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助我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早上六点半,电话铃响了。丈夫(常人)接完电话告诉我:他的老同学(当局长的)出差到我们这里,请他去喝茶,叫带上我。我一听马上说:“好哇,带我去吧。”心里想的是:救人的机会来了。

我问清楚这位局长的名字(我不认识他),趁丈夫洗刷穿衣的时候,我盘坐在师父法像前发正念:彻底清除***头脑中的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我今天一定要让他认清共产邪灵的邪恶本质,退出恶党,让他的生命得以救度,请师父加持。出门前,我丈夫好象知道我的心事,低声而严厉的说:“待会儿你千万别乱说话,他一家人都是共产党的官,不会接受你讲的什么真相的。我笑着说:“你放心,该说什么我知道。”

这位局长很热情,也很健谈。酒店的厢房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出于礼貌,我脸带微笑静静的听他讲,想从他的话中找到讲真相的切入点。当他讲到他这些年来如何帮助有困难的老同学,在计划生育工作中,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时,我说:“你为人热心,善良,所谓善有善报,我想你的家庭一定是很幸福的。”他说:“是呀,我儿子也很善良、很出色;我老婆以前有心脏病,常发作,现在她经常拜佛念经,就健康起来了。”我赶紧接话题说:“这当然啦,人一信佛,就必定心善,心善就必然为他人着想,就不会为名利与人争斗,那么他的心自然会平静、安宁,体内的血气运行就会通畅,阴阳也会平衡,身体自然感觉舒服了。”他说:“看来你也是常走佛门的人啦!”“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他听后似乎有点意外,脸沉下来不言语了。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你讲真相中稍微讲高一点,我告诉大家,你就不是在救度众生,你就是在往下边推众生。”(《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于是我就把大法教我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讲出来。我丈夫也帮腔:“是啊,我眼看着她治了十几年治不好的皮肤病、胃病、便秘一炼功就炼好了。”他说:“真的?”“当然真的啦,不然怎么会那么多人学?我一个朋友的女儿五岁多得了脑瘤,头疼的孩子很惨,医生让动手术,她一是没钱付手术费,二是怕危险。在危难中有熟人介绍她母女学了法轮功。女儿很快感觉头不疼了,母女都很快感到无病一身轻,全家人欣喜若狂,庆幸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不准到公园炼功,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她连续几夜站在自家的阳台上对天流泪,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让百姓做?后来不管邪恶怎样造谣诬陷、干扰迫害,都动摇不了她们学法炼功的信心。现在她女儿读初中,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很多学员去北京上访就是想告诉政府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健康,要求政府给百姓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而已。炼功人绝对没有什么政治诉求。”他听了不住点头。

师父讲法中说:“当前你们讲真相中只要讲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恶党对中国民众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啊,讲到恶党历史上对中国人的迫害、对世界各共产邪恶主义阵营民众的迫害,现在同样对大法弟子也是采取的同样迫害,这就足矣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我时时记住师父的教诲,就一下子把恶党历次运动害好人的事讲了出来。讲到“反右”时我说:“右派个个都是国家的栋梁,社会的良心,它硬说是反革命,非打倒不可;文革中好人、能人都要整倒整死;‘六四’的爱国学生血流成河,他们只是反腐败,何罪之有?却遭此惨死?学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追求健康,这是人的信仰,人的基本权利,它却用栽赃嫁祸(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方法,以造谣诬陷之词为借口对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极其邪恶的迫害。你说这共产党几十年来专害好人,我们的国家能好吗?我们的子孙的未来能好吗?”他一边点头一边说:“是啊!”

沉思片刻他突然问我:“你说李洪志是个什么人,能创出这个法轮功?他们为什么要害他?”我很平静的脱口而出:“岳飞那么忠,为什么宋皇还杀害他?岳飞那么忠为什么保不了大宋?因为天要灭宋啊。‘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你想岳飞是一般的人吗?我师父李洪志老师在中国传功,使一亿中国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现在又把功传到八十多个国家了,这些国家的政府都感谢师父和大法给他们国家带来祥和、给人民带来健康,世界各国奖给大法和师父的奖项有一千多了。你说我师父是一般的人吗?全球唯有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成了中国最大的人权污点,迫害手段的残忍(活摘器官)已成了全球邪恶之最。中共专政几十年对人民、对神佛所犯之罪已是罄竹难书了,天还能不灭它吗?改朝换代都是天意呀!”他说:“是啊,百姓人人都知道是共朝末世了。”

我接着说:“所以现在大纪元有个退党网站,专门是让好人在网上声明退党的,从中央到军队到地方,现在都有一千七百多万人退出了。退出表示不与其同流合污,选择的是道义和清白,明白人有良知才有美好的未来。但是为了众生的安全都用化名。局长,您也用个化名退了吧,退了保平安。”他马上点头说:“好好,我姓汤,就叫汤平安吧。”我心一阵欣喜:一个生命得救了。接着他说:“能帮我儿子、老婆、母亲退吗?他们也是党员。”我说:“你能保证让他们自己同意才有效。”“我回去跟他们说,他们肯定同意的。”他很有信心的说。于是他分别给他们起了化名,让我一定记住帮他们退。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那四个名字你记住了吗?”我马上给他念了出来,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关系到你们生命未来的美好,我决不会忘的。”他这才放心的笑了,临别时我把护身符和真相资料送给他,他非常高兴,小心揣進口袋里。

这件事使我体悟到:只要遵照师父讲的去做,坚信正念的威力,定会让有缘人得以救度的。

近日点滴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