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真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对于修炼,以前的我是一无所知,有也仅仅是来源于电影电视中的神话故事,加上受中共恶党“无神论”的影响较深,对这方面内容很少涉及。当我有幸遇到大法之时,却不知怎么去修炼这部大法。师父把什么都压到这部大法书里了,可我却把这部大法书当作普通书和学习知识、技能的办法去学了。结果虽然“学”着《转法轮》,但是却始终在门外徘徊,虽然我那时已经感到不一样了,师父真正把我当弟子带了,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当好这个弟子,走了许多的弯路。

通过读同修的交流文章以及向内找,我逐渐对正法时期的修炼有了一个整体上的认识,不再把一些事情当作单独的事情去考虑。其实每一件事都是和修炼息息相关的。从此以后,我感到我真的是入门了,大的方向自己就能掌握了,而不是完全摸不着东南西北的,我感到我再也不会偏离修炼很远了,稍微偏一点儿自己就能感觉到不对劲了,并能够立刻想办法转回来,不至于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或出现什么损失。我觉的这就是明白了如何修炼的好处吧,但是方法永远也不能替代真正心性方面的提高,而且大法弟子学好法是最重要的。下面我就做的三件事这三个方面去说一下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一、学法

一、如果这一段时间常人事多或有关证实法的事多了,影响到自己的提高,想着“等忙完了再接着修炼”,那就完了,这些事就永远也忙不完了,而且愈加麻烦。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之一就是想让我们远离大法,在常人中表现出了各种表象,其中之一就是利用工作上的“忙”来使我们远离法。这种方法是最不易觉察的。如果不能认清这种假相背后的邪恶因素,总用常人的眼光去看修炼,那就会“忙”的没完没了。

我自己最长的一次“忙”了一年的时间!其间夹杂着名、利等很不好的心,这是多大的损失啊!我们的使命就是来证实大法并救度众生的,没有任何“忙”可以阻碍我们做好的使命。当这些“忙”在起干扰作用时,我们绝不能放任它,它再忙的起劲,我们也不能让学法炼功受到影响。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一炼功周围的环境就不静了的事情,就看我们能不能坚定下去。如果环境一乱我们就不炼了,那环境永远也不会静的。同样,如果一“忙”我们就把修炼放下了,那么“忙”永远都会干扰着我们的。

与之类似的还有这样的表象,提前用常人的理给我们心理上施加压力:到什么时候就要大“忙”一场了,做好准备!这时我们认同吗?如果认同就会自己主动放弃,想着:哎呀,到那时那么忙,学法修炼肯定保证不了了,得放几天了。这就正中了邪恶的圈套了!

二、还有一个和上面这个问题很接近的一个事情,那就是我们的心是放在大法中去看待常人的事情(工作),还是把自己的心放在常人的事中间去看待大法的事。我以前总是觉的修炼的事是从常人事中挤时间做的,这样想时其实内心深处的潜台词是:“常人的事主要,修炼的事次要。”因为人心里中总是把一件大事放在很充足的位置上优先满足的,大事的主体满足了以后,再挤一些东西出来分给次要的事情。比如我们要在一天之内必须做完两件事,一是买汽车、二是买点菜,那么我们一定是花充足的时间在各个汽车店内,然后在剩出的时间里买菜,买菜的时间一定是从买汽车的时间里挤的,多了多用,少了少用。那么我们在面对三件事与常人的工作时,把哪个当作买汽车把哪个当作买菜呢?(比喻不是很恰当,仅说明这个意思)。我们在实际中又是如何摆放这二者的位置呢?我感到我们应该是从修炼中挤时间做常人的工作,而不是修炼的事要从常人事中去挤,挤出来了就有,挤不出来了就没了,好象没有一点保障,这说明自己的心并不是放在大法上,而仍放在常人中。

