被筛出门外,再无修炼的机会啦。

正当自己后悔莫及,感到没有希望的时候,有一天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梦,梦见自己独自一人从很高很高的黄土高坡上沿小道向下走,走了近一半的路程,突然睡醒,梦境还十分清楚。当时已经意识到有人在点化我,但还没悟到家。没过几天,还是清早快睡醒前,又梦见自己一人,还是从黄土高坡上向下走,顺一岔道溜到了沟底,沟特别特别深,沟底又特别特别窄,突然又醒啦。如此接二连三地梦到从高处向下走,并滑到沟底,这肯定是有所指。于是我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走出去和同修们沟通,共悟真谛。在交流中同修提醒:这是师尊在点化你。同时同修还惊喜的告诉我,师尊的最新讲法出来啦,让弟子们去掉怕心走出来讲真相,向世人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同时《明慧周刊》也不定时的开始传开啦!

就这样,没见师尊的面,却及时看到了师尊的最新讲法;没见同修的面,却及时的听到了同修们交流修炼的心声。就这样,在师尊最新讲法、解法的指引下,在同修们的鞭策、鼓励下,我不但坚持发正念,而且在晚上两三点独自走出去向有缘人散发真相资料,特别是在山区,深更半夜的穿沟过河,走村串户也不觉得怕,在坚持实修的过程中,逐渐修去自己与生俱来的怕心。自己在跟上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進程时,同样在早上三、四点钟的时候,又清楚的梦见:自己在很高很陡的黄土坡上,艰难的向上爬行,遇到半坡金碧辉煌的庙宇时,也不進去,还只是一个劲的向上走,抬头看,离坡顶已经不太远啦,但毕竟还没有达到坡顶。

师尊啊!多么慈悲的师尊啊!在您法正乾坤的过程中付出很多很多的同时,对一个已经落伍,掉到沟底的弟子,您都不放弃挽救的机会,通过梦境多次点化,争取一个都不落下,多么慈悲、多么佛恩浩荡啊!弟子不紧随师尊正法到底能行吗!!

在师尊多次强调时间确实不多了的正法最后阶段,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之路,要求越来越高。

二零零六年九月上旬,村里前院的邻居因建窑打靠要占我院前的面积,不由将我卷入了常人“寸土不让”的事非争执之中。当时自己想:修炼人不应等同于一般常人,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要先替邻居着想,善解此事。但当时的情景是:当我得知前面的邻居要强占这一地皮时,心中马上就生起了“一寸也不让他多占、这次非和他闹个结果不行”的常人的念头。这一念头一占上风,表现得就特别特别强烈,一刻也不想从脑中溜走。当我意识到这是常人之举,不是大法弟子应为之时,无论如何也把它排不走。用强大的正念清除时,过不了几秒钟时它又占据了上风,无论用多强的正念(其实是执著心)只能暂时清除几秒钟。当时就象一群恶狗扑向一个善良的人一样,还没等把这条恶狗驱走,另一条恶狗又扑上来啦,怎么也摆脱不掉这群恶狗的纠缠。就这样,整整折腾了两天一夜,整个一个晚上都没有合上眼,专门想怎么样才能不让邻居占去我的半寸土地。

当时整个脑海都充满了“我除失去那么多地面不说,还落个咱占了前面邻居的名声,名、利俱损呀,哪有这样的道理?”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十一、二点钟后,还久久不能入睡,反过、正过、侧睡都不行,自私的名利之心一直强烈的干扰着我,怎么也摆脱不掉。实在没办法,我就穿衣坐在床上,强发正念并打坐排除这旧势力极度为私的名利思想。心想:邻居才做了胃切除手术,正在调养阶段,得病人疑心多,最怕生气。我是修炼人,应该远远高出常人一筹。今天即使经干部把他强占的土地争回来,正在养病中的邻居接受不了,肯定要生气的,这不危及到了他的性命了吗?若今天宽宏大量,让他一步(事终归事,日后让家中常人去处理)不与其争,他心里也舒畅一点、高兴一点。替别人着想,保人一命,何不去为呢?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名利之心休想再占据大法弟子的心。

就这样,强烈的私欲、名利情逐渐消失啦!打坐渐渐入静。入静后先是右眼落了一滴泪,隔不多久,左眼也连续落了两滴泪。这一关折腾了两天两夜后,总算过去啦。那天入静后的感觉特别好,特别轻。到第三天时,私心和名利之情又不时冒出,但一发正念就被清除了。连冒了几次,连发了几次正念后,至今再无此现象。

越到最后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越严越高。邪恶的旧势力无孔不入,无时不在干扰我们正法的進程,若正念不足,在这最后的修炼时刻,随时都有被邪恶、邪灵拉下来的可能。所以,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必须引起我们大法弟子的高度注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