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汇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位于中国湖南省株洲市北郊两座山脚下,这里原来荒坟遍野,山坡那面就是火葬场,就在这个阴风阵阵的地方关押着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干警,几年中由于中共流氓集团的高压和利诱,谎言和欺骗等等毒害,变成了迫害好人的恶警。在短短几年中,通过突破严密消息封锁已查清,能统计到的就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在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中被残害致伤、致残,二十多人被残害致死。

凡是被绑架到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首先要问还炼不炼,说炼者马上送进攻坚队,二话不说就是一阵暴打,这就是所谓的“杀威棒”。它们抓起什么就用什么打,往死里打。恶警打累了就叫特警来打,这些受过特殊训练的特警,打人就更凶更狠;或者叫吸毒犯来打,吸毒犯由于毒瘾的发作,减刑的诱惑,恶警的怂恿,也同样恶性大发,狠毒残忍都不在话下。这样一路打下来,有的学员就被活活打死,不死也被打残,有的恶警甚至公开狂叫“你们不怕坐牢,就把你们打死、打残、打傻,看你还炼不炼。”

如果经过攻坚队酷刑拷打还不肯放弃信仰的就被送精神病院,打毒针。如岳阳平江县的法轮功学员邹如香就是在各种刑具都无效的情况下被送到精神病院打毒针后双目失明的。怀化的杨有元、浏阳县的张乙兰、湘潭县的徐少安、祁阳县的郑小华等法轮功学员就是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注入不明药物后致疯、致死的。常德的大法弟子姚周被送到精神病院打毒针后成了植物人,只有到了这种情况时才叫家属领人。

这些流氓恶警后来对许多坚决不肯改变信仰的学员,觉的送精神病院都太麻烦了,就直接交给劳教所医务室的恶警医生,强行给学员注射大量“冬眠一号”“冬眠灵”和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致使数百名学员记忆力丧失;或全身麻木失去知觉;有的一针打下去就变成了疯子;有的在被家人接回的路上就死亡了。而这些狱医却将毒针登记成补品,补药。再向家人索取医药费用而不给单据,反过来再向国家报销,来回猎取无数钱财。

白马垅的恶警为了达到对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目的,用尽种种迫害手段和性虐待。他们强行给法轮功学员口中灌屎灌尿,用棍子、刷子插阴道,灌辣椒水,穿约束衣,吊铐,头戴铁桶打等等,数不清的酷刑魔法。他们所使用的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流氓邪法,那真是只有世人想不到的,没有这些流氓恶警做不到的。正象世人所说:如果把中共邪党和它的恶警们比做野兽,那都是对野兽的侮辱。因为野兽决不会象它们那么坏,那么狠毒。它们都是地地道道的流氓中的流氓,魔鬼中的魔鬼。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是中共邪党统治下的黑暗社会中最黑暗的地方,那真是地狱中的地狱呀。

白马垅的恶警们一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血腥迫害,一边还将自己比作星星,月亮,“春风化雨”,“再生父母”,绘声绘色地编造种种谎言。并多次组团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诋毁法轮功,欺骗民众。任何语言文字在这些不齿于人类的流氓恶棍面前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因为任何语言文字都难以完全表达这些流氓恶警的凶残。白马垅的罪恶至今不仅没有惩处,反而多次得到中共流氓邪党的嘉奖,甚至受到邪党头目,610头子李岚清的接见。

今天我们列出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部份主要的恶警的名单,把它们的罪行和丑恶嘴脸展现给世人,让全国全世界的人们用道德,用正义把他们千刀万剐!让它们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千秋万代的世人所鄙夷和唾骂吧!

一、中共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部份(52名)恶警恶行录

1、黄用良,男,58岁,原任劳教所党委书记兼所长,现任劳教所党委书记。

1999年至2005年任劳教所党委书记兼所长。2005年后任专职党委书记。一直掌管劳教所党政大权。八年来,积极配合江泽民、罗干在劳教所组织、煽动全体干警及在押刑事犯仇视法轮功。筹划、主谋授意干警们对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转化”、私设刑堂、滥用酷刑,致使数百名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多种酷刑拷打致伤、致残、致死。黄用良几年来不仅为大量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最凶残的恶警升级晋爵,邀功受奖,而且为多名协助它们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减刑。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成绩显赫”,自2000年以来,连年被司法部授予“文明劳教所”和“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单位”。江泽民流氓集团拨款上千万元作为奖励供其出国旅游、享乐。黄用良也曾几度被评为全国“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个人”,“三八”红旗单位代表,出席了全国代表大会。黄用良曾多次组团派员到全国各地传播迫害手段。劳教所办成了江罗集团在湖南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基地。八年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灭绝人性的残酷折磨和摧残,这一切都是在黄亲自指挥下实施的,这一切至今还在劳教所更阴险、更隐蔽的发生着。劳教所对修炼者的所有形式地迫害,黄用良都难辞其咎。

2、赵桂保,男,四十多岁,湖南中医学院毕业,现任劳教所副所长。

3、卢咏泉,女,四十多岁,赵桂保之妻,现任劳教所生产卫生科科长。

长期以来,赵氏夫妇死心塌地的积极参与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迫害。因大权在握,夫妇二人狼狈为奸,它们运用大学所学的医学知识发明了阴险残忍的迫害工具和迫害手段,竹筒暴力灌食法,使劳教所变得更加阴森恐怖。

