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法轮大法好” 迈步走向美好的天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在国内曾在网上看到气势宏伟的纽约天国乐团,做梦也想不到,我一个已经近七十岁,从来都不曾碰过乐器的人,也有幸可以成为天国乐团的一名次中音号手。

在大陆,大法弟子被非法剥夺了信仰、修炼大法的自由,讲真相、散发材料都可能会被非法抓捕,被判劳教進监狱。哪能公开演奏“法轮大法好”?那时羡慕海外大法弟子有这么好的机缘。

来到这里之后,我找到了炼功点,参加多伦多大学集体学法,还参加了一些证实法活动。一次学法时,有位同修热心的介绍我加入天国乐团,并带我去看铜管乐器。一進门看到一位西人同修正在取出一支次中音号。我用手掂了掂,感觉还可以拿的动。就说,反正我从没吹过号,缺人手的话,我可以来学。后来又看到一种圆号,小巧了许多。心想,自己没有交通工具,如果乘公交车的话,小一些方便。就说:对我来说,最好学这种圆号。同修说,这种号不缺人。旁边一位号手说,别看它小,小的更难吹。我猛的一惊,我怎么啦,我是修炼人,根本还不会吹呢,就在这里为个人盘算,挑肥拣瘦起来。这不是私心冒出来了吗?我马上说,什么地方缺人我就学什么吧!

过了几天,乐团负责人热情的来电话约我去士加堡多大排练场,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只说交通方面……,话没说完,他马上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联系搭便车。一句话勾起我的执著,从密西沙加到士加堡路途这么远,要是每次搭上便车,那多方便呀。可是一打电话,那位同修恰好搬家,不能提供便车了。我又一惊,私心又冒出来了。我想,没便车也要去排练场。于是准备好自己乘公交车去。到了星期日,在集体炼功时本想打听去排练场怎么乘车,有位西方学员是乐团的,他很热情的让我搭他的车去了。

到了排练场,不少人已经在认真的练习各自的乐器了。当时还没拿到乐器,就一面观察一面胡思乱想,乐器种类齐全,品种很多,看到不少的夫妇带着孩子参加排练,还有好几位项目协调人也参加排练。我庆幸自己有机会成为天国乐团的一份子。但同时又闪过一念,周末是家庭团聚的日子,以后每逢星期日就不能在家团聚了……,可是看看认真排练的同修又暴露了自己为个人考虑的私心。

我是个老学员,自以为多年的修炼,执著心修掉了很多,但是,从大陆受迫害的环境走出来,到了国外自由自在的环境后,一下子放松了,对自己的修炼也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在很小的事情上都表现了为私为我的执著心。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诫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怎么办?那就是放下执著心,修掉它,就在天国乐团里修。再一想,参加天国乐团,不仅是自己的荣幸,这是另外一种团聚,是走在神路上的团聚,是更大的团聚。而且参加天国乐团,正是为了救度众生,为了将来和更多的亲人在美好的天国团聚啊!

乐团的同修为我取来一支次中音号,因为原来的号手项目太忙,实在没法保证参加练习才忍痛割爱,让出来的。回家试着吹起来,一开始,用尽了气力,吹出来的都是噪音。因为第二个星期日参加多伦多东区唐人街游行,乐团没去排练场,所以在家吹了两周哆、来、咪。心想再好好培训几个月,也可以上阵吹奏了。谁知第三周一到排练场,同修就问我吹会了几个曲子。我说现在只会吹哆来咪。碰到负责人,他告诉我,一个月之内一定要吹会这几首曲子。并说,我们乐团建团后一个月就拉出去表演了。天哪!我想,要求这么高,可我还没经过培训,什么都不会呢。后来仔细一想,那些上班的年轻同修,尤其那些协调人,他们能挤出多少时间来练习?每周除了星期日这几个小时时间,恐怕其它时间也就不多了。自己不用上班,目前参加的项目也不多,每天都有练习时间。都是修炼人,他们能行,自己抓紧时间练,一定也能行。

尤其是后来听说天国乐团的乐器是师父为我们亲自挑选的,还有的同修说,我们是天国乐团,吹出来的都是大法的能量。这些话,去掉了我怕吹不好的怕心,我想,能参加天国乐团真是极其珍贵的,拿来什么乐器,其实是师父给自己的法器,所以,一定要学会,一定要练好,也一定能够练好。于是,定下心来,把学法、炼功和学练自己的法器——吹次中音号结合起来。说来也神了,一星期后,乐团日常吹奏的几首曲子基本上都能吹成调了。一边吹,一边听听天音网上的示范演奏,“法轮大法好”的旋律一遍遍的在耳边响起,越练越有信心。老伴再不说我制造噪音了,终于完整的吹出“法轮大法好”等乐曲了。

每次集体排练都是对个人练习的检验。每周练习之后,在集体排练中就感到了進步,也发现了不足。当然,也有小小的魔难,由于用了全口假牙,开始练习时牙肉磨破了,吃饭、喝水都觉的有点疼,当时不知道是吹号时磨的,但是我没有管它,照样练。最后在参加三次集体排练后,基本上就跟上了乐团的進度。从十一月十八日起连续参加了正式的游行演出,磨破的牙肉也不知不觉的长好了。

第一天参加游行时,左手拿着那支次中音号连赴三场,开始后不久左手腕又酸又痛。同修说,这是每人要过的关。一开始,谁都是这样的,于是我在游行中再也不去管自己身上的感觉,集中注意的看着指挥,听着周围的乐器声,完全溶入了庄严和谐的乐曲声中,不知不觉走到了终点。就这样,我从头到尾参加了这段时间的游行演出活动。演出后,观众反映很好。一次,一位学生对我说:“你们是伟大的乐手”。另一次排在我们乐团后面的团体的人特意追上来说:“游行中跟了你们一路,你们的演奏棒极了!”还有的同修在游行中看到一位华人观众流下了热泪。因为他们听到了我们演奏的“法轮大法好”。

只有在同修们的圆容下,我才能作为天国乐团的乐手参加每一次的演出。我自己没有交通工具,不论地点远近,都是搭乘同修的车才按时顺利到达演出地点,到达排练场。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后,还要认真参加天国乐团的修炼。以师父给我安排的法器——我的次中音号,把“法轮大法好”这个宇宙最美的乐曲演奏的更优美更响亮。随着师父,救度众生,向天国迈進。

(二零零六年多伦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