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与同修切磋子女选报某科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今天在明慧网上读到了《与同修切磋子女选报某科的问题》,这个话题近来明慧网上同修总在讨论,我把我处理这个问题的故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儿子从小就是我的“小尾巴”,我走哪他跟哪。我是九七年八月得法,当时儿子九岁。经常是我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的时候他也跟着。由于年龄小,耐性差,他经常是坐一会儿,出去玩一阵子,然后完了一起回家。后来由于我丈夫极力反对我炼功,同时阻止儿子得法,到了收书、撕书、砸炼功带、打、骂、多次赶出家门,甚至以要到厨房拿刀,全家同死相威胁的成度。在这种环境下,儿子没能走入修炼,但大法的佛光也照亮了他的生命,他对大法一直有正面的认识。

由于我与儿子形影不离,有很多机会给他讲真相,所以在七二零那段最邪恶的日子里,他都能识破邪恶的谎言而不受毒害。大法的正,邪恶的邪,在他心里非常分明。中国的家长对孩子的成绩都是非常重视的,因为在中国,孩子成绩不好,以后很难有出路。一般的学校、家长为了孩子的前途,甚至为了中考、高考中的一分半分,哪管什么对与错、正与邪,只要能得分,邪党怎么说他们就怎么答。

很快儿子升入初中了,面临着中考。学校也开足了马力,各类考题,试卷一个接一个,包括政治课目也是一样,其中有污蔑大法的内容。我心里非常清楚,怎么才是真正的对孩子好?要让他的生命得到净化,免受毒害,有个好的未来才是真正的对孩子好;而贪图那一分、半分,让孩子接受邪恶的灌输,即使能多考多少分,考入了好学校,而使孩子的生命受到污染、毒害,那是根本上在毁掉孩子,而不是真对孩子好。而且作为一个修炼人,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只要我们做的正,不会出现象常人想的那样孩子真的因此考不上好学校。

对于孩子的政治科目,我向来是淡然处之。孩子本来就不愿学,不愿学就不学吧,反正都是些邪党的歪理邪说。凡是涉及到污蔑大法,抹黑大法的,不理它,能撕就撕。临近中考了,几次政治模拟考试,儿子只能勉强得近70分,有时候还不及格。政治课老师着急了:这孩子每门课都优秀,唯独政治只得70分,到时候要是考不上省重点,我无法向学生家长交待。政治课老师因此罢课,声称要辞职回家。我不为所动,一笑了之。结果在中考中,儿子以全校最高分考入省重点中学。

進入高中,我有一念很坚决:儿子只能读理科,决不读文科。因为一旦读文科,免不了又受邪党毒害,去死背那些歪理邪说,甚至对神犯罪。我记得一次在给一个读文科的女孩讲真相时,她说:管它是什么真的假的,只要能拿分。我一时无语。当时她母亲也在场,看表情也不想让我多讲,因为她怕影响她女儿拿分。

后来儿子读了理科,邪党的魔爪甚至也伸進了理科。很快又临近高考了,记得一次班上又作文模拟试卷,是一套北京来的卷子,作文题是两选一,其一大意是:十年前民意测验受尊重的人是……今年民意调查受尊重的人是:毛××、周××、……、任长霞、……,请论述自己的看法。

后来儿子把考完的试卷拿回家,我看到他在“任长霞”上面打了个“×”,题目也空着,他选另外一题做。就问他:怎么打个“X”?他说:她不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嘛,还不打“X”?这题目没法写,出的没水平。我听完心里很高兴。

还有一段小插曲,还有几天就要高考了,周五我去学校看他,儿子说正在感冒很难受,只想回家,可又怕掉课,让我把感冒药准备好,周六一回家就吃药,一次就要好,要不影响学习。我说好。接着又跟他说:你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字救了很多人,他也知道。周六他回来了,一進家门,我就招呼他吃药,他说:早好了。

由于儿子在心里有对大法的正念,而且在2005年3月份就已声明退团、退队,结果在2006年的高考中取得了出乎意料的好成绩,在湖北考生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儿子考出了600多分的好成绩,進入了他一心向往的好大学。

经过儿子升学的过程,我感觉到作为修炼人,只要我们走的正,时刻在法上,而不用常人的执著看问题,很多看似难以解决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