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甲老人证实大法中的点滴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是烟台市牟平区的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现年66岁。修大法以前我信某宗教已达九年,当时可以说我浑身都是病:长期头痛,眼发胀,电视都不能看;患有胆结石,高血压,经常胃胀,吃不下去饭;还有类风湿,夏天洗衣服要先把水在太阳底下晒晒才能洗;浑身无力,手提一小桶水都很费劲,还经常感到眩晕,真是很苦。我一直想什么时候才能健健康康的活着呢?

1997年秋天,偶然中一位大法修炼者告诉我法轮大法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谁能治好我的病,我就信谁。”当时我的身体就有反应,就是不断的往上打嗝。这位大法弟子说:“你学习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吧。”就这样,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

第二天,我到炼功点炼功时,吐出一大堆污物。一位同修说:“你真幸运,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了。”我听后坚定了修大法的决心。在随后的学法炼功中,我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修炼的内涵,明白了真正修炼需要向内去修,要修心,要提高自己的心性,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我努力使自己做个好人中的好人,遇事多为别人着想,遇到难事要看的开,放的下,忍的住,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越来越敞亮,身体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疾病一个个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轻松,浑身有劲,走路如飞。我深感自己幸运,得遇了大法。

1999年7月,风云突变,谣言四起,邪恶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了残酷的迫害。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我也不断的反省着自己,做好人没有错,人的信仰应该自由,世界需要真善忍。为此我两次去北京上访。

2000年10月,我和几位大法弟子一起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到达房山的时候,我们很多大法弟子把钱和随身行李收集到一起放在旅馆内,合在一起的钱大约6000多元,其中我的300多元,由于后来的变故,这些钱物都被恶警搜去了。

到达北京后我们去了天安门。当时北京的气氛很紧张,到处是警察,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马上就抓起来。在天安门,我和许多同修被抓入天安门派出所,下午三点多钟又转送到海淀公安局。两个男警察问我家住哪里,我不说,后来他们就用电棍电我,让我这个60多岁的人蹲马步,蹲的我腿都失去了知觉,又用电棍电我的嘴和脖子,当时我的嘴肿的老高。审讯完毕我回去后,当时和我在一起的同修都不认识我了,很多同修都哭了。后因我承受不住折磨,说出了家庭地址,五天后被放回来了,许多熟悉的人都认不出我了。

虽然现实残酷,我还是坚定相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按照师父的教诲,向世人讲真相;虽然有些人不理解,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干扰,但是我相信总有还大法清白的那一天,有很多世人通过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明白了大法的美好,看清了共产恶党的邪恶,退出了恶党的邪恶组织。

在修炼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使我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2005年8月的一天,我买了十几斤豆油在家里从新加热,炼炼油,因为锅中有一个米粒大小的洞,在热油的过程中,结果油随小洞漏入锅灶中突然着了火。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情急中,我慌忙把一飘水倒入锅中,霎时间一个大火球直冲厨房篷顶(篷顶为pvc板装修),篷顶的四个角,排油烟机的塑料管,厨房门帘,橱柜门都着了火,我当时不知为什么心里反而很平静,没慌张。我说:“师父快帮我,师父快帮我。”两句话刚过,奇迹便发生了,火象被网罩住似的往中间收,最后回到锅里,这时篷顶的pvc板也掉下来了。篷顶上面有电线,紧挨厨房的是卧室。我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如果不是师父帮助,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2005年4月,我儿子开着一辆轿车去烟台办事,回来的路上与一货车相撞,神奇的是大货车把轿车车头顶起来了,人却安然无恙,大货车车头却被撞了一个大坑。

我周围神奇的事很多,在此,我衷心祝愿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能在大法中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