2000年初赵氏夫妇发明了用竹筒暴力灌食法:恶警使用长15厘米、直径2.5厘米的竹筒削尖一边,由七、八个人按住被灌者四肢和头,脸朝上,捏住鼻子,一人还坐到胸部,再用妇科检查用的铁鸭嘴器撬开被灌食者的嘴,竹筒压住舌头,灌大米稀饭,当稀饭顺竹筒进入喉管时根本无法吞下去,它们就用力往下压竹筒,竹筒压的越深,食物就更吞不下,而且堵住了唯一的呼吸孔,随时都可能窒息。多次被灌者,即使能死里逃生,也会造成烂肺、心脏严重缺血、胸积水、高血压、全身浮肿、牙齿松动或脱落。死于灌食的至少三人,长沙大法弟子左淑纯当场窒息身亡。当场窒息后很长时间缓过来的数十人,造成伤残或各种后遗症的不计其数。

2000年8月底,这对夫妻恶警又主谋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有元送精神病院迫害,不足半月,杨有元被拉回劳教所时精神恍惚,面目皆非,强行要杨有元在“转化”书上签字。因迫害有方,同年赵桂保由生产卫生科科长提升为劳教所副所长,卢泳泉由医生提为生产卫生科科长。其后,这对夫妻恶警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在全国率先强行将不“转化”的修炼者注入大剂量冬眠灵、冬眠一号及其它破坏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如:怀化的陈楚君、苏州的夏婷、永洲的刘彩云、益阳的胡月辉等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注入不明药物后失去记忆力,全身失去平衡,双腿不能行走,刘彩云还因此而死亡。因迫害“成绩显著”,2001年,赵代表劳教所出席了全国“与法轮功作斗争”的代表大会。

2002年初,赵桂保主谋将绝食了半年,生命垂危的,岳阳平江县的大法弟子邹如香送株洲精神病院后,邹当场被铁棍击后脑,昏死在地,数天后死里逃生,造成了双目失明、记忆力丧失,全身失去平衡,生命垂危才叫家人接走。这对夫妻恶警为“再立新功”,又添血债,陆续将怀化的曾满秀、浏阳县的张乙兰、湘潭县的徐少安、祁阳县的郑小华、长沙市的许碧兰等法轮功学员强行注入不明药物后致疯、致死。

这对夫妻恶警为敛财还贪婪的将破坏神经的药物登记为白蛋白之类的补品,并依此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敲诈成千上万的高额药费,否则就别想出所。卢咏泉公然说:“凭我一句话,可以要你不交,也可以要你多交。”

这对夫妻恶警不仅亲自残害大法弟子,而且还唆使了数名医务人员参与了这场迫害,使他们也沦为迫害法轮功的帮凶,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七年来,被这对夫妻恶警致疯、致残、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不计其数,夫妇二人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这对夫妻恶警是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和毒害民众的首恶。

4、丁彩兰,女,四十岁,成都大学毕业,现任劳教所副所长。

丁彩兰曾于1989年参与“六四事件”,到劳教所一度受到歧视冷落,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丁彩兰一直在寻找给恶党效力“将功补过”的机会。2000年劳教所筹备成立迫害法轮功大队即七大队,丁彩兰自荐担任七大队大队长。2000年八月十六日七大队非法成立,丁彩兰正式走马上任。

丁彩兰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坏招既多又毒。它十分惧怕大法弟子站在一起坚定的维护大法。早期它采取挑拨离间、分化瓦解的办法,失效后,又抛出“枪打出头鸟”。它第一个将六十岁的大法弟子杨有元绑架到株洲精神病院迫害,紧接着有的被关到禁闭室,有的被下到生产队强制超负荷劳动。从长沙女子监狱找来邪悟者蒙蔽欺骗,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象,听恶警讲诬蔑法轮功的课,用各种酷刑和增加刑期等流氓手段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过年前后,又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恶党绑架到劳教所,大家整体反迫害,不配合邪恶,又有百余名被强行“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在恶党逼迫下写的“三书”作废。丁彩兰魔性大发,调来上百名干警,叫嚣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必须定期达到“转化率”,否则干警永远不能离队,不能回家。

它们首先将数十名大法弟子在阴冷的雨天日夜铐在院子里铁管晒衣架上,有十八位大法弟子被用连环铐铐在一起,其中有谁动一下,每个人都会疼痛。有的被特警拖出去电棍电,乱棍打。大法弟子胡月辉全身被电,连眉毛眼皮都没放过,内衣被血紧紧沾在身上,最后只能用剪刀一点点剪开撕下来。益阳地区沅江县的曹静珍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口吐鲜血。丁彩兰叫喊“打死活该,死一个法轮功还不如死一条狗”。十几位大法弟子被拖到禁闭室折磨,有的被拖到医务室注射不明药物,唆使犹大围攻,谁要张口讲话就被堵上臭袜子、臭抹布、卫生巾,拽着头发往地上、墙上、铁床上撞。有的下到生产队,要每天二十四小时超负荷劳动,只要不写三书,即被不停加教,有的被加教几年,丁还叫嚣:“只要不‘转化’,就关一辈子”。

