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溶入新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与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尽快溶入新的修炼环境》。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今年八月份来到多伦多。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来到加拿大这几个月的修炼体会。

一、初到多伦多的感受

一下飞机,看到清澈蔚蓝的天空,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想到十几个小时前笼罩在头顶的还是一片黑蓝色的天空和团团乌云,充斥在空气中的都是邪恶的气息。我意识到自己進入了一个全新的修炼环境!

见到小姨后,我就很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国外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是怎样的。很快我知道了天国乐团,知道了同修轮流在中领馆门口讲真相,当然也知道了我们的三大媒体等等许许多多我出国前不知道的。

当得知星期五在多伦多大学有集体学法时,我很希望马上就是星期五,因为集体学法这是师父留给弟子的修炼形式,国内的大法弟子太怀念了。邪恶的迫害,让国内的大法弟子别说集体学法,就是见面,都很困难。

终于到了集体学法的时间,我跟着小姨来到多大,一進学法的教室看到这么多同修,感觉就象看到了一教室的亲人,非常激动。大家在一起学法的场面,把我带回到九九年以前,中共迫害大法弟子前的时光。那时我很小,天天跟在妈妈身后参加集体学法,大家在一起学法,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交流着自己悟到的法理,如何修去各自的执著和如何更好的洪法。今天在海外大家交流的是如何讲真相、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以及在正法中如何修正自己。我感慨万千,感触最深的是海外修炼环境的宽松与自由。

二、参加天国乐团

来多伦多一个多月后,我参加了天国乐团,在选乐器的时候,很多同修都告诉我说小号很难。但是,小号演奏的是主旋律,人越多越好。我一听到难吹,后面的话没有仔细听,就开始了自己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小号太难,吹不好影响整个乐队的表演效果,而且我也不能很快的参加游行,我节奏感好,那就打大鼓或者吹萨克斯吧。可是,小姨帮我做出了决定:吹小号。当时我真有一点急了,对小姨说,这事你怎么也没和我商量?小姨说,没商量,你是怕困难吗?我想,师父已经借小姨的口点化了我,那就吹小号吧。现在向内找找,真是有一颗怕困难和求安逸的心在干扰我。

当我拿到了自己的小号时,心里高兴极了,感觉自己多了一个伙伴,激动的情绪让我没有再去想小号是否难吹。只是很喜欢他,每天都盼望下课后赶快回家去练小号,盼望着赶快吹好小号,和大家一起游行,以这种形式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刚拿到小号的那段时间,每次准备练习前,感觉师父都会为我加持,给我智慧。我每天练习,都能掌握许多东西,练习的过程就是巩固师父教我的东西。只要多练习就可以牢牢掌握,因此自己進步比较快。

我体会到,练小号的过程对于修炼人来说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去掉观念,精進,就能得到提高。所以,觉的什么乐器难学,或者年轻学乐器快,没有音乐基础会学的慢,这些观念都是在干扰大法弟子的邪恶,都应该铲除。我悟到:师父在赐予每位弟子法器的时候,就已经给了每位弟子神通,我们练习乐器只是在符合常人中的理,符合常人中的状态。像觉者下世度人需要重新修炼一样,只要我们念正,知道自己是在修炼,在救度众生,神的一面就会起作用。邪恶也无法干扰。

当我第一次参加游行时,走在队伍中,我知道自己是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天国乐团的队员担负的使命。每次游行,效果都非常好,我想那是因为大法弟子在一起的强大能量及演奏音乐这种轻松的形式。看到那些听见乐队演奏而鼓掌、喝彩、雀跃的人们,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

然而,每次游行我都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念国内的同修,想到他们还在遭受着迫害,我的眼泪在心里流淌。每当此时我都会再用力些,想把小号吹的更响,让我的号声铲除更多的邪恶,让还在受迫害的同修都能听到我们的法鼓法号声。今天,当我们再参加游行,观众从原来听到乐团的演奏后变的友好、欢迎,到现在的无论天国乐团是否在演奏乐曲,观众都欢迎我们,渴望我们的演奏并且向我们“合十”,对我们说“法轮大法好”。我们深知这是法的威力。

