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鱼尾狮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鱼尾狮一直是向中国人讲真相的重要之地,每天上下午加起来,游客几乎都是上千。那里的同修风雨无阻,不管面对多大的困难,都是每天在那里坚持不懈,向可贵的中国人讲述着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将九评退党的信息传播出去。真是很了不起。

我一般是下午去的,平时因为很多学员做工,下午基本上只有三、四个学员,有时甚至只有两个学员在那里。今年新年“春到河畔”期间,桥的通道临时搭建了一个建筑,只留靠边三米的通道,怎么办,我们炼功肯定不能停,地上铺的展板也不能不放,因为我们一定要给来新加坡的中国游客一个机会了解真相,那么多来自中国各地的游客,好不容易出国一趟,他们回去还会互相传,那意义有多大。那么拿支撑架?试了试,都不行,太占地。最后有学员建议,就靠在墙上,又整齐美观又不占地。在那期间,因为很多新加坡人去“春到河畔”游玩,特别是晚上有焰火,人很多,人们看到了大法真相,看到了我们炼功的祥和场面。自此,这种讲真相方式一直延续到现在。

今年七月中共“六一零”头目李岚清来新加坡,之前,鱼尾狮的气氛就有点紧张,有时,警察会来收我们的展板,每次学员都会利用去警局的机会,向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在那里,我们为什么用展板,并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坚持了七年,我们也仍会继续在那里直到迫害结束。李岚清在新加坡的那一周,中央警署每天一大帮人在那里,据警察讲,汇集了好几个部门,不许我们放展板,甚至一个新来的警察还不许我们发资料,他们的目地是通过这种方式,给我们施加压力,特别是给正在抗议李岚清迫害法轮功的同修压力。其中有一天,一下收走了十几片板,当时我真的觉的很伤心也很委屈,流着眼泪,和那警官反复重复着,你不可以拿走我们的板。我以前已经觉的警察再来收板时,我可以做到不会再委屈,或者情绪有起伏,可是当连续面对这样的压力,而且还是我觉的很重要的鱼尾狮,人的情还是冒出来了。修炼真的不容易。

我知道展板作用很大,特别是在鱼尾狮,我们也一直在坚持用展板。那周环境最严酷的时候,两个便衣警察早早的在那里等我们,附近远远近近的还有几组人马,监视我们。看来展板是不能放了,那么三个学员,两个炼功,我发资料,同时把展板的内容平和的告诉来往的游客,刹那时,我觉的整个身体庞大无比,高高的挺立着。一会儿,警察笑着从我前面走去远处,我也笑着告诉其中一个很熟悉的警察,“帮我们向你的上司反映一下,不可以这样。”

最后一天,他们来了四个警察,当我和同修去和黑皮肤的警官谈时,谈到我们为什么要展示展板给那些中国人及发生在中国的残酷可怕的迫害时,同修流着眼泪,我也是受此场景感动,流着眼泪,那些警察更是默默无语。这种坚韧不拔的,但是又很善的力量深深的打动了这些警察的心,以至后来在警局那个警官向另一个警察说:你知道吗?那个老人,流着眼泪,我感觉他们不是坏人。当他问我,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放展板时,我告诉他,因为中国人不敢接我们的真相资料,他们怕回去被当局报复,这么立着的展板他们可以放心看。当我告诉他们,我们的目地只是告诉这些中国人真相,这个黑皮肤的警察默然了,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也不喜欢这样对待我们,只是因为有上面的命令。当然很多警察在真相面前都会说,你知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虽然他本身不愿这样做,但他都已经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都在造业。

李岚清走后,警察一下子似乎没了踪影,我们继续放我们的展板。展板的作用很大,游客很远就看到展板的标题,有的很匆忙或很回避,一走一过,眼睛就扫到标题,几张展板一排也造成一种气势,再加上炼功发资料的学员,似乎整个场地都是法轮功,这可以给中国人壮胆,让他们了解真相,摆脱邪党。但是警察连续来收展板后,我真是形成了一种观念和怕心,如果我们今天放展板,警察再来收我们展板,怎么办?胆胆突突,心神不定。同修也把板一半铺地上,一半立起来,这样经过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去鱼尾狮,刚走下楼梯,突然看到当时六片板全立起来了,一刹那,我当时感到整个空间唯有那一整片展板放着亮光,醒目而且耀眼。我们现在在最佳位置放八片展板,远处一進桥的地方,也放五片,充份给中国人机会了解真相。有时他回去的时候,他改变主意,想了解了,也有个机会了解。

此后,偶尔的,警察还会来,一来便收我们的展板,并要现场学员去警局录口供。每次这种情况发生后,我们其他的同修都直接打电话给中央警署,从上到下,讲真相,以至最终,负责调查的警察改变主意,不要我们去警局,这样的情况连续发生两次。海外的同修也参与進来和本地的同修一起给警署打电话,现在,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来鱼尾狮了。这是整体讲真相的力量。

有时,下大雨,中国游客都在桥下躲雨,上百人,甚至百多人在一起,头上还打着雷,闪着电,似乎正在正邪较量。我们被游客围着,有时真的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层次不够,旁边几个人接连问问题,甚至有些是不怀好意的问题,感觉自己累的气喘,没有智慧,也说不上话,心想,快点,快点,旁边的学员赶快发正念。其实就是一个急,有争辩的心。有时看着同修在人群中,笑眯眯的,给这个资料,和那个说着话,真好。从以前拉高嗓门回答问题,带着争辩的心,而现在能心情轻松的应付各种问题,象拉家常似的和游客一问一答,自己很乐,游客也乐于接受。

鱼尾狮,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中国游客很多,一个团一个团的接连不断,而且有个特点,现在的中国人胆大起来,有时近距离的看着我们学员的炼功动作,有的连连拍照,有的和我们说,“我在泰国就看过了”,“嘿,你们的规模太小,香港那个气势,厉害”。

师父说退党人数要每天达到十万,鱼尾狮,是直接面对很多中国人的地方,太重要了,我希望每一天都能去那里,有时其它事一多,就只能把去鱼尾狮的时间挤掉了,往往此时,就心里想,那边学员两个,太少了,那么多游客,明天一定要去成。就这样,坚持着去鱼尾狮。每次看到同修,背着九评书及VCD,各种沉重的资料,还有展板,瘦小的人,乐呵呵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间断,另一位同修,虽然耳朵听不见,却一路也向中国人讲着“了解真相有福报”,“中国人赶快退党保平安啊,赶快啊!”不会打字,却将各种资料打印下来,贴贴剪剪成真相资料,那种细心及责任心,还有其他同修的点点滴滴,我就觉的,我们的同修真了不起。

希望大家能珍惜我们互相之间短暂的缘份,摒弃历史上各种冤怨,助师正法,完成我们历史上的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