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的母亲今年已经76岁了,年轻时因为太辛苦劳作,加之她自己的业力,身体多病,如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心脏病、胆结石术后后遗症、神经性牙痛等。经常因为病危让我们在幼小时的记忆中胆颤心惊。也不知由于她的病情使我们度过了多少个伴着泪水的不眠之夜。

1、 有幸得法

1995年3月的第一个星期天,我从同修那里请到了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全家人一起迫不及待的看了好几遍。当时还没有宝书《转法轮》,只有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母亲从未上过学,连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所以也就看不了指导修炼的书。看完录像的当天晚上,母亲在似睡非睡时就看到了身穿黄袈裟的师父法身。这对我们这些刚得法的子女鼓舞很大。

修炼初期,母亲就把吃的药全部停了,清理身体时以信师信法的态度坚持学法炼功不间断,有一天她在床边打坐时,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母亲看见打坐的人从躺着的人的胸膛里掏出一串一串的外形类似内脏、里面布满蜂窝的黑乎乎的东西,之后她的身体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事后母亲才悟到,这是师父在清理身体的同时又鼓励弟子要坚持修炼。

2、 师父点化

自修炼后,母亲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但因不识字,没法看书,天天虽听师父讲法录音,感觉挺好,就是涵义不十分明白。尤其每天晚上集体学法时,别人都在捧着《转法轮》念,自己只能坐在一旁听,十分着急。心想: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看书识字呢?

1995年11月的一天,母亲正在床上闭目休息,她看见《转法轮》自己打开立在自己眼前,里面大大的黑字直往眼睛里钻。母亲悟到是师父点化让自己学念《转法轮》,于是就开始学念书,坚持了一段时间,她开始写“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但由于写的笔画不正确师父又一次点化(原来母亲写字时就象画画一样,因为她曾经绣花时自己画出花而后再绣,所以经常将字的结构写的不协调。她看见,师父穿着金黄色的袈裟在空中飞行,在师父的身后出现了几行字,前边的几行字是金光闪闪的,但后边的一行字却半边是金黃色的,半边是黑色的。母亲悟到她写的字半边是错的,从此就不再写字了,就专心致志的学念《转法轮》了。现在母亲不但能自己念《转法轮》,而且还可以看师父的其他讲法了,有时同样的字在别处出现时,她却不认识。

3、 信师信法

2004年3月份的一天晚上,母亲突然说她不行了,让我给她把修炼前就早已准备好的 “寿衣”穿上,当时我看母亲坐在床上浑身发抖,抖的很厉害,说句话都很吃力。我让母亲发正念,自己一定要清楚自己是修炼的人,不能跟着抖。母亲说:“不管用,我该走了。”这时,我丈夫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修炼人的肉身也得留着证实法,不能随便放弃,直至法正人间。”丈夫说完这话,母亲渐渐平静了,抖的也不厉害了。我们一家人围着她发正念,发完正念母亲就好了。师父说:“可是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龄已经很有限了,不一定够用了,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P38)我认为我母亲就属于师父说的这类人,因为母亲平时从早到晚都在读《转法轮》,那段时间由于家里来了亲戚,母亲每天陪着他们聊天、唠家常才会出现这事。

今年四月份,母亲咳嗽不停,连觉都不能睡,一睡下好象气都憋住了,白天黑夜坐在床头咳个不停,有时咳的脸都发青,一口气好象咔在哪儿了,气都出不来,饭也吃不下,每天就喝些稀饭和白开水。就这样持续了一周,我看见母亲眼窝深陷下去,脸上的肌肉有点下垂,当时我的人心也起来了,心想:“母亲这么大年龄了,万一有个什么事怎么办?”但我马上意识到我的想法不对,我就帮着母亲发正念,铲除她后面不好的东西。有一天,母亲无意中照了照镜子,看见自己脸有点变形,也吓了一跳,但她马上想:“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一切都有师父在看着,我就信师信法,不会有事的,这些只是表象,不会有问题的。”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P143)母亲的这一正念又闯过了一关。

值此第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征文之际,回想过去也曾想将我们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但因为长期惰性和各种后天的观念和人心的干扰,一直没有正式向明慧投稿,今天终于在其他同修的明慧文章交流鼓舞下,先将我母亲修炼11年来其中的一点点经历写出来,再把我们自己的修炼体会总结后投于明慧。每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所走过的路都是一部辉煌的历史,也希望与我们有类似想法的同修将自己修炼的心得与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共同交流、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