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退花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在向民众劝“三退”过程中常碰到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让我体会到大法的玄妙与超常。以下是我能回忆起来的一些故事。

1.两个路口之内

冬天鹅毛大雪纷纷而落,迅速铺满地面,几乎无法骑车,每个人都推着自行车走。我发完《九评共产党》光盘之后,正骑车走在回来的路上。一个推着自行车前行的女士忽然冲我大喊:“别骑了,再骑就摔下来了。”我顺口回一句:“没事,我技术还行。”

骑出一百多米,我突然想到,她为何冲我喊?也许她是我应该劝退的有缘人!平时想找碴和陌生人搭腔劝退还真不容易,今天好不容易撞见了,我不能失去机会。可我已经骑过来这么远了,怎么办呢?刚这样一想,骑车技术一向高明的我竟然掌握不住平衡,连人带车“啪”的一声摔在雪地上。我暗自高兴的不得了:大法竟是如此玄妙,只要我有这颗心,动了救她这一念,竟然把一切安排的如此顺理成章!

我迅速爬了起来,终于忍不住了,冲着一百米以外的她哈哈大笑,她也冲我嘻嘻的笑。我俩推着车并肩走在一起,由拆迁谈到腐败再谈到三退。尽管她是无神论,同时非常惧怕中共,但她还是在两个路口的距离之内同意退团了。

2.异口同声的说:“法轮功

一次在一个旅游景点的高山上留宿,碰到一群初中二年级的学生。我由几何定律谈到实证科学的种种漏洞;由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谈到不同时空时间和空间的差异;由暗物质谈到神的存在,進而谈到法轮大法的妙音,大多数学生非常爱听。

可就在这时,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山谷中突然腾起一大团黑云,而且越滚越大,迅速向我们头顶的上方压来。我们所在的旅馆的山后,也突然出现一大片黑云,也迅速的滚滚而来,已经到了我们头顶的上方,眼看就要和山谷中的黑云合在一起。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学生对另一个学生说我在搞法轮功的“宣传”,要拨打110报警。我迅速调整自己,对着两面夹击的、滚滚而来的黑云发出强大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内心禁不住呐喊着:“你们来吧,别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吓唬住了,有我师父在,有大法在,我不怕你们。”五分钟后,黑云渐渐退回山谷,山后的黑云渐渐向山后散去,要拨打110报警的学生被另一个学生有效制止,天空又湛蓝了,阳光又明媚了。

晚上,我被一部份学生拉到房间,请我继续讲,说他们的老师从来没像我这样,讲出这么多新鲜内容。刚讲完“天安门自焚”真相出来,另一个房间的学生居然派来代表,对着我双手合十并鞠躬,请我到他们房间去讲。我问他们是想听科学,还是英语(无意中他们知道了我的英语很流利,有几个还非要跟我用英语对话),还是法轮功?当然无论用什么话题切入,我都会绕到真相上。谁知他们却异口同声的说:“法轮功”。

他们比我期望的更直截了当!我看到这些纯真学生对真相的渴望,便由大法在世界的洪传,讲到这场迫害,最后讲到“三退”,屋里四个原本被无神论毒害很深的男生全部退了团,也全部相信了神的存在,同时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埋下了“法轮大法好”的种子。

这件事情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也见证了正念的力量,使我对“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有了更深的体悟。

3.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

在一个城市坐一路公交车去一个地方,向司机打听路线,对司机有良好的印象,但来不及劝退就下车了。晚上又坐一路公交往回返,恰巧坐在离司机最近的座位上。看到司机很面熟,正寻思着怎样和他搭腔劝退,谁知他却认出我来,我这才想起他就是我上午碰到的来不及劝退的那个司机,于是迅速抓紧时间劝退了。一打听才知道,一路公交车在该城市有三十几辆,一天之内碰上同一个司机是很少有的。大法真的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

