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人三退要一退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

  • 劝人三退要一退到底

  • 我劝人三退的一个方法

  • 劝人三退要一退到底

    因为我们这个地区比较闭塞,同修少,联系的又少,与同修见一次面就觉的很难得,也很珍惜交流的机会。前年四、五月份吧,农村同修老黄来县城找我。一见面,我就告诉他三退的事,他很爽快的同意退出邪党的团组织,我又问他入没入过邪党,他想了想说:“没有。”可我心里总觉不踏实,反复问了几遍,他都肯定的说:“没有。”送他走时,我对他说:“三退的事很严肃,一定要想清楚,要退就退彻底,别留尾巴,你再好好想想入没入过邪党?”他看我说的很郑重其事,就又想了想说:“没有。”

    去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和妻子(同修)一起去他那儿。他先讲了昨晚的梦:一条很粗的蛇从他的脚开始向上爬,到喉咙眼那儿时,憋的很难受,他一骨碌坐了起来,发发正念后又躺下了。他问是怎么回事。妻子问:“以前入没入过邪党?”他说:“以前当过村干部,入过党,因为不听组织调动,被开除了。我一直认为已经不是了,去年小杨反复问,我就说没有入过。”我接着说:“你说了不算,在党文化中开除的也不算,那个兽印并没有抹去,只有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了声明才算表明心迹。”他听了后,爽快的答应退出。

    我有个同事,和他相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问他入没入过邪党及其附属团队,他一直说没有。有一次和他单独相处时,我对他说:“象咱们这个年龄,没有入过(邪)党这可能,说没有入过团也可能,上过学的没有入过队有点难以置信。”他笑了笑说:“确实没有戴过红领巾,老师让自己做,家里没钱,就没有做,后来老师给每个学生发了个红缨枪玩。”我笑着说:“这不是变相的承认了吗?也没啥用了,退了吧。”他也笑着说:“可以。”

    劝三退,要抱着对众生、大法与自己负责的态度去做,要退彻底。要问清楚是几退,上了岁数的,要问入没入过红卫兵。只有退的彻底,才能彻底抹去兽印;如果能進一步阅读《九评》,就一定能摆脱“党文化”的精神束缚与共产邪灵的控制,获得思想自由。


    我劝人三退的一个方法

    可以这样对人讲:“假如说,我告诉你还有三分钟将要发生地震,你跑还是不跑?”不管对方怎么回答或如何反问,你可以接着说:“分析这个问题,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的地震了,我说准了;另一种是没地震,我说谎了。而你的回答也无非有两种选择:一是跑,二是不跑,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等待、观望,看我跑没跑,看大家跑没跑,以决定你的判断是跑还是不跑,因为三分钟的时间太短了,你仍需马上作出以上两种选择的一种。那么,我帮你分析一下,第一种可能:假如真地震了,如果你选择了跑,那么你将获得生命;如果你选择了不跑,那么你将失去生命。第二种可能:假如没地震,如果你选择了跑,那么你会觉的被人愚弄了,失去了尊严;如果你选择了不跑,那么你会觉的自己很聪明,没有被别人戏弄,是对自己聪明和尊严的无比炫耀。那么权衡这两种情况的利弊得失,生命与面子对你来讲哪一个更重要?当然是生命,既然是生命,为什么不选择跑呢?当然真到那个时候你也一定会选择跑的。”

    接下来继续说:“这无非是个游戏,谈不上是测智力,倒像是一个理智分析题,也因为是题,就不是真的。下面可切切实实是一件真事,真真切切的一件事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大家都在相传,天要灭中共,现在全球1700多万人已经通过网络宣布退出了共产党、团、队组织,在你身边的人也许就已经退了,不过你不知道,因为这个形势,大家心里知道,嘴上不敢说而已。现在社会上盛传三退保平安,不退的话,将被清算,做共产党的陪葬。也许你不信,可世上都在传,人传人,亲戚传亲戚,朋友传朋友,你的朋友也不少,难道就没人说给你听?是真心朋友吗?我是真心为你好,冒着生命危险才告诉你的,请你再三思考我的话,看看这个变异的世道发生着多大的变化。也许你认为你是个共产党的佼佼者,官虽然不大,位虽然不高,但还算个统治者,吃着俸禄,想着清福,有票子,有车子,有权位,有实惠,如果革共产党的命,那不是革自己的命吗?很多当官的都这样认为,可你想过没有,革自己的命总比你失去生命强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金钱名利与生命比起来算得了什么,保命要紧,退了吧,现实生活中的你什么都不受影响,真名、小名、笔名、化名都可以,我可以帮你退。这个形式要走,人认为是走形式,可神不这样认为,神清算共产党的方式与人不同,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信神,那么共产党完了,按照人的思维方式,另一个别的什么党执政的话,你还是共产党的一员你不也得受清算吗?退了的话,网站上的名字可以为你作证,将来你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说了这么多,为了什么,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还是为你好,退还是不退,时间可不等人啊,表个态,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