三、读书就能提高。读大法书就是修炼的一部份,看大法书和看普通书的意义和作用那是绝不相同的。我记的在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中提到把大法书中的法理当成常人书中提出的目标,看完后,就不常看了,而是觉的哪方面达到师父在书中的要求了,然后再去看,觉的那时才能看到师父说的更深的理。我以前也是这样认识的,把有关的法理当成一些要完成的目标然后就不怎么看书了,心里想着怎么达到这些目标才行。但实际上能达到吗?达不到,我在得法初期抱着这种错误认识足足两年,这两年大法还未遭到公开的迫害,所以是黄金时间啊!可我却几乎没什么太长足的進步,很多心我能发现它,但却毫无办法去掉它。是啊,没有法的熔炼,凭自己的力量怎么能把那些花岗岩一样的物质去掉呢?!要得到法的熔炼,就是看大法书,而且要长时间的看,和炼钢一样,一块铁,刚烧红就拿出来了、刚烧红又拿出来了,总是这样什么时间才能炼成钢啊?这其实也是我想说的第四个问题。

四、学法必须学進去、学够一定量、一定时间、能進到心里、学法时心里能不再想常人中杂七杂八的事,学完时应该是心静如水的。

学法不能象完成任务一样,必须真正入心才行,我曾有近一年的时间知道师父一直要求学法不能松,所以每天“坚持”“抽”时间学法,但却学法不入心,每天看上几页,一边看还一边脑子里翻江倒海,名利情什么都有,看几行脑子里就翻点别的事,看个几页就算完了,还觉的:嗯,今天“学”法了,三件事中的一件事我做了。简直就是完成任务似的,首先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其次不知道怎样才算“学”了这一次法。

后来我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才觉的学的太少了,但是觉的两讲看不完,所以我定的是尽量完成每次看完一讲,然后严格区分开学法和工作的时间,回家的时间就是学法做三件事用的,上班时间就多考虑一些工作的事情,做三件事的时间可以占用上班的时间(发正念、讲真相),但工作的事情一般不带回家,这也就是第一点里说的怎么看待修炼和工作的比重的问题。这样一来,学法的效果才有所保证。另外我还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把每天的心得、发现的问题记下来,如果几天都没有新的认识了,那就是说明学法放松了或者哪儿出问题了,赶快找一找。我觉的这也挺好,其实有条件的同修都可以这样做,写完了哪篇心得觉的不错,还可以发到明慧网上和大家交流。

五、必须要在心里明确一下,自己的“信”到底是什么样的。没有对师父对大法的确信、坚信,所谓的修炼就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其实我上面提到的问题都是出自于这个“信”做的不够,我以前觉的我“信”师父、“信”大法,但实际上我不是,我的心好象藏在一个盒子里,盒子上写着“信”,但是真正打开盒子一看却是“半信半疑”。所以这就要求我们不要似是而非的打马虎眼,真正找个时间想一想、看一看,自己究竟对师父讲的法信的成度是多少,相信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吗?相信有神、佛吗?想完了把那些怀疑的心、半信半疑的心扔掉,必须确信师父讲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才能往上修哇!才能在许多问题上明确的進行取舍啊!一点心不纯都会走上旧势力的路,更别说半信半疑的心了。

针对这个“信”,想想师父到底讲了哪些法理,这种“信”是理性的思考而不是盲目的,经过学法思考后,我想大家会在信上有一个明晰的认识:师父讲的真是真理,绝不会错的。那么就放下心来,全身心的去相信大法、接受大法的熔炼,不要再对大法有任何的保留,只有这样我们的修炼才有了一个基础,才能有实实在在的進步呀!