写到此,想起了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

4.是等我讲真相、劝退

在一个公园的山上,人不多,却迎面碰到一男子。他看到我先是一怔,紧接着总是跟随着我,在我周围不远的地方,若即若离。到了一个三岔口,我继续前行,却不见他跟过来,我正纳闷呢,才发现此路不通。当我返回来时,发现他就在三岔口等着我回来。

我索性上前主动和他打招呼。接着我们谈了起来,由天气谈到自然灾害,由长江水利工程(因公园的山面向长江)谈到贪官污吏,谈到迫害,谈到真、善、忍的美好,谈到“天灭中共”,并迅速将他劝退了。

之后,我俩就各奔东西。这时我才明白,他跟着我也好,等在三岔口也好,是等我向他讲真相、劝退的呀!

5.“要是真能退,我真得好好谢谢你!”

在一个地方走在河边寻找码头,却无意间走上了一条岔路。我要找的码头没找到,到了另一个码头,还遇到八个船工。他们当中三个是党员,五个是团员。我刚谈到腐败,一个党员船工就喊:“我要打砸抢,我要杀人,我要尽我所能让社会动荡,这样才能报复××党。”

我对他说:“你要真反感××党,你就不能打砸抢,因为只有它才打砸抢呢,你要是也打砸抢,你不就跟它一样了吗?”

听了我的话,他反倒愣住了。我顺势谈了“三退”。于是他们让我为他们每人起一个化名“三退”,我则要求他们各自记住自己“三退”的名字。一个船工拍着脑门子说:“哎呀!原来你是为老百姓办实事来了!这才真叫为人民服务哪!”

只有一个党员显的有些犹豫,反复的问了我好几次:“这样能行吗?这样真的能退吗?”每次我都肯定的告诉他能,但他还是有些疑惑,最后他说:“要是真能退,我真得好好谢谢你!”

一个姓恭的党员不同意我给他起的化名,非要用“老恭”的名字退,并对我说:“你叫我‘老恭’我就退,不叫‘老恭’不退。”我知道他这是在找乐子,因为“老恭”和“老公”同音,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叫了他老恭,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我丝毫没觉的不自在,因为就是在这笑声中,老恭获救了!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他们几个同意“三退”是我意料之中的,但如此踊跃的“三退”场景却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众生的内心对“三退”渴望到这种成度,在这一点上,我似乎是低估了众生的善念。写到此,不由的想到了师父的《济世》: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两年来的劝退经历,接触到的人形形色色,劝退的花絮也是五彩缤纷,桩桩件件都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有时我觉的不是我在劝退,处处事事都是大法在安排,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起到了一个媒介的作用。劝退经历也使我看到了众生的内心对“三退”的渴望,我认为面对面劝退的大气候早已形成,就等着我们放下自我全面出击了。昨天的凤凰卫视报道说,前几年的民意调查,社会矛盾最突出的是贫富之间的冲突;而现在的调查表明,最突出的不再是“贫富冲突”,而是“官民冲突”了。凤凰卫视这个中共控股的电视台的报道,只能证明“官民冲突”已经到了日趋白热化的成度。什么是“官民冲突”?不就是“党”与“民”的冲突吗?常人中的一切都会随着正法的進程变化,看上去“党民冲突”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难以调和,其实这正是正法洪势带来的必然结果。

我建议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放下太多这样或那样的顾虑,尽可能多的将精力投入到面对面的劝退中去。一千七百多万“三退”的人数,相对这十四亿硕大的中国民众来讲,还是极其有限的,大量众生依然在天天企盼着我们的挽救。正法结束之前的每一天,对我们、对众生都应该是机会。我们要去主动出击,想方设法寻找面对面劝退的机缘,并如意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劝退,不能辜负了这部份众生对我们的企盼。写到此,我想用一首小诗结束我的这篇“花絮”:

邪灵西来毒害四海
讲清真相清除障碍
劝退救度惜缘不怠
正念霄汉横扫阴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