恶警经常教唆邪悟者,十分肉麻的把恶警们比作星星、月亮、“再生父母”、“救命恩人”等等,并到各地多次巡回演讲。丁彩兰的恶毒行径终于使其赢得2001年度“转化”法轮功先进个人,并出席全国代表大会。

2002年8月,罗干亲自窜到白马垅劳教所为恶警加油打气下任务,开始新一轮的迫害。劳教所马上成立了攻坚队,丁彩兰亲自监阵,将坚定的大法弟子拖出去迫害。炎热的夏天,室内热得象蒸笼,大法弟子被用各种姿势铐上,不准睡觉,上百种酷刑轮番进行。有的被“五马分尸”式铐上,有的被吊铐,有的被穿约束衣,关禁闭电击、站在水桶里使腿脚腐烂、用减教为诱饵唆使犯人毒打法轮功……2001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八点,丁彩兰唆使吸毒犯刘小玉将平江的大法弟子陈偶香打死,吸毒犯刘小玉还因此被减刑一个月。平江县的邹如香也是在此之前被拖到精神病院被迫害的双目失明全身瘫痪的。

劳教所无论哪个部门如:生产大队、医务所、特警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由丁彩兰提名的,数十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加教一年以上都是丁亲自签发的。丁彩兰曾在2003年调离七大队后,到长沙市办强制“转化”洗脑班。2004年,岳阳的一个小伙子看了白马垅迫害法轮功的材料后,用手机给丁彩兰发了一个短信,劝其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丁彩兰竟然伙同公安局、610将这位小伙子判了一年劳教。丁彩兰还拿着手机到处让人看短信,炫耀自己有本事。

七年来,丁彩兰不但参与上层策划、密谋,并且亲临一线指挥、唆使,全面具体落实迫害方案,为中共恶党在湖南迫害法轮功效尽了犬马之劳,七大队也连年被评为全省先进集体,多次集体立三等功、二等功。凡在七大队迫害法轮功狠毒的恶警,都陆续被提到了不同的领导岗位。丁彩兰本人也连年被评为全国“转化”法轮功先进个人,多次获奖立功。

丁彩兰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立下了汗马功劳,恶党不计前嫌,将丁彩兰这个参与“六四事件”的“异己分子”破格重用,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其塞进了恶党邪教组织,而且由1999年的普通警员爬上了劳教所副所长的交椅。丁彩兰的升迁史,就是上千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血泪史。

5、衣金娥,女,五十岁,原任劳教所副所长政委,现在长沙警官学校任职。

2000年任劳教所副所长,分管迫害法轮功工作。因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成绩巨大,2000年被评为“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个人”,同年以“先进个人”和“先进单位”双重代表的身份,受到了六一零头子李岚清的接见,并以此为“资本”,2001年提为劳教所政委。衣金娥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多次带着犹大在全省地州市巡回做诬蔑法轮功的演讲,所到之处还做了大量的“转化”工作,欺骗蒙蔽了无数民众。2004年,衣金娥调离劳教所。

6、谭湘谦,男,四十多岁,原任特警队大队长,现任管理科副科长。

谭湘谦原任特警队大队长,七年来,带领特警队积极配合各部门迫害法轮功,做到了随时随地随喊随到。如:2003年的一天谭湘谦被自己的恶警老婆黄萍叫到一大队,将正在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李燕一下子掀翻在地,脚踩着李燕的头,手捏着嘴,毒打一顿。随后同特警队副大队长潘向东一起将李燕抬起来然后又猛地摔在地上的铁棍子上,当场将李燕的腰骨摔折。

2001年谭湘谦与七个特警队员将益阳地区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胡月辉毒打、电击全身,眼皮眉毛也未放过。晚上十二点,胡月辉被拖回牢房时不省人事,负责夹控胡月辉的刑事犯将胡月辉抬到床上帮她脱衣服,内衣裤全部被血沾在身上,内衣裤用剪刀剪开时全身血淋淋,下身更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连平时最冷酷的吸毒犯们都哭了。

2001年3月谭湘谦将沅江县的法轮功学员曹静珍打断三根肋骨,口吐鲜血,送到劳教所医务所被注入不明药物后,医生诊断为肺癌,家人接回不久身亡。

谭湘谦滥用酷刑,狠毒凶残,几年中使数百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残。

7、袁利华,女,四十三岁,原任七大队副大队长、七大队大队长,现调长沙女子监狱工作。

袁利华2001年任七大队三中队(严管队)中队长,残酷迫害曹静珍、杨有元、雷保良、夏婷、傅维佳等数十名大法弟子。2002年,袁利华被恶党提为七大队副大队长,协同丁彩兰野蛮迫害、强化洗脑上百名大法学员。因迫害成绩显著,2003年初,恶党继续提升袁利华为七大队大队长。

袁利华将三十多岁的祁阳县大法学员郑小华拽着头发往墙上来回撞,撞得满头大包,还威胁不许告诉别人说挨了打,否则会打得更厉害。郑小华还不肯写三书,袁就将郑送医务室打毒针,郑小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家人接回后身亡。