六、在大方向上,根本性的看法认识上必须要正确。否则就会走向旧势力的路,就可能被旧势力迫害。只有把这种根本性的认识转变过来,各种迫害才会被彻底解体。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有许多同修在不同成度上遭到了旧势力的迫害,我个人觉的对这件事情進行正确的认识是很不一般的,它是新旧两个宇宙很重要的不同之处,正因为它不同所以对它的正确认识就变的非常的重要。如果认识错了,就等于同意走旧势力的路,按过去的方法“修炼”,最后没有结果,“不了了之”。所以在思想上不能给这些无理的迫害留位置,不能考虑什么事时先给迫害留个位:如果有人迫害我了我如何如何办,一定要从根本上否定它。如果确实关系人身危险,可以考虑一下如何避免一些显而易见的危险,但绝不能想“万一迫害到了如何如何”,这样一想就等于为这个迫害的存在找了座位了,让它呆在自己空间场里了,这不危险吗?这一念是认同旧势力的,那你无论干什么都是走向旧势力的陷阱,多么可怕啊!所以在大方向上必须知道如何对待、认识它,否则就可能危险重重。

比如,在我刚刚走出来时,由于受到旧势力的迫害,我不是想着如何在现有的环境里慢慢把环境扭转过来,而是很轻易的就选择了流离失所。后来走了弯路,单位让我继续上班,但我却怀着人的情,觉的对不起师父,还有自己的面子心,又选择了辞职另谋职业,这是“回避”矛盾啊!这一下正中旧势力下怀,结果辞职后的几年间收入逐年下降,工作不是总也找不到就是越找越差,甚至连在一块儿的人都奇怪:怎么我们没有文凭还能找到个千元以上的工作呢,你拿着文凭又是政府机关工作过的,怎么能连个工作都找不着呢?这使的自己证实法的事情受到很大干扰。本身我走出来的就晚(二零零四年初)结果又有两年颠沛流离的,什么事情也没做好,在这么宝贵的时期失去这么多大好时光,教训太惨痛了!可这都是我在这大方向的选择上错误造成的,我没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走的是旧势力的路。

直到二零零六年初,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终于发现我没有做对,我终于解开了一直困扰着我的困惑:为什么我在这条路上走的这么艰难,全是些跟修炼没太大关系的经济困扰,并且这困扰已经到可以让我的家庭破裂、得卖房子来还债的地步了。原来,根本性的方向就是不对的,证实大法的基础是心性的提高,心性认识上提不上来,认识不到问题(并且属于这种大问题),结果还是走在旧势力的路上呢,那当然会越走越困窘了。就象东面有一片果林,我住在西边不远,我本打算把房子搬到一个离果林近点儿的地方,但是我在搬家时却又向西搬去了,每搬一次就离果林远一些,吃果子就愈加困难,但自己却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自己想要做的事和实际做出的事一致吗?所以建议还处在较大魔难之中的同修,都能好好看一看自己在大的事情上、问题上到底是怎么选择的,怎么考虑的,走的是不是师父让我们走的那条路,不要脑子中一闪觉的没错,只能这么干,要把常人心放一放(名利心、面子心、情先搁下来)仔细想想,再确认一下,如果不是这样的,那就考虑走回师父想让我们走的那条路。

我在检查我当初确定走这条“从新找一份工作”的路时发现,我当初有面子心、有名利心,并且由于是到外地经济好的地方去,家庭环境基本上放弃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对的,我并不是明确的被当地邪恶部门注意的,所以脱离家庭环境就是不对的)这些心加到一块才做出的辞职决定的。那么这条路能对吗?怎么会不受到旧势力肆意的迫害和干扰呢?!发现了这些,我决定回家去做证实法的事。经过一段时间准备,事情進展的比较顺利,这期间我多次清楚的感到师父的鼓励和帮助。只要弟子的路走的对,那什么事师父都能帮啊!

