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事做起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自修炼以来,我没写过修炼体会,更没想到发言来谈自己的体会。总觉的这是修炼好的同修的事,因为他们的发言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自己与大家的距离、与法的要求差的太远。我也不会讲话,讲出话自己都感到汗颜。由于我在邪党长期高压下,形成一种内向性格,在常人中比较笨。现在我不觉的笨了,因为我是师尊的弟子,大法徒。

下面我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和对法的理解,与大家交流。由于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从九七年开始修炼。当时请到《转法轮》这本宝书,一下就被大法的法理吸引了。心情非常激动,豁然开朗,好象周围空气都变的清新,呼吸都顺畅了。生命苦苦追求,千万年的等待,今朝终得大法。恨自己得法太晚,心里跟师尊说:有生之年就跟您走,永不回头。每次学《转法轮》学到:“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我就跟师父说:您放心吧,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

当时所有能请到的师父讲法,我都反复学,反复看。对同修的修炼体会,也都不放过。我一直尿血三十几年,中西医药吃遍了,病没治好,反而增了很多附加病。全身关节变形,腿不能弯曲也抬不起来。走几步路就腰酸,头昏脑胀,苦不堪言,提前五年退了休。当我捧着宝书反复拜读的时候,竟忘了全身的病痛。身体一天一个样的变,二十几天后全身轻松。大法的神奇,更加坚定了我真修的信念。心里跟师尊说:我又要修,又要炼。天天盼着每周一次的学法,见到同修比见到亲人还亲。到炼功点炼功,哪个有事没来,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当大家要分手时,每次都依依不舍。

同修切磋谈到消病业反应,有的反应很大。可我一身病竟然什么反应没有。我心里嘀咕了,是不是师尊没管我呀,实际上师尊下法轮时,我是有感觉的。同修都说悟一悟,我悟性差,不知怎么悟。想想自己学法的情况,我怎么什么都没记住?连《转法轮》大标题都没记住,只记住书中多处提到“真修”。

看到《转法轮》中的一段话:“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想自己可能不是真修,因为不知道怎么找执著,就傻傻的问辅导员,我都退休了,没什么追求的,也没什么执著的,怎么找呢?读到《转法轮》:“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里很高兴,跟师尊说:“这个我能做到,我当常人时,谁骂我,我都不还口。”其实那是因为我笨,不知用什么词还口,但是心里生气。法让我明白了,不还口,不还手,还不生气。那时家里就我一个人,邻居关系也很好,没人打我、骂我,还挺着急,不知道怎么提高心性。

来到美国后,女儿家居住的地方没有公交车,都是私家车。街上除了快速行驶的车辆连个人影也看不见。邻居有一家华人还是上班族,其他都是西人,我又不懂英语,没办法与人沟通,当然就更谈不上有矛盾,还是没有提高心性的机会。这个急,怕心性提高不上来,怕师父不认我这个弟子。

在反复学习《转法轮》后,终于明白了一个理:你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后来又看懂一句话:“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我想,看来家庭就是我修炼的环境。那就在这个环境中修吧。

家庭的琐碎事很多,我不把它分成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什么事都试着做,凡是我能做的,我都做。女儿家草坪比较大,撒肥除草,整理环境,洗衣做饭,清扫房间。特别在参加法会或证实法活动出门前,我把衣服洗好,房间彻底打扫一遍。按师父法的要求,做事先想别人,无怨无恨,时时守住这颗心。我高兴自己学会了修心性。

邻居老俩口都上班,每周一次倒垃圾。空垃圾桶在街边上,风一吹,刮的满街跑。每次我都给他们拾回来,放在他们车库门口,倒过来扣上,下雨也淋不着。其他邻居不在家的,我也帮他们。邻居整理草坪,除野草,我看到没有工具,就会把我们的工具送过去。虽然语言不通,这样默默的做着,大家也都建立了基本的和睦关系。

家里有两个小外孙,大的上小学,小的上幼儿园。他们回到家都喜欢找我玩。常跑到我房间翻大法书,说是好书。让我将师尊法像放在他们房间,坐在师尊跟前,让我读法。小外孙喜欢看电视,一下楼就打开电视。我不想让他多看,有一次我拔掉插头,告诉他电视坏了。大外孙说,这不是真善忍。我大吃一惊,我学法这么长时间,还不如他刚学法的小孩。看来我没从本性上同化宇宙大法,那些坏东西不自觉的反映出来,孩子给我敲了警钟。

