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将讲真相溶入生活的每一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日】

一.正念证实大法 否定旧势力迫害

我一九九七年五月喜得大法,四次進京上访,三次被非法拘留期间,被用皮鞭子抽、灌酒、逼抽烟、顶酒碗、带手铐等酷刑。女警连打带骂:“老死太太,打到炼人炉,你也炼哪。”我点点头。其中,第三次進京,我是骑自行车去的,被勒索了四千一百五十元钱。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判劳教后,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劳动教养院,被迫害了六十六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劳动教养院的全体女法轮功学员都被转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当时,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常人中有的是教授,有的是空军教导员,还有的是国际翻译和高级工程师,其中还有一位是某县的县长和一位宣传干事,只有我是小学没毕业的普通工人,跟我同室的女二所一室百分之八十是干部或大学生,有一名军医大夫。

第三次進京后,厂保卫科非法开除了我的工职。由于长期看不到师父的讲法,我稀里糊涂的走了弯路,上交了带在我心口处的真善忍胸章。

二零零零年八月六日,我被非法关押的期限已满。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找《转法轮》。同修们去看我,顺便带给我师父的新经文《排除干扰》、《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看了这三篇经文。《理性》经文中师父教导我们“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在这里师父是点到了我主动被邪恶抓走的错,并告诉我们要用理智去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师父发表《建议》经文后,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在马三家教养院玩的文字游戏、“假转化”错了。我曾和同修讲:“我在没修大法前,没学过任何功法,可以一条大道照直走,不用排其它的任何不好的东西。”现在悟到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记的当时刚被劫持到马三家时,每星期要检查一次身体,大部份同修因“转化”了,各种病都上来了。当检查到我时,说我高血压一百七十多,我马上告诉大夫:你们的机器坏了,我根本就没病。大夫说:没病你学法轮功干什么?我说:我学法轮功是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我也不是为了治病。这位大夫白了我一眼,从那时起再检查到我,机器就打滑。正念起着决定的作用。

二.严正声明 再次进京证实大法

经过四个多月的学法修心和同修们的鼓励,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写了严正声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第四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横幅,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喊完后,把横幅挂在了靠天安门附近的松树上,当天坐上返回本地的火车。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午,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到达本地。

三.利用一切环境和时刻证实大法讲真相

从二零零二年元月开始,我贴真相资料,从开始粘一张资料,到后来贴五张、十张,从开始送一本真相小册子到后来送五本、十本,从开始我自己做的三条横幅挂出,到后来从资料点取出的不管三条也好,五条也好,直接骑自行车沿路挂出,或在铁路线挂出。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挂横幅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份的某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在我们厂的游乐区里挂出了一条宽一米、长九米的大条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是救人的”挂出后,也不知是谁放了好长一挂鞭炮,正配合条幅的喜庆。

写严正声明后,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师父发表《如来》经文前后这段时间,我大约每周去两次资料点。请回资料后分类,该发给同修的,该我去做真相要用塑料袋的,随时放在身上,兜里放上两根粉笔和小号红色水笔,这样我就可以根据时间、地点,恰到好处的去做我想做的证实法工作。

我的做法是:遇到人办事或玩耍,你可以一边走路一边讲真相;遇到电线杆和大树就写“大法好”或“法轮大法好”;遇到羊肠小道挂几本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护身符等,一定用塑料袋装好,以防雨天。一般的路石头多,小树也很少看见,你就可以取出装好的红色水笔,在小树和光滑的石头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农村大山里放牛的路上特别干净,放牛人只是靠着大树看牛,有时间。我每天放真相资料,他们会每天都去取,一边放牛,一边看真相资料,回村后为我们神话般的弘扬,说法轮功如何厉害、神奇。还有农村的春秋两季的田间地头,都是洪扬法、宣传法、讲真相的好地方。再就是农村的婚礼,是讲真相的好地方,他们一大办,就是三天。如果你是本村的大户出去工作的,回老家参加侄男侄女,或外甥外甥女的婚礼,你住上两宿,能弘扬十里八村的没问题。讲真相、发护身符、发真相光盘都是当面進行。

在城里讲真相,其他功友有好多经验,我是这样做的。二零零二年,我厂决定搬迁市里,我在买房时,就开始发正念,救度众生放在首位,顺便买房。走街串户的买房,走街串户的发正念,走街串户的讲真相。有一次办理房屋证明时,到了某处派出所。他们办理手续时,我对着这个所的所有人员名单栏表像片发正念,铲除他们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

走街串户中有一位卖户得法(后因为修大法,被非法拘留三天)。走街串户中还有一位居士,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看过一遍《转法轮》,了解了真相,中午在她家吃过一顿饭,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在她家发的。市里三个月左右的工作结束了,马上進入搬迁入户。搬迁入户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主要靠做楼道卫生,冬季扫雪,邻里交往都能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给大家讲个真实的故事。那是二零零三年七月份,邻居的丈夫脑癌手术回来,我去看望,讲真相是我的本愿,谁知邻居的女主人没在家,她的婆婆外地来看儿子,我就把五十元钱和一张护身符“法轮大法好”交给了这位婆婆。当时她答应的很好,说谢谢等。第二天,我又去看望,得知护身符被婆婆带走,五十元钱给了孩子。两个月后,这位婆婆领着街道主任、便衣警察找我,被其他的邻居劝走。过后邻居告诉我,谁谁把你告了,你赶紧躲躲吧。

二零零二年的五月份的某一天,市里同修说资料短缺。想什么办法让新到市里去的同修看到资料呢?我就主动承担了这份工作,二百里的路程,不管天气如何都没挡住每周一次的资料输送。输送资料的过程也是和同修接触交流切磋、解决同修困难和整体提高的过程。

四.帮助迷失的同修

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辅导员,因种种原因,一直没走出来,病都回到他身上,住过几次院,打针也不见效。他的老伴偶然遇见我,叫我到他家坐坐。这位同修跟我说:现在一点功也没有了,我不行了,还把他的病笼统的介绍了一下。当他还想往下说什么时,我就接过话说:“你找几个同修帮你发正念,铲除你身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炼功人根本就没有病,你那点现象,“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你看过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吗?师父对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学员寄予厚望,功是不封顶的。我那里有四位同修,我回去后把你的情况说说,帮你发正念,你自己再和你附近的同修说一下。”两个月后,他的老伴看到我,高兴的说:老伴儿的病好了。然后又很神秘的说:“我经常陪老伴儿出去发资料,他一个人去我们不放心。”这位辅导员的老伴没修炼,都参与了讲真相和发资料的行列,我们作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更责无旁贷了。

在这里请允许我引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的一段法:“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

因为文化关系,此文几次搁笔又捡起,有不恰当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