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体会了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是属于师父说的那种“跟头把式”那样走过来的弟子,我修的不好,直到2006年8月份,才修出对师父对法的正信,才真正体悟到弟子只要走的正,师父真的什么都能帮弟子做。而我在危难情况下能有正念,是因为我背完法后才做到的。

迫害开始到2005年10月27日,这几年我不能静心学法,学法时思想业干扰非常大,学法等于白学,没有修出对师父对法的坚不可摧、坚如磐石的正信,所以这几年总走弯路。虽然也去过北京,但看看就回来了,什么也没做,资料也做过,也发过,但都是带着执著圆满、带着怕心做的。因为没有去掉根本执著,没有坚定的正念,邪恶一迫害,我就被迫妥协。每一次妥协都经历一次生不如死、撕心裂肺的感受。然后我再开始做好,刚做好一些,旧势力的邪恶生命又开始钻空子考验。反反复复,我常问我自己,我为什么没有对师父对法坚如磐石的正念,我非常羡慕那些能堂堂正正助师正法的弟子,宇宙的保卫者,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而我总觉的在我和大法之间隔着一层东西,使我不能真正溶于法中。

我反复学师父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理性》《走向圆满》,我猛然悟到阻挡我不能提高的是我的根本执著一直没去,执著圆满,执著肉身,执著被迫害,不能放下生死,不能做到最大的舍,一直在用人心对待修炼,这么多执著没去,旧势力能放过你吗?它们是以个人修炼提高为标准的,旧势力只执著它们的安排,而师父是救度所有宇宙大穹的生命,对师父正法不起干扰破坏作用的就能得救。大法弟子是在助师正法,师父要的是能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的弟子,是能从根本上全盘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与考验的弟子,我告诉我自己,我要做一个师父的合格弟子。

2005年10月27日,我郑重写了严正声明。修炼是严肃的,最殊胜的,我一定要把握住这万古机缘,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开始背《转法轮》,“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理性》)非把法装進脑中不可,必须同化大法,溶于法中,才能破除旧势力给我下的一切机制和干扰因素。

第一次背法用了九个月,2006年7月初背完,其间干扰非常大,父亲去世,婆婆重病住院一个多月,都没阻止我背法,哪怕一天只背一段法,我也不能停。背完法后,那种同化法后来自生命本源的喜悦,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背法时能静心,静心就能同化法,同化法正念就会越来越强大,背法时遇到整点就发正念,10分钟后再背。在单位和同事讲真相,劝三退,上街坐车也讲,买东西也讲,做的没有同修多,没有同修做的好,但我尽最大努力去做,我感到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正念越来越强,隔在我和大法之间的东西越来越淡薄。

2006年7月底,有人向单位举报我发真相资料,单位保卫处去告诉我丈夫。他中午回家后和我大吵大闹,把书也毁了,这几年他被邪恶控制,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晚上回家后,他又开始闹,并在门上用刀刻骂师父的话。他问我资料给谁了,我不理他,发着正念,我没象以前那样害怕。他气极了,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拽着我的胳膊往门外拽,说:咱俩到街上,见一个人你给我问一个,资料是不是给他了。他把我往街上拉,见有人过来,说:去问。我不理他,一直发正念。他按着我的脖子,把我摔在地上,我不怕,一直发正念,他有些气急败坏,说:你不是行吗,咱俩一块去卧轨。我说:不去,我师父不让杀人,也不让自杀。他说:你说不去就不去?就抓住我的胳膊往火车道走,边走边说:你别怕,我陪你。我边走边发正念。我当时定的一念就是,如果他对我下手,我就喊师父,我不怕。他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使劲往下推(大概两层楼高,下边全是火车道)。我大声喊师父救我,一边拼命抵抗,一边和他讲人这一层的理。他两次把我推到边缘,我喊了两次“师父救我”。他又要自己往下跳。我从地上起来,拼命拽着他,不让他跳,我跟他说:生命是可贵的,为什么非要走极端,你要觉的我不适合你,咱俩可以分开,干吗非要寻短见。我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他说:你走吧,以后各走各的。说完往前走,天黑,刚下过雨,旁边全是火车道。我想,修炼人怎能见死不救,他心眼小,我得看着他,不能让他再寻短见。我跟着他往前走,路没了,我俩坐到一起,我跟他说:如果你不接受我修大法,咱俩可以分开,这样你也不会因为我连累你,对于我来说,你也不会造大业,他说:好,明天离婚。

回家后,我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他又开始和我闹,把我从床上拉到地上打我,我女儿挡在前面,不让他打,还和他讲理。他没太得逞,最后说:你喜欢过这样的日子,那我以后一天打你一次。(以前梦中点化我和丈夫的姻缘:我打死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哥哥找我讨债,让我嫁给他,这个女人的哥哥就是我现在的丈夫)。