七、修大法的最大好处就是什么事情自己做主,但是我们有时却不“想”自己做主,总“想”让“人”的理或者让“旧势力”的理做主。修炼不就是真正让自己的一思一念成为“神”的一思一念吗?修炼以后,任何事情都要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上去认识,这样才能让自己始终保持内心的清静,心不在其中,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受常人世界过多的干扰。

八、在平时修炼中,心性提高,事情就办的快办的好;心性不提高,事情就很可能出现问题,甚至有些是无法挽回的损失。在这个特殊时期,邪恶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哪里有什么问题就来钻空子,所以我们就必须时刻注意不能在心性上给这些邪恶因素任何可乘之机。

我发现每一次当我做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和修炼有一定关系的事情时,都同时面临着一次考验。在一些我心性达不到的方面的事端开始出现,这时往往很重要,如果心性提高一下过去了,那么事情就進展的很顺利;如果心性上没提高,心性过不去的情况,那么事情就会出现阻挠或者损失,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了。有时是在办什么事时,家人或谁和我发生争执,如果我心性没守住动气了,吵起来了,那么那件事就会出现一些根本意想不到的问题,而且问题大的几乎能使整个事情失败;如果过去了,那事情就会顺利或向好的方向转变。

我为了有一个工作,决定开个小店做生意,其中有几天要印一批宣传彩页,但是那几天欲望特别强,动不动那种事就往脑子里去,但是我没有下决心去掉它,只是压制着不想,心里不想放弃。结果,彩页印出来后,发现有一个地方背景跑到字上面,把几个很主要的字挡住了,但是在设计时,我们都清楚的知道那个图案并不挡那个字的,后来印刷厂检查后说传过来就是这样的,彩印店也说他们干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同一个图层,别的图案都在下面,只有这个图案跑到了字上面)。我看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与我不想提高心性有直接的关系啊!

但是,有一点,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心性应该是通过学法归正的,而不是旧势力的强迫、强制,旧势力没有资格来插手我们的修炼,我们哪做的不好,我们有我们的师父,也用不着旧势力管我们,所以对旧势力的干扰破坏我们是绝不接受的。不是说我们哪做的不好,旧势力破坏一下就应该了,没有那回事!但是我们一旦哪真的做不好了,很可能会招来它们的破坏。由于这里有我们心性上的问题,所以我们一般不好排除这些破坏的存在,就可能会给各种事情带来不必要的损失,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清楚的明白。

二、发正念方面

如果自己碰到了什么问题,发正念可以起一定的作用,还必须要提高心性,这才是解体各种问题的根本,因为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才是各种麻烦、迫害得以存在的根源。当然随着正法的進程达到这一步上,让同修们帮助一起发正念,也会使事情立刻得到转变,毕竟旧势力的干扰是不被师父认可的。但是有些心性上的事情,就不能光靠发正念了。

我刚开始走出来证实法时,天象塌了似的,邪恶因素用各种方式来干扰我,我当时是有怕心的,不时闪过的怕这怕那的念头,没能引起我足够的重视,我只是加大发正念的力度,以为只要发正念就可以把这些“麻烦”、“迫害”消除了,但是我的怕心还在呢!结果能好使吗?就象一个同修交流文章里提到的:一个小弟子告诉家人,你光发正念也不行呀,你的怕心还在呢。

三、讲真相方面

我讲真相做的比较薄弱,讲的不多,很多时候讲真相仅仅局限在发破网方法的资料,在这方面我做的不好,经验也不多,只有一点,我觉的比较重要,就是做某件事的时间长了有时会有一个完成任务的感觉,哪天没做就好象少做一件事似的,但是这种表面的“责任感”里却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分清,那就是“哪天没做时想的应该是今天有多少个人没有得到救度的机会想办法补救”,千万不要想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呢。讲真相是修炼的一部份,不是常人中的任务,也不是常人中的工作,如果把超常的事情当作常人的事情去对待,那时我们的心性在这一点上就是常人式的,那么什么事都会出的。讲真相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这一点一定要明确每时每刻都应该明确的,作为讲真相的唯一目地,就是救人。

以上就是我对修炼的一些认识。我自己做的并不好,我要在以后的路上走的更好,不让师父失望。我把这些认识写出来希望能和大家交流,哪里认识的不对,请同修们慈悲的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