袁利华经常喊来男特警帮忙迫害,并阴毒的告诉它们:打法轮功要打成内伤,表面上要看不出来。特警潘向东对湖北三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陈小明施暴,潘用膝盖狠顶着陈小明的手腕脉搏处,想造成内伤。另一特警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踩在长沙大法弟子邹芳的脸上,凶残的毒打,邹芳的眼镜都被打烂了,用宽胶带封嘴,胶带绕圈很多很紧,导致邹芳两边嘴角受伤裂开,半年只能喝流汁。

袁利华唆使恶警、吸毒犯残害法轮功学员,长沙十九厂的法轮功学员祝立薇被拖到严管队,恶警对她野蛮灌食,整个口腔被捅烂,九天不准睡觉,只能坐在小板凳上接受强行洗脑,否则就酷刑伺候,用几把牙刷捆在一起,插入阴道。怀化市的法轮功学员曾满秀因长期被拖去注射毒针,神志不清,记忆丧失。恶警将她拖到严管队强行在三书上签字,把她打得面部、五官都变了形,脑袋肿得象脸盆,连吸毒犯都说:实在惨不忍睹。常德市的法轮功学员胡正喜两次被攻坚队残酷迫害,她第一次从攻坚队出来说:人世间有的罪我受了,人世间没有的罪我也受了,别提那个罪受的有多大了。长沙市大法弟子何应钦被五马分尸吊铐四十天,手腕铐烂。还有林春香、肖敏华、陶锡珍、等上百名大法弟子都在袁利华直接指挥下惨遭迫害。

2005年,袁利华虽然调离劳教所,但它对大法弟子欠下的累累血债是逃不掉的。

8、郑霞,女,四十四岁,现任七大队大队长

郑霞2001年在七大队的一中队任中队长,七一队对二百余名法轮功修炼者强制洗脑“转化”,唆使邪悟者和吸毒犯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陈平芳、卢秀花、苏捡来、赵春桩、房平、金福晚、王维、冷雪辉等数十人进行残酷迫害并加刑一年。刘彩云被吸毒犯打破印堂,缝了几针;邹如香被犹大徐曼琳用绳子捆在床上,双手被咬得鲜血直流。2002年初郑霞与恶警赵桂保、丁彩兰将拒绝写“三书”的邹如香送进株洲精神病院,邹如香被迫害到双目失明。

2002年8月攻坚队成立,郑霞任攻坚队队长。常南、肖敏华、王福花、刘宇伟、郭雪林等二十余名大法弟子被分批送入攻坚队,由攻坚队进行酷刑折磨。常德的大法弟子陈伊兰二十多颗牙齿被撬动,下身流血不止,恶警视而不见,又将其吊铐二十余天;郑霞在2002年11月26日晚八点唆使吸毒犯刘小玉将平江县的大法弟子陈偶香掐着脖子窒息而死。郑霞因迫害有“功”,2003年被提升为七大队副大队长,协同大队长袁立华用酷刑强制“转化”二百余名大法弟子。2004年郑霞提升为七大队大队长,原本强壮的身体已被多种疾病缠身,丈夫离异,自感遭了恶报。但在名利心的驱使下,对修炼者的迫害并没有减轻,只是由台前躲到了幕后,唆使刚参加工作的小干警和吸毒犯对法轮功犯罪。常德的大法弟子姚周,三十多岁,被恶警打成植物人,事发后封锁消息,并且诬蔑姚有癔病。劳教所为掩人耳目,伙同610将她绑架到常德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邹凯华,六十多岁,益阳人,被恶警史永清打得遍体鳞伤,流血不止,血衣从身上用剪刀才能剪下来。酷热的夏天被穿上约束衣,口贴胶带,头上戴上铁桶子暴打,铁桶子打得变了形,邹凯华当场被打得昏死过去,最后桶子被打烂了,恶警史永清才停手。益阳的大法弟子刘宇伟被用顶衣架的叉子捅进了阴道,叉子拔不出来,刘宇伟痛不欲生,很长时间行走不便。不准刘宇伟上厕所,导致不明液体直接从肚脐眼喷出。在郑霞的直接教唆下,周小虹、杨丽、廖红、王建云、雷建利、郭明清、周爱华、杨菊英、杨嫦娥、蒋德英、刘丹、刘菊花、文惠英等数十余名大法弟子被致伤、致残、致死。

9、贺玉莲,女,三十多岁,现任七大队副大队长。

贺玉莲是七大队的最早的警员,它一点四米的身高与要出人头地的野心,和打骂人的嚣张气焰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见到上司象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对大法弟子却残忍歹毒。2001年过年前,劳教所百余名大法弟子声明“三书”作废,贺玉莲如丧考妣,走到哪里哭到哪里,哭它几个月的心血白费,“转化”成果付之东流。它咬牙切齿的骂法轮功不知好歹,使其前功尽弃。它还写很长的文章登到劳教所办的《洁灵报》上,并表示不改变现状不回家,不会男朋友,要奉陪到底。