我女婿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在我刚来的时候,他到处替我打听炼功点。经朋友介绍,在离家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找到了。还给我买了炼功用的录音机、发正念的计时钟。每次我出去开法会或参加证实法活动,只要我告诉他去的时间,他就会把飞机票、旅途费用、用品等准备好,有时还开十几个小时车送我。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要去芝加哥和华盛顿,他有些不理解。我说:我修大法后,身心健康了,性格也开朗了,这一切是师尊给的。这次是师尊遇上麻烦(我当时对这场迫害还没有足够的认识)。我说我一定得去,他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先去芝加哥中领馆,转天去华盛顿抗议,连着几天去了几次,他们都主动替我准备好外出的费用和生活用品。到了那里,看到那么多同修,心里踏实许多,心里跟师尊说:弟子来了,弟子笨,不会讲英语,什么都不会,但我要来和您在一起。后来明白了,当师尊看到我有这颗心时,就会帮助我一切顺利。现在我的女儿也走進了修炼。

二千零一年,来到加拿大儿子家,帮儿子看小孩。小孙女现在五岁,也就是我在这里断断续续住了五年了。来到这里,在同修帮助下,参与做一些证实法的事,参加每个星期五晚上的集体学法后,直接到中领馆前发正念窒息邪恶,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四点再返回。接着下午再赶到中领馆发三个整点正念。还和同修一起去飞机场接大陆来的班机,给华人讲真相。我只有一念,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儿子他们也不阻拦还很支持。儿媳把家里的地址、电话写好放在我兜里,防止走迷路,还给我装上些钱。我呢,也处处为他们着想,家务事尽量做好。出门去做证实法的事之前,把家务事情做好再离开。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我牢记师尊的话,善待他人,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有时事情安排不开,去不了,也不强为。但是我会预先告诉他们,虽然我很想参加这个活动,因为家里离不开,这次我就不去了。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慈悲,我们不是极端的,我们是理智的。

法理让我明白,家庭成员这世是我的亲人,他们更是师尊的亲人,是师尊要救度的对象,我有责任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记得我们刚搬進新房不久,房子只有两套钥匙。他们夫妇俩念叨给我配一套。由于忙就没及时去配。一次我从学法点回来,正赶中午十二点多,屋里静悄悄的。我知道儿媳两点要上班,可能休息呢,没叫他们,就坐在外边看书。儿媳起来看到我,那份自责,赶快问我饿了吧,怎么不叫她。我说:不打扰你,让你多休息一会。我在外边看书,也不误时间。当时我心非常平静,又高兴,高兴大法让我做到关心别人,宽容别人。

我在家常放师尊讲法,他们也能听到,法的威力大。有一次儿媳从公司回来说:今天有一个人给我找麻烦,我没跟她一般见识,想起师尊说的要守德。有时他们也交流一些在公司遇上的事情,互相提醒如何善待他人。有时做的不好,另一方会说:这不象炼功人。大家都很开心,他们还常常告诉孩子,跟奶奶学法。孩子学法也很认真,洗手后拿大法书,双盘坐着学,每天都学。大人争论什么问题声音高了一点,她就以为情况紧张了。赶快拿来一本大法书,不管是哪一本翻开,手指着一行一行的念。她不识字,其实是背《论语》。然后告诉大人:听师尊话,不打人,不骂人,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师尊的好弟子。大家都会心的笑了。

我在我们地区的几个老年同修一起去发资料,以前大多是发英文的,自己去印一些来发。我们地区华人也不少,广传《九评》救度可贵的中国人,这是我们必需要做的。苦于没有资料,小量买来一些,远远不够。后来多伦多同修送给我们一些资料,可我们这些老太太扛不动,拿不回去。请我们联系人给取回来放在他家。可是我们只有星期天集体炼功时,他才帮我们带来一些资料。我们发资料是从周六开始。那么上一次资料给我们带多了,我们拿不了。资料带来少了,这次又不够发。他又非常忙,不好意思总麻烦他。我在家里讲出这个难题,我儿媳马上说:咱们去车拉来,就放在咱们家。这样可方便多了。发资料前,我可以抽时间把光盘装好,每份资料叠好、分好、包好。主要去中国店发,我们那里中国店有四、五个。发资料的人多,就多分几个地方,资料需要的就多。几大包资料,我提不动,儿子他们每次都送我去,把资料分给大家。他们能做这些,我也为他们高兴。现在儿媳已看了几遍《转法轮》和其他师尊的讲法了。

我和孩子们相处时,没有刻意的向他们说大法如何好,只是默默的做,让他们感受大法弟子与常人的不同,他们也就自然的走進了大法。

我体会到,如果我们修炼人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走到哪都会带着一个纯正的、慈悲的、祥和的场,会使更多众生感受到佛光普照的殊胜。

我深知,只有学好法,才能走正我们的路。于是我开始背法。师尊在《佛性无漏》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作为师尊的弟子,深感责任重大,为了后人,为宇宙大法永世不变,我要从日常生活小事做起,一点一滴用法规正我的一言一行,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

(二零零六年多伦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