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经历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我从小就长的瘦骨伶仃,天生体弱多病,而且多灾多难。有一次掉進了干井里,恰好井里有一条死狗,它的尸体托住了我;有一次掉進了水渠,幸被一路人救起;还有一次在山上砍柴,滑了下来,被一块大石头截住……。

父母为我担心,想了许多办法。他们开始信“神”,在家里供“大仙”,到处找“仙姑”给我看。我身上挂满了各种“大仙”给的“护身符”,当然都没有效果。刚上高中时,一次坐车去学校,沿途经过一个小庙,庙里穿白衣的菩萨清清楚楚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到校后,我就昏昏沉沉,似睡非睡,浑身无力。因为这样的病医院查不出来啥,母亲只得又去找“仙姑”。“仙姑”说:你的孩子前世是一名浇花童子,偷偷的下界来了,上面已经找了很长时间,现在终于找到了,所以要带她走。母亲听了忙问有没有办法破解,“仙姑”让母亲拿了一件我的衣服,又做了一个纸人。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午休时,刚躺下合上眼,还未入睡,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呼呼的风声,看见一位道士模样的人走过来,和善的说:“孩子,你要记住这几句话……”因为害怕,我告诉自己不要听。这时,从空中又走来两个戴尖帽子的人,拿着一条锁链,飘飘悠悠的,就把锁链往我脖子上套,我挣扎着,想要睁开眼叫出声来,却无能为力,眼看着他们从我身上带走了一个人,象纸一样薄。过了一会儿我才睁开了眼睛,感到肩膀和脖子都象被锁链锁过一样难受,肩膀疼了有半日才好,脖子也僵硬了很久。

这些不寻常的经历让我多少年来都非常困惑。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个看似偶然的日子,一名法轮功学员把一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放到我的手上,那一刻我突然感到头脑清醒、内心宁静、舒服,同时小腹中好象有东西在不停的旋转,我非常惊喜。后来看了《转法轮》,明白那是师父为我下了“法轮”。记的第一眼看到师父时,一种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好象在哪里见过?

看了《转法轮》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灾难。其实每个人在生命的轮回中都造下了业,吃苦才能消除业力,才会有德,有了德才能有美好的生活;另外,也明白了,为什么家人找“仙姑”怎么也看不好,那些“仙姑”根本不是什么“仙姑”,她们的身上都是狐黄白柳的附体,找了它们看,它们就借口管你,占有你的身体,所以才出现昏昏欲睡,头脑不清的状态,因为它们是阴性的,所以才招来了许多麻烦事。《转法轮》也解开了我的许多不解之谜:我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在等待什么?就是在人生的酸甜苦辣中感受吗?人来在世上,不是白白来的,是为了要返本归真,通过修炼返回到你原来的地方。我之所以第一眼看到师父就觉的熟悉,是因为我和大法很早就有着某种缘份,我就是为了能修炼大法才来的,虽然没有修炼,师父已经在保护我了,所以我才能一次次的死里逃生。

修炼大法后,在我身边发生了更多神奇的事情。

我有一个室友,她也是体弱,常犯“病”,也常找“仙姑”看,可都不见效。有一天晚上,似睡非睡中看见一男子裸体站在她的床头,她只能在床的一侧躺着,我想我修了大法了,不能让它这样对待室友,就起身揪起那个男子往地上一摔,它吐了两口白沫,化作一双鞋走了。从那以后,室友的病再也没犯过。

还有一位同事,也生了异病,我知道后,给她送去《转法轮》,并告诉她我的经历,她相信了,刚看书不到一半,就痊愈了。

奶奶现在八十多岁了,卧床十多天,滴水未進。我知道后,从外地赶回老家,一進家门请师父帮我,不一会儿,奶奶就有所好转,能吃饭了。家里人不知道,又请来了“仙姑”,要给奶奶看病,可一進我家就头痛难忍、抓耳挠腮、痛哭流涕,她说我家屋顶有个闪着金光的大罩,他们進不了门,又很难受。我明白是大法的正的能量场制约着,不好的东西才進不来。

我把我经历的这几件事写出来,希望人们能从更多的视角认识法轮大法,赶快清醒过来,不再受中共无神论的谎言的毒害,从而就能体悟到法轮大法的超常,大法的神奇也会在你身上再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