贺玉莲这条中共恶党在白马垅劳教所豢养的疯狗,2004年被提为(专门迫害法轮功)七大队副大队长更加疯狂。贺玉莲带领、唆使刑事犯迫害法轮功,规定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几天内必须搞定(“转化”)。贺玉莲亲自上阵,带着它对真善忍的满腔仇恨歇斯底里的毒打法轮功学员。大批坚定的大法弟子,如:杨菊生、李平、李梅、李青、李甲菊、刘宇伟、刘丹(现名刘牡红)、喻颖祝、刘菊花、徐少安、周爱华等等一轮又一轮的被残酷毒打。从七一队、七二队、七三队到攻坚队凡是有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留下了贺玉莲的累累罪行。

10、赵晋岳,男,四十多岁,原任劳教所纪检书记,现已调离劳教所。

赵晋岳2001年调到劳教所任纪检书记,作为劳教所主要负责人之一,赵晋岳积极参与了迫害法轮功方案的制定等工作。并主动插手迫害法轮功,亲临现场指挥、鼓励、撑腰、打气,为劳教所大小头目出谋划策。劳教所对法轮功犯下的滔天罪恶,赵晋岳在此期间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策划人难辞其咎。

11、方芬,女,五十多岁,现已退休。

2000年至2002年任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在此期间,方芬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决策人之一。

12、王年华,女,四十多岁,现任劳教所管理科科长

2003年至今,王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决策人之一。

13、符军,男,四十多岁,现任劳教所办公室主任。

符军原任教育科科长,劳教所《洁灵报》总编辑。符军大肆抹黑法轮功,美化迫害,为恶党的罪行鸣锣开道,摇旗呐喊。七大队成立时便伙同丁彩兰抓七大队的工作。符军假惺惺地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与邪悟者无话不谈。符军的伪善多变使其极具迷惑性。

符军调离教育科不再分管迫害法轮功,还是经常主动到七大队来做说客,符军自己讲:我已经“转化”了八十多个法轮功。

14、王伟闵,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警员,现任劳教所入教队中队长。

七大队成立初,王就从云南农校分配到劳教所七大队。为人凶残狠毒,对修炼真善忍充满仇恨,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要穷追不舍。王伟闵每次给大法弟子上手铐时,铐子一上,手就变成紫黑色。每次查抄经文,其所到之处房内都要掘地三尺,每个人都要脱光衣服检查。

郴州市吸毒犯刘小玉是王精心栽培的一条狼狗,精通一百零八种酷刑。2002年八月份,攻坚队成立,王伟闵将刘小玉安插到攻坚队当了戴红袖章的“民管”,挖空心思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到半年,王伟闵就唆使、怂恿刘小玉打死打伤大法弟子三十多人,平江县的法轮功学员陈偶香就是被刘小玉活活掐死的。

王伟闵2002年年底被提拔到入教队任中队长,又连续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入教队。王伟闵觉的唆使吸毒犯围攻殴打法轮功还不过瘾,亲自上阵对大法弟子毒打、暴力灌食、强制超负荷劳动,极尽残酷手段。大法弟子舒碧兰,61岁,长沙市电信局财务科长,2005年被绑架到入教队后,恶警王伟闵长时间给舒碧兰戴手铐、不让睡觉、不准坐只能站,牙齿被打掉数颗。被强行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后,舒碧兰脖子上长了一个大肿瘤,医院诊断为脑癌晚期,还继续酷酷折磨,直到几乎断气时才让家人接走。

15、彭真品,男,四十多岁,现任政策研究室主任。

彭真品曾于2001年担任教育科科长,劳教所《洁灵报》总编辑,编造了大量的谎言诬蔑法轮功,颠倒黑白的编造了很多“故事”,为劳教所恶警歌功颂德,以此向江氏流氓集团邀功请赏,江氏流氓集团拨款上千万元奖励白马垅劳教所。彭真品还窜到河南等地去“传经送宝”,振振有词的辱骂法轮功,把白马垅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向外地推广。

彭真品染有性病,连吸毒犯都说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流氓。直到2006年11月份,还到湖南省劳教局招待所401房间与女吸毒犯淫乐。

16、龚超莲,女,四十多岁,现任教育科长兼劳教所所长助理。

2001年龚超莲调到教育科,积极配合科长彭真品在《洁灵报》上诋毁谩骂法轮功,美化迫害。2003年龚超莲提为教育科长,龚不甘只充当文字打手,经常带着成群的恶徒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七大队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有一次龚超莲妄图“转化”武汉的大法弟子刘菊花,恶毒的说:“听说两次关押你都没有“转化”,这一次我来把你‘转化’。强行将刘菊花绑架到攻坚队,昼夜铐,拳脚打,刘菊花被酷刑折磨得多次昏死过去。

恶警龚超莲生活糜烂,为讨好上司,多次与头头淫乱,这在白马垅劳教所早是众所周知的,连其它恶警都对龚的男女问题嗤之以鼻。龚超莲对大法弟子的卖力迫害和对上司的投怀送抱,终于捞得了劳教所所长助理的位子。龚超莲现在更加肆无忌惮,它经常唆使教育科副科长刘志光带队到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17、孙瑾,女,二十多岁,攻坚队中队长,现已调到珠海工作。