三、学法,讲真相

师父在最新经文《致澳洲法会》中说:“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 师父还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回想自己十年的修炼历程,当自己过关过不去的时候,当自己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学法,不是心中时刻装着大法。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学法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完全是人的一面在做事,感觉非常非常的疲惫。想想国内的同修:在劳教所,一有机会,能背诵《转法轮》的同修就背法给大家听;很多刚得法的人和被抄家的同修,非常想看《转法轮》。

现在大陆买不到大法的书。记得当一位新学员接过妈妈自己手抄的《转法轮》时,那位新学员激动的表情。我自己出国前也把装有师父讲法的MP3送给了一位刚得法的同修。师父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国内的同修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还不忘学法。让我在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的同时,觉的自己更应该排除惰性等一切邪恶的干扰,珍惜现在学法的环境。

讲真相也是师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多伦多大学开学的那天,我去发了真相资料,感触也非常的深刻。来往的人很多,很多人很高兴的接下了同修递给他们的资料,有的甚至鞠躬,双手接下真相资料,让我很受感动。

然而邪恶的党文化,让许许多多受其毒害的人不相信神,漠视生命。回想起九九年迫害刚开始,自己及家人被抓,许许多多身边的同修被抓。想到后来听到有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想到那时见到几次進出劳教所被折磨的虚弱不堪的同修,回想着走進劳教所的同修的背影,我的心都在颤抖。这一幕幕永远不能忘却!

师父在《彻底解体邪恶》中说道,“大法弟子的证实法与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经使起负面作用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处于完全解体中。”我悟到,正法進程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我们在清除黑手、烂鬼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方面还做的不足。

四、促“三退”

谈到劝“三退”,我做的并不好,我没有很主动的打电话,只是利用平时的一些机会,和同学朋友老师讲真相。深感与我年龄相仿的人,中毒之深。他们成天受着党文化的毒害,却无法意识到,因为他们从出生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现在国内的小学课本和二十年前的小学课本内容完全一样,没有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只有邪党的灌输)。比如我现在语言学校的一个中国同学,当老师问到中国人有没有选举权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有”,我就问他什么时候投的票,他回答说:“那哪能轮到我呀!”我又问他那应该谁投票,他答不上来,我接着又说:“你想想美国总统是怎么选的,而胡锦涛的上台你一两年前就知道,中国真有选举权吗?”他想了想说:“有点道理”。

还有一位国内的同学,我给他讲了一晚上真相,好不容易把他劝退了。正要和他说再见,他补充一句:“我退团队是因为人权问题,可是经济是有周期的。”我当时很无奈,想想他退了就得救了,看看钟三点多了,第二天还有游行,所以没有再和他谈,打算下次再说。

我的班上九个同学来自六个国家,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共很邪恶、无能。其实这并不是我的功劳,和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感觉除了部份中国人,全世界的人早就知道邪党的专制、邪恶。只是他们能从我这里知道其实邪党比他们知道的更加邪恶与无能。

虽说自己一直坚持讲真相,但对比国内同修,觉的自己做的和他们差距很大,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可以收到妈妈发来的邮件,要我上网帮助同胞声明退党,每次都不只一人,最多的一次有一百六十九人。看到“佛缘”等这些化名,我感觉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个新的生命。想到国内大法弟子在暴雨瓢泼的夜晚背着真相材料、穿着雨衣、唱着“为你而来”去救度众生;想到用真念往派出所里放真相材料;想到和妈妈好不容易又想出一个新的发资料的方法而高兴激动的场面;想到精美的包装礼盒中,有更加金光闪闪的真相材料,想到他们依旧在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时候,我觉的现在的自己掉队了,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国内的同修无论何时都保持强大的正念,只要有漏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他们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却不忘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而自己却不能拿起电话来,是怕心?是担心?还是根本就在求安逸?每次听同修交流退党,更多的都是抱着看看其他同修是否动起来的心态,却不知道让自己也更好的参与進来,动起来。我向内找自己,是否在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下自己开始松懈了?没有时刻牢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有牢记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想到这,已经是一身冷汗,该是拿起电话的时候了。

五、结尾

时间很快,一转眼,到多伦多已经三个月了,深深的感受到对于大法弟子,无论身处哪个环境,实修是关键。在任何环境,都必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悟到,我的修炼环境虽然宽松了,如何在宽松的环境中不懈怠,是法对我在新的修炼环境中更高的要求。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尽快溶入新的修炼环境。最后我想以师父《溶于法中》的一段经文与大家共勉:“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

以上心得,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多伦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