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走出家庭矛盾的误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看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多是同修如何正念正行、讲真相、劝三退、助师正法等方面的经验,有些提到家庭阻力也是淡淡一提一带而过,很快改变了家中不良状态,对同修来说那只是小关小难,不费力就过去了,而我几年来却长期处于家庭的魔难之中难以自拔。几年来在邪恶的迫害中,我身边的许多昔日同修,因家人的干涉,有些人至今尚未走入正法中来,她们都或大或小不同程度的承受着来自邪党和亲人的双重压力,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在修炼的路上,我虽没有成功的经验可谈,但我有许多的教训,我也想把它写出来,为自己今后的修炼中提个醒儿。

我在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也算是老弟子了,可回想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状态,真的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得法后身心健康,自不必说。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恶党铺天盖地的打压,以及邪恶的宣传,使原本就不很支持我的丈夫更加干涉了。他原本就脾气暴躁,对大法对师父出言不逊,我是分毫不让,于是我们经常为此大吵小吵不断。但因为街道和派出所没找过我,所以在家炼功学法他还能勉强同意。二千年元旦,我想那么多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自己不能去北京。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写了标语贴出去,事后的几天看邪恶又调查又走访,心里又痛快又害怕,现在回头想想当时完全是用人的思维理念在做大法的事。结果不久,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派出所里,在邪恶的软硬兼施和家人的眼泪面前,我没把握好心性,向邪恶妥协,违心的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还说出了手中真相光盘的来源,牵连同修流离失所好几年。现在想起这件事还让我心中作痛。

回家后,我发现我的所有大法书籍已被家人焚毁,自己从此再不能看到大法书,听不到师父教诲,永远离开大法,心象被掏空了,那种失落、无助、痛悔无以言表,真的是生不如死。我象只离群的孤雁,每日无精打采,心无所属。那段日子,我真是度日如年。再说丈夫是更加暴躁,因为被邪恶勒索了五千元钱。他是想骂就骂,时而还要拳脚相加,更别提让我学法炼功了。他打我骂我,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他对大法对师父的辱骂,我知道他在造业,我跟他辩解,讲善恶有报(当然是气愤的),他认为我在咒他。就这样我们在马拉松式的争斗中。

到了二零零三年,同修终于送我两本师父的新讲法。拜读师父的讲法,我象迷失很久又终于找到妈妈的孩子,泪水几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又回家了,又能看明慧、聆听师父的教诲了。通过学法我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新的认识,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是什么。师父在七二零以前把我们都推到位,我们几乎都没吃什么苦,为什么?是为了邪恶迫害大法时,让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啊!法理是悟到这儿了,可做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

记的开始时,真相材料放在家中,心里很不踏实又怕邪恶发现,又怕丈夫发现,那时真是没有材料想材料,有了材料又担心。在正法中不断去掉怕心,渐渐成熟起来。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真相讲的还算顺利,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有聋哑人、盲人,我都让他们知道了大法好。有一次我还和一个报社的记者谈了很长时间,后来才知道他是报社的。总之,我认为给外人讲真相要比给家人容易的多。

今年暑假,我给邻居家的高中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第二天她母亲把这事讲给我丈夫,说我把他家孩子吓哭了(我只是讲了不退的后果)。为此丈夫又打了我。我在给一对老年夫妇讲真相时,他们想了解法轮功内容,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送给他们听,结果他们在还磁带时忘了我的嘱咐,把磁带还到丈夫手中,丈夫又打了我一顿。还有一次,同修送来的真相材料和九评,我没藏好,又被他发现,结果又遭到一顿毒打,边打边问东西哪来的。我不说,没头盖脸的拳头就落在我的头上、身上,一双穿皮鞋的大脚踢在我的屁股上,尾骨一阵阵钻心的痛,使我近一个半月不敢坐,不敢站。更为邪恶的是打完之后,不顾我难忍的剧痛,强行与我发生两性关系。我想起了在劳教所遭强暴的大法弟子,他这和强奸有什么两样?我更加痛恨这个男人,觉的他就是邪党的缩影,集一切邪恶于一身,在破坏大法中起到了恶警起不到的作用。我绝望的大哭起来,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离婚。他说要么你死,要么你進去(劳教所),想离婚没门!

等我平静下来之后反复在想为什么邪恶操纵着他对我控制这么紧呢?稍一动就是难,我要做的三件事全卡在他这儿了,怎么这么个人安排了在我身边呢?说又说不通,离又离不了,怎么办呢?因为学法少,发正念也没有威力。后来我想起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对呀,请同修帮我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结果情况有所好转,也还是不理想。

就在我真的是山穷水尽之时,先后有二位几年未见面的大法弟子来到我家,我们谈了很久,心中象开了两扇窗。我好感谢师父的安排,使我认识到自己几年来磕磕绊绊的原因,完全是自己一直用人心、用人的理在和给自己制造麻烦的人争斗。看到他在生活和工作上有什么不顺,我心中就掠过一丝兴奋,觉的是报应,把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恨丈夫一次次给我造成的伤害。通过交流我认识到一个“恨”字,险些毁了他,也险些毁了我。这几年在吵骂声中,他被邪恶得心应手的利用来干扰着我,在无知的造业中一步步的走向危险的边缘。我是不但没有救了他,反倒推了他一把呀。想想他不也是为法而来吗?他的身后不也有无数企盼得救的众生吗?我的所为不正走了旧势力的安排吗?没有忍,没有善还算是个修炼的人吗?看了同修写的轮回中的故事,我想自己与丈夫在生生世世的等待中,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缘份。他在邪灵无神论的毒害和铺天盖地的宣传中,不也是一个无知的受害者吗?我怎么能恨他呢?

没有了恨,再看看丈夫真的很可怜。我不再与他拗劲,生活上多关心他,发正念铲除背后控制他的所有邪恶。他早晚不在家时,我就抄点《转法轮》把纸条放在衣兜里,白天有空闲就背。说到背《转法轮》和发正念,思想业对我干扰太大了,常常是口诀没念完心就走了。有时想一些生活琐事,有时想的还全是想对某某讲真相,劝某某三退;明晚我要把真相资料发出去,有什么过程,走哪条路……这种干扰更具有迷惑性,我认识到这是更深思想业力在作怪,就发正念铲除,不管你想的是什么,那一念都不是我,因为我主念在发正念清除邪恶,一切干扰都是干扰,全都清除。

悟明法理,确定自己应该走的路,去掉人心,去掉执著,慈悲的去救度每一个应救度的有缘人。说到慈悲,我想起一件事。在去年上半年,我和丈夫矛盾闹的很大,有一天我做个梦,说是旅游住在一个店里,窗前一条很宽的河,河里点缀着几朵莲花,有开着的,有含苞待放,可是河里的水和莲花都是冻着的。醒来后我猛的悟到师父是点化我慈悲心不够。“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那时我没有找出自己的执著,认为我讲真相没有错,是丈夫在干扰我,没有悟到他也是我应该救度的一个众生,没有用正念去对待矛盾,以至于自己几年来误在家庭的干扰中不能自拔。

师父说正法没结束就是机会,我一定努力利用这难得的最后的机缘,走出执著家庭矛盾的误区,开创一个好的修炼环境。在适当的时候,我还要给丈夫讲真相,用慈悲改变他,就象师尊教导我们的:“不信良知唤不回。”难也要做。

我没有投过稿,今天写出此文,和同修交流,督促自己,走好证实法之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