2003年至2005年在攻坚队任中队长,攻坚队对法轮功的迫害罪恶滔天,致死、致残、致伤的案例每天都在发生着。在此期间孙瑾作为在一线队施暴的总指挥,罪孽深重,孙新婚怀孕,竟然遭恶报流产,算是神对孙的小小惩戒。孙瑾现已调离白马垅,但它对大法弟子欠下的血债不能一走了之,无论逃到天涯海角,欠下的罪责是逃脱不掉的。

18、尹彬,女,二十八岁,原七大队副大队长,现任二大队副大队长

七大队成立时,尹彬任中队长,是丁彩兰迫害法轮功最得力的帮凶。2001年尹彬被提为七大队副大队长。经常毒打法轮功学员、用脏抹布、臭袜子、卫生巾堵学员的嘴。它配合丁彩兰,高叫“打死活该”。法轮功学员雷保良被自己邪悟了的女儿李旭华带着上百号邪悟者们围攻殴打;陈伊兰被自己邪悟了的妈妈每天拽着头发往墙上撞。尹彬迫害法轮功成绩卓越,被恶党看中,吸收为七大队的第一个党徒。

2002年尹彬兼任七三队(严管队)中队长,八月份,大法弟子反迫害,四十多人绝食,被尹彬拖出去暴力灌食。法轮功学员刘东先、赵春桩、熊蕾莲、曹锦秀等都出现血压高达两百以上,心跳过速,几近休克的症状,尹彬视而不见,依旧野蛮施暴。尹彬还嫌不够残酷,又亲自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批绑架到攻坚队迫害。

19、徐巧丽,女,二十六岁,现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2001年,徐巧丽由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劳教所七一队。徐巧丽为邪悟者讲课,诬蔑法轮功,篡改《转法轮》,歪曲真、善、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徐的精神迫害法是其它恶警无可替代的,恶党对其青睐有加。2002年调徐巧丽到教育科继续编造“故事”抹黑法轮功,吹捧劳教所。2003年,徐巧丽撰写的关于如何欺骗、蒙蔽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受到省劳教局嘉奖,提拔其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20、陈冬霞,女,四十多岁,原任四大队指导员,现任三大队大队长

陈冬霞原任四大队指导员时,开始陈冬霞对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认为法轮功修炼者个个善良,素质好,虽无力放人,但从不为难大法弟子。陈后来竞争管理科长、劳教所副所长都未能如愿,反而是迫害大法弟子越狠毒的同事提得越快,陈冬霞深感是恶党嫌自己邪劲不够所至。陈冬霞很快与赵桂保夫妇勾结,将正在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陈楚君、夏婷等人绑架到医务室,强行注射大剂量冬眠一号和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陈楚君从医务室出来记忆力丧失,胃部大出血,生命垂危,家人接回。夏婷一个月后从医务室出来,丧失记忆,腿不能行走,双手发抖,生活不能自理。夏婷是苏州人,被绑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一年多无亲人探望,每月7—9元卫生费全部扣掉,因夏婷单独关押,没有其他修炼者帮忙,为换取吸毒犯两包卫生巾,只好用颤抖的手帮吸毒犯做奴工产品。即使这样,夏婷还被加刑一年。

陈冬霞变得越来越邪乎,2003年,陈冬霞当三大队大队长后,动辄指使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2001年至2005年,在三大队的刘宇伟、舒碧兰、雷保良、刘东芝、喻颖祝等数名法轮功学员都曾受到了其不同程度的残酷折磨。

21、袁佳慧,女,三十岁,原七大队警员,现任一大队副大队长。

袁佳慧是七大队的“元老”之一,为人奸诈,是丁彩兰着力培养的干将,虽然袁佳慧当时只是普通警员,但迫害法轮功时可以享受中队长的职权,可以独立处理法轮功的调房、刑罚、加刑等权利。袁佳慧运用手中的权力任意迫害法轮功,对强化洗脑邪招很多,成为对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强化洗脑的主力,因而多次受到表彰奖励。2003年,袁被提拔为一大队副大队长。

22、万炜,女,四十多岁,现任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

万炜的主要任务是强制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每天二十小时以上),万炜觉的不够。2000年大法弟子杨有元,只因为不识字,背经文时口动,经常遭到万炜的拳打脚踢,并造谣说杨有元有精神病,还勾结赵桂保、丁彩兰将杨有元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

2000年万炜将手铐交吸毒犯,授权可以任意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李丘珍被吸毒犯打得鼻子、脸鲜血淋淋。法轮功学员杨春兰拒绝上楼搞劳动,被吸毒犯揪着头发从一楼拖到三楼,头皮都扯掉了,当场昏死,万炜还骂她装死,并命令吸毒犯将她用两张方凳架住,将一只手吊铐在窗户上。寒冬腊月天,胡月辉被铐在走廊的窗户上二十多个昼夜,腿肿得鞋穿不进去,万还喊来男特警用大皮鞋踩她的脚,用方凳子的一个脚压她的脚,胡痛得昏死。万炜因迫害法轮功得力,几度立“二等功”。