第二天,我去我二姐家住了,也告诉我哥昨天的情况(没说他害我的事,用人的理也能制约行恶)。我哥找到他说:不能过,不过,还一天打一次,我妹妹是让你打着玩的?最后他说:离婚吧。可是债没还完,真相没明白,他没得救,怎能一拍两散呢?他还是不断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伺候婆婆,我当时真的不知怎么办好了。这几年总是这样,不能突破他对我修炼的干扰。我坐在床上看着师父的法像,请师父加持,不自觉双腿盘在一起,我知道师父告诉我不能妥协,说清楚才走。下午同修来了说:你原谅他,不能太顺着他,这几年他给你的干扰太大了,以前每次都是没说清,回去后还那样,这次你必须讲清楚。也有的说:离婚也行,然后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做证实法的事了,再也没人干扰你了。

我知道我现在修炼路上的难都是我以前欠下的债,必须得还,而且有旧势力安排的因素在里边,我要破除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圆容好家庭环境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这几年家庭环境非常不好,证明我修的非常不好,我丈夫也是宇宙中的众生,如果因为我没修好,让他对大法犯罪,毁的不是他一个人。我不是大法徒吗?要救人吗?怎能有分别心谁该救谁不该救呢?我要救他。(因为我俩的恶缘,我见到他时,发出的念都不善,因为修炼人“打出的意念是带有立体声音的”(《转法轮》),怪不得他这几年一直说我对他不善。我要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以后要对他发善念了)。

晚上立掌发正念,我真心告诉他:我知道你有明白的一面,你听着,如果我曾欠你非常大的债,等我圆满后,我会带给你最大的福报。大法弟子我是当定了,你千万不要被旧势力利用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样真的是在害自己。因为正法洪势过来后,对法起负面作用的都将解体,你和它们下场一样,会万劫不复。而如果我能圆满,我会给你最大的福报,我希望咱俩的恶缘善解。发正念时,我带着真诚、善心,没有怨,没有恨,只为他好。

发完正念不久,他和我哥嫂来了,他来的目地还是让我和他回家,象以前一样向他妥协。他说:你认为好,你在家炼,别出去说。我说,不行,我和别人说是在救人。我正告他:我今后的路就是修炼的路,我不愿因为我,再给你带来麻烦(其实是邪党害人),我是真心为你好。和平时期邪党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又迫害修炼人,神不会让邪党继续作恶的,天就要灭它了。现在的天灾人祸都是针对人心来的,淘汰的是那些没有良知善念、不配当人的人,有良知的人都不会与邪党为伍,退党、团、队的人已有一千三百多万了。他说:咱俩一块出去说,见谁都说。我见他没诚意说:你走吧。他马上改口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你才回去。我说:第一,把门上刻的字刮掉,他说:行。第二:以后不许骂我师父。他说:我以后每天三呼(喊着师父的名字)万岁行吗?我笑了,紧张的气氛一下缓和了,第三:你退团、队,他说:行。又指指我哥,结果我哥也退了。

以前无法逾越的障碍就这样过去了,“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是师父加持弟子,帮弟子善解了恶缘,谢谢师父。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同修们都能帮助我在法上提高,谢谢同修。

现在我和家人讲真相,他也不反对了。婆婆又住院了,我告诉婆婆念“法轮大法好!”,他笑笑。我还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够好。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迫害开始就能正念正行证实法,而我才刚有正念,我差的还很远,但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修好自己,慈悲的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弟子,只要你有想做好的愿望,师父就会给你建立威德的机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现在我有不好的念头时能及时意识到,马上发正念清除,有时还有怕心,但它不是我,我马上背《怕啥》。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现在已经背第二遍《转法轮》了,每天五页,越背正念越强,一切正念都从法中来。

在这件事的过程中我悟到,在危难关头,生死攸关的时刻,一定要喊师父,这也是在检验你是否信师信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新宇宙成就的大觉者是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生命是为他的,大法徒要做到放下生死,放下所有的执著,无执无漏,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生命才能真正升华。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使命责任重大,因为我们和师父在正法时期同在,大法弟子能助师正法,是全宇宙最荣耀的事情也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随着正法洪势的推近,旧势力下的干扰破坏机制解体清除的越来越多,障碍人明白真相的因素越来越少,环境真的是很宽松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让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正念正行,救度众生,直到法正人间时。请还没做好的同修走不出人的,不能正确认识大法弟子修炼形式的,找一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学法不静心的,正念不强的,抓紧背法,一定要做好,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请同修们都背记师父这句话“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

层次有限,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