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四岁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零二年,因为家乡没有修炼环境,我从东北老家把她老人家接到北京来,我们可以一起修炼了。

母亲不识字,耳朵有点背。由于岁数大了,在东北的时候,这个病那个病,满身都是病,一天到晚没有舒服的时候。到北京,我们一起炼功,我读法给她听,很快的什么病都没了。她说你们说话有时我听不清,可你读法我听的可清楚了。有时我就问她,你听懂了吗?她说我听懂了,都听懂了。我就说那你说说“宇宙大穹”是什么意思?她说你净问那个,那谁懂呀。可是我感觉母亲确实听懂了佛法。有一次她腿疼了,她说我腿以前就疼,后来好了,那是没真好,这次李洪志老师又给我翻出来了,这是要给我彻底治好了。这使我无限感慨,真是佛法无边,只要你真心修炼,就可以因人而异的救度你,无论你的条件如何。

我和母亲一起修炼一年后,由于恶党的迫害,零三年我在北京就呆不下去了。我只好把母亲放在妹妹家(妹妹也修炼),自己出国了。在妹妹家,母亲每天照样坚持学法炼功,老人家越来越精進,身体也越来越好,说话底气十足,手脚利索,脸色好看,白里透红,还能给外孙子媳妇看小孩,什么活都能干。去年妹妹偷偷告诉我,九十三岁的老人家修炼来例假了。大法太神奇了,师父讲的都是真实的。

最近以来母亲就一直叨咕,这么好的功法,你哥哥嫂子在东北怎么就不炼呢,打电话告诉他们,叫他们赶快炼。其实我和妹妹又何尝不着急呢。大哥是几十年的老党员,还有他的儿孙们一大堆,都没有彻底脱离恶党呢。几年来我和妹妹作过多次努力,但是一直不能解决。

今年一月十五日,老母早晨炼完功,学了法,没有任何征兆倒在地上就走了。急急忙忙从东北赶来,送老母上路的大哥等一车人,见到多年未见的老人以后,个个惊叹不已,看上去比在东北的时候,年轻多了,脸色很好,无疾而终,安静的象睡着了一样。此时,他们对大法佩服的五体投地。妹妹不失时机的告诉他们,老人临终前就惦心两件事:一是这么好的大法你们却不认同,她很痛心;另一是你们到现在还不彻底脱离邪党,她很为你们担心。你们看着办吧。

前后两天时间完成了老人的一切后事。临走之前,大哥在饭桌上开始作“工作总结”了:这两天咱们做的很好,配合协调的也很好,老人的事办的很圆满。老三(指我)没能回来我们也都理解,不能回来,回来叫它们抓去呀?这两天我也想好了,从今天起退出中国共产党。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共产党太腐败了,做的坏事太多了,民怨沸腾,不可救药了。对法轮功呢,我们也早就知道他好,炼功的人都是好人,炼功以后身体都变好了,人也变好了。法轮功我们支持。在场的人听了都很高兴,这个“老顽固”终于变了。

送走了大哥他们一伙,妹妹趁热打铁,直接给东北在家留守的大嫂打电话,劝她们也赶快退,大嫂很痛快的说,我不是党团员没的退,你等我问问那帮孩子,谁入了那玩艺儿,都给我退了,你等我信儿吧。

真是一通百通,这一片天终于亮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