万炜自称是劳教所的首富,但万炜值班时吃加餐(方便面)都由吸毒犯供给。万炜长期勾结刑犯倒卖香烟,市场上只卖三块多钱的白沙烟每包二十根,在牢房里每根就卖二十多元。二大队四百多个吸毒犯,她们吸的香烟都是万炜倒卖进来的。万炜巧取豪夺,大发牢狱之财。

为保高额奖金,为往上爬,万炜强迫队员每天要做二十小时以上超负荷劳动,有吸毒犯受不了,被逼得跳楼自杀,而万炜还被评为全国的三八红旗手。

23、范印巧,女,四十岁,原七大队警员,现任一大队中队长

七大队成立之初,范就极其主动地协同丁彩兰、衣金娥强行“转化”修炼者。2001年,范提为一大队中队长。五十多岁的常德市大法弟子王晓燕拒绝参加劳动,范指使吸毒犯将王拖到车间门口,衣裤全部磨烂,身上多处受伤。抬着王晓燕上楼时,又故意将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如此反复几次,导致王晓燕长时间不能行走,腰直不起来。

2004年,范应巧又调回七大队任中队长,对正在绝食的大法弟子曹建平、祝立薇、杨小明、肖敏华、喻颖祝等几十人野蛮灌食。

恶警范应巧、彭金文组织四个吸毒人员对湖南湘潭市57岁的法轮功学员徐少安进行迫害,拿生产用的针扎她的十指,从指甲盖下插入至关节,当场昏死过去。醒来后恶人继续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吸毒人员叫嚣:“只有打你,打得越重,我们才能被减刑”。徐少安的脸被打得变了形,仍不肯写保证。恶人再出阴招,在徐少安的饭内下了不明药物,致使徐少安突然精神失常。如今徐少安已被家人接回,但已成疯人。

24、赵帅群,女,三十二岁,现任七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赵帅群最早给人的印象稳重、善良,从不接受劳教人员的钱物,犯人们对其都很敬重。2002年调离二大队时,数百名劳教人员流着眼泪为其高唱《好人一生平安》,人都看不见了,歌声还在高空回荡。

赵帅群调到七大队负责内勤,早期对大法弟子也还算和善,如:大法弟子文惠英绝食数天,每天被强行灌食,只有赵用手指慢慢掰开牙齿,再用小勺轻轻往里喂,大法弟子明显感到赵帅群尚存善心。二年后,恶警们一个个因迫害法轮功步步高升了,而赵帅群连内勤工作也不让搞了。赵帅群终于发现,只有与恶党同流合污,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才能在白马垅出人头地。赵帅群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开始打骂法轮功学员,还积极在幕后出谋划策,这一转变,效果立竿见影,2003年赵被恶党提到了七二队中队长的位子,从此走上了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之路。

赵帅群编写教材,用诬蔑陷害的恶毒说词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洗脑。2006年赵帅群调到七大队一队任中队长,七一队是严管队设有“攻坚房”,赵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刘丹、刘菊花等都多次被打得口吐鲜血。大法弟子想唤回赵的良知,抱着慈善之心对她讲真相,赵帅群不但拒听,反而加重了迫害手段,如对法轮功学员李甲菊的迫害:

李甲菊,50多岁,湖南省永兴县黄泥乡人。因修炼法轮功,曾在白马垅劳教所关押迫害,死里逃生。2006年元月李甲菊再次被绑架到白马垅劳教所,被恶警灌屎尿,嘴里堵卫生巾、臭抹布,不准睡,罚站、罚蹲,不准上厕所,寒冷的冬天往身上泼冷水,昏死苏醒后,再毒打,嘴用透明胶带封住,不准哼,不准喊。目前李甲菊被折磨得危在旦夕,劳教所仍拒绝放人。

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使许多象赵帅群一样曾有点良知的人民警察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堕落成了残害人民的恶魔,它们选择做中共帮凶的同时就是选择了陪葬,其结局一定是可悲的,这不能不让人痛心。

25、王玉兰,女,劳教所医务室主治医生,已遭恶报死亡。

王玉兰是劳教所医务室主治医生。2000年以来,王玉兰积极配合赵桂保、卢咏泉夫妇强行给坚定的修炼者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上百人伤残、神经错乱。作为一名医生,本应该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王玉兰却选择了追随中共杀人,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专业刽子手。2004年,五十五岁的王玉兰刚刚办理退休,就患肠癌遭恶报死亡。

26、袁佳,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普警,现提升到劳教所直属队任副大队长。

27、方芳,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普警,已调长沙工作。

28、欧阳秀,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普警,后提升为七大队三中队队长,现调长沙女子监狱工作。

29、龙利云,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普警,现已提升为七大队二队中队长。

30、祝晋梓,女,二十多岁,原七大队普警,现已提升为某大队中队长。

31、史永清,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2、李凡,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3、彭金文,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4、谭洁,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5、肖莉,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6、唐格丽,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7、陈敏,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8、唐璐云,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39、朱蓉,女,二十多岁,七大队普警。

