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千万大法粒子中的一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底得法的老弟子,只读过几年小学,写文章根本谈不上。看到周刊上同修都在写文章,谈心得体会。我也想写,可拿不起笔来。近日周刊上登出了第三次征稿,我决心要写,不管写好写不好,这是我的一颗心。

我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世界观都改变了,对人和善体贴,身体棒棒的。九年多来没吃过一分钱的药,同时我也把名利看得很淡,我家的亲戚朋友对我都赞许。在大法中我受益良多。我有三个儿子,三房媳妇,孙子和孙女,一家人和睦相处,没有发生过吵架的事。

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我三次去北京证实法,被公安关押,地方接回后被关押在县看守所不让出来。家人被逼交了罚款才放我出来。

我是一名退休职工,恶党一旦有什么敏感日或什么活动,我们当地的警察就往我家打电话,随后单位就到我家骚扰,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他们利用我老伴是退休干部监控我们,怕我们去北京。当时老伴和儿子都限制我出门,尽管如此,我还是等他睡着后收拾了行李去了北京。

有一次单位找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老伴却答应人家明天来拿。当天就把我娘家哥搬来了,还有四个侄子,晚上开车都来了,好说歹说也没动摇了我坚修大法的心。他们没有办法,走时说了一句再不让我去娘家。为了不配合邪恶,我离家出走了。坚定师父坚定大法的正念很强,谁也不能动摇我。师父讲我们的使命是救人为主,虽然当时未能救下他们,可是我对师父对法的心是坚定的。

在邪恶压顶的日子里,虽然我对大法有坚定的心,但还不太会讲真相,家人都有一颗求安逸的心,因此老伴不太支持我讲真相,对我看的比较紧。我看到世人多受蒙蔽倒向邪恶,心里很苦。因此加强了学法交流,逐渐的会讲真相了。在对家人屡次的讲真相后,家人都认识到了“法轮大法好”,同时也都做了三退。

一次我问老伴,为什么当初反对法轮功时,他说:“我不反对,我要反对你还能炼吗?我就是怕。”那时,我每到外边去讲真相或发真相材料都是偷偷的。有一次晚上一点多,我一个人到外边挂条幅,因为是自己制作的没经验,绳的一端只挂了一根棍,往树枝上一扔就滑下来了,怎么也挂不上去,正在纳闷,低头发现了草棵上硬硬的枝杈,心想这准行,于是绑了个草棵一扔一个准,很快就挂完了。感谢师父给我的智慧,一片众生有救了。

在讲真相的日子里,也有干扰的事情发生。一次我们四、五个人开车到乡下发资料。我们的车停在了一个有变压器的房子旁边,等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回变压器房找车时,发现车还在那里停着,走近一看怎么是公安的车呀,当时我们心里一惊,都躲到麦地里去了,顺着麦地往北跑,在公路旁停着一辆车一看也不是我们的车,于是我们又掉头往南跑。庆幸在麦地里有藏人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坐下来等,等我们的车来了才返回。多险哪,多亏师父的呵护,因为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恶是不敢迫害的,真应了师父的法。同修怕我回家老伴给我干仗,在我回家时一直给我发正念,结果回家后老伴什么也没说。

在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路上,外在的邪恶因素总是无孔不入的干扰。一次旧势力安排病魔假相让我腿疼,因学法跟不上,好长时间也摆脱不了。因悟不透,加紧炼功也无济于事,心里真苦。老伴看我痛苦的样子,要我去医院。我答应说去,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子。到医院一检查说是骨质增生,老伴急了说:“看到骨质增生没,不管你了,你自己买药吧!”当时我冷静下来,一想不对,是考验。我悟到是自己没学好法才会跑到医院来的。来了就多学法吧。我看《转法轮》,但腿疼难受,心也静不下来,最后我求师父说,我该做的都做了,为什么腿总也不好?师父点化我“执著心”,师父的点化使我认识到了是自己对病的执著。于是我不想它了,静心学法,炼功一坐就是两个钟头,每天坚持,不长时间腿疼就好了。

作为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师父讲的,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一次我推着自行车带着小孩到街上玩,回来时家门口修路,需要绕道。刚要拐弯的时候后边有一人骑自行车超我们。就在刚一拐的时候,超车人把我撞倒了。可是那人还说“怨你怨我?”我心想自己是炼功人,不和人一般见识,就说:你走吧。后来看到手掌上有血,翻袖口在脉部有一个大口子,都露出了筋,他也看见了,我仍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你走吧”。

在讲真相救度世人过程中,有顺利的时候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一次我到了一个不长走动的亲戚家去讲真相,人家不但不接受还反问我:“你挨过整吗,以后来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这事免提。”后来我跟他们说:“法轮功学员不搞政治,也不当权,是为了救人。共产邪党腐败,社会腐败,苏家屯集中营活摘学员器官,做没人性的事。这样的社会能让他永远存在吗?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后来他们明白了真相,都退了党团队。

做到现在经我劝退的已有一百多人。可是我觉的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我还要加倍努力精進不停。写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