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如磐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九九年喜得大法的。当我得知这是修佛修道的法,我内心的激动难以形容。竟然有这样的好事,我一定要坚修到底。我把这个特大喜讯告诉了家人,从此我们全家都走上了修炼之路,沐浴在师父洪大慈悲的佛光里,真是幸福无比。

在学法之前,我和我丈夫矛盾很大,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已经到了要离婚的地步。通过学法,我们互相理解尊重,互相促進提高。不知不觉间,丈夫很严重的心脏病也通过学法炼功痊愈了。

正当我们满怀喜悦,憧憬美好未来之际,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开始了。江氏邪恶集团出于小人嫉妒之心,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進行了全面疯狂的打压与迫害,对救度众生的师父進行恶毒的攻击与污辱。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心、难过还有焦急。怎么办?作为大法弟子,决不能容忍邪恶这样污蔑大法、污蔑师父。于是我和同修们去了当地政府讲清真相,但结果出人意料,他们非但不听,而且还把我们扣押了一天,并逼着我们交出大法书。我坚定的想:死也不交!回家后我们把书都藏好。在家里偷偷的学。

到了二零零零年,看到同修们都去北京证实法,我也觉的应该去。可是那时邪恶非常猖狂,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可以说是集中国邪恶之大全,面对孩子求学、丈夫工作,整个家庭的安危,我的思想很复杂,怕心很重。我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及时的学法,最后终于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名利情,毅然的走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

在北京的短暂日子里,我先被恶警抓捕,又被绑架至当地派出所,他们对我進行打骂,我没有一丝害怕,也不曾屈服,那时天气很冷,我穿的单薄,冻的瑟瑟发抖。实在熬不住时,我就背诵师父的《洪吟》、《转法轮》〈论语〉,顿时感觉到周身温暖,异常舒服。我恍然大悟,原来师父从未离开过我,一直在弟子的身旁,一直在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我,呵护着我。不仅如此,伟大的师父还助我顺利返回了家。每每想起在北京师父对我的种种鼓励,我都不禁泪如泉涌。

为了让世人转变对大法的错误认识,我和同修们想尽办法,用各种方式向人们讲真相,当时我们地区还接不到师父的新经文、真相资料、不干胶贴纸等等,我就经常到外地同修那儿去取。特别是“非典”时期,路上都设有关卡,一查“非典”,二查我们大法弟子。我在路上不停的发着正念,背着《洪吟(二)》。每一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毫发不伤的回到家。

为了救度众生,我还和同修一起去贴不干胶、挂横幅、散发小册子、九评等。记得有一个夜晚,我和同修一起去村子里贴不干胶,顺利贴完后还把横幅也高高的挂起。我们正在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满意,准备离开时,远远看到一个恶警快步向我们走来。当时我们没有惊慌,异口同声说:“快发正念,把邪恶定住。”结果可想而知,恶警定在了原地,我们成功脱险。第二天清晨,很多世人都看到了金光闪闪的横幅,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现在,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的亲朋好友及很多世人退出了恶党的一切邪恶组织,通过我耐心细致的给他们讲讲真相,大家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可是,我不会沾沾自喜,我还清醒的意识到要救度的世人还很多,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在有限的时间里,我要争取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悟性也不好,所以我无法把我全部的所思所想,还有对师父的感恩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大家我对师对法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心!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有限时间里,我一定会多学法,向内找,在法理上提高,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

以上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