40、郭元青,女,劳教所三大队普警。

41、潘向东,男,三十多岁,特警队副队长。

42、刘杰,男,二十多岁特警队副队长。

43、卢春明,男,三十多岁,特警队警员。

44、刘霖,男,二十多岁,特警队警员。

以上二十名恶警如同中共的豢养的疯狗,要它们咬谁就咬谁。它们对上百种刑罚烂熟于胸,伙同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灌屎尿、灌辣椒水、用衣叉戳阴部、穿约束衣、电棍电、不同姿势吊打吊铐等等成了它们的家常便饭。为取得“转化”成果,上百种刑罚被它们轮番使用,歇斯底里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这群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的恶犬,犯下了的人神共愤的极大罪恶,它们丧尽天理良心的同时,也丧尽了自己的未来。它们其中大部份人不断遭受恶报。袁佳有一次准备去广西“传经”出家门口就摔掉四颗门牙。还有的生下了畸形子女;有的摩托车被撞,夫妻双双几乎丧命;有的新婚怀孕流产;有的得了重病──这些邪恶的生命为了眼前的利益,不顾神的警示,一意孤行。

45、王焕新,男,四十多岁,现任管理科副科长。

46、朱志光,男,四十多岁,现任卫生科副科长。

47、易好奇,女,四十多岁,现任三大队的中队长。

48、张燕平,男,三十多岁,原任一大队副大队长。现回特警队。

49、陈伟,女,四十多岁,劳教所餐厅管理员。

50、熊艳湘,女,三十多岁,现任一大队中队长。

51、刘志光,男,三十多岁,教育科副科长。

52、黄萍,女,四十多岁,现任一大队中队长。

以上八名恶警,七年来曾在不同时期,不同的岗位,残酷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它们有的十多次变换岗位,走到哪里就把迫害带到那里,从未停过手。这里对其罪恶虽未一个个曝光,但是他们对法轮功所犯的罪孽是深重的,有的目前还在继续着。大法是慈悲的,再给它们一次机会,希望它们能悬崖勒马,不要死心塌地的做中共恶党的殉葬品。

窥其一斑,知其全豹。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是中共邪党统治下的中国数万座监狱、劳改队、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的一个缩影。本来这些地方就是残暴中共最黑暗的地方。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与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以来。这些地方自然就成了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这些地方的流氓恶警们,在中共流氓集团的高压威逼、名利诱惑,谎言欺骗等等毒害下,丧失了最低的人性道德,一个个变成了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的天理。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把江泽民和这些流氓恶警们送上历史的绞刑台。

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邪党对外出卖国土,屈膝卖国;对内残害百姓,血雨腥风,巧取豪夺,拼命敛财。当今中国社会从上到下,无官不贪,无官不腐;个个冤案如山,处处民怨沸腾;警察是流氓,公安是土匪,警匪一家,盗贼蜂起;娼妓满街,道德沦丧;工厂倒闭,农村失地,工人失业、农民背井离乡。看!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天灾人祸,接踵迭起,上苍警示,天怒人怨,促人惊醒。人神共愤,天要灭共,一千八百万退党大潮涌动,中共流氓邪党解体在即。这个罪恶的社会即将结束,人类将迎来善良战胜残暴,光明驱走黑暗的伟大时刻!人们啊,为了救人,更为了救己,快快醒来吧!退出邪党,拯救自己,解体中共。迎接人类的新生。

(附)中共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有关部门和个人电话号码:
黄用良:党委书记13908439030
赵桂保:副所长 13607332316
丁彩兰:副所长(原迫害法轮功大队的大队长)13873335286
王年华:管理科科长13707338135
王焕新:管理科副科长 13973340139
谭湘谦:管理科副科长(原特警队大队长)13607332306
龚超莲:教育科长兼劳教所所长肋理13807335201
卢咏泉:生卫科长(赵桂保老婆)13873332866
彭真品:政策研究室主任(原教育科科长) 13607332300
符 军:办公室主任 13873332868
刘 健:纪检书记 13873332808
焦久安:纪检副书记13337339009
徐巧利: 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13873331901
郑 霞: 迫害法轮功队的大队长13873332852
贺玉莲: 迫害法轮功队的大副队长13873332877
谭美萍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017334442
黄俐平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574268820
龙利云 迫害法轮功队中队长 13973326662
唐璐云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89573
祝晋梓 劳教所某大队中队长 13873389573
宁 丽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07336126798
李 琛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36597
肖 莉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973373115
彭金文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574203446
黄 明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27000
李 凡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4157084
史永青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30165
唐格丽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15036
谭 洁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19709
袁佳慧 劳教所三大队副大队长 13975313658
赵帅群 迫害法轮功队中队长 13873360960
陈 敏 迫害法轮功队警员 13873330960
刘 洁 特警队中队长 13873330971
熊艳湘 劳教所一大队中队长13873330585
卢春明 特警队警员 13873336590
唐红梅 劳教所医务室医生 13873396456
宋江勇 特警队警员 138733368736
宋利军 劳教所医务室医生 13873395360
朱军英 劳教所医务室医生 13873331901

劳教所电话:0733_8634800 (总机)
行政处:0733-8634811
管理处:0733-8634601
教育科:0733-8634602
纪检办:0733-8634819
劳教所邮政编码:412000 (区号:0733)
通讯地址:中国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