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成利被非法关押勒索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有一次我到妹妹家去,她家被子上的布单掉了下来,我把布单盖回时,顺着被子掉下来一本书,拿起来看,是《转法轮》。我跟妹妹借了,把书拿回了家,我就这样得法了。

看书的过程中,我觉的这书很好。因我没有多少文化,好多好多的字都不认识,白天我就向别人请教,晚上接着看。晚上老伴要关灯睡觉不让我看,我就去外面的路灯下看;不认识的字记下来,等到第二天再请教人家,就这样我把这本宝书看完了。后来我去了炼功点学法、炼功,提高很快,腿也能盘上了,一身疾病也没有了,走路一身轻。在学法之前我总是和老伴吵架,吵的简直要分手了;学了大法以后,不但不吵了,他还能帮我干活了,这样我更坚定了学习大法的决心。

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一伙邪恶之徒动用国家全部宣传机器开始了对法轮功迫害,制造假相、欺骗世人。我于2000年10月份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清白,师父讲的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横幅没打出去就被邪恶警察非法抓捕送到很远的地方,关在一个大房间里。那里面关的全是各地大法弟子,还有抱着小孩的,孩子哭着要喝水,那些警察看都不看孩子一眼。真是一些邪恶之徒。

后来恶警把我送到驻京办事处,也记不清在那里关了几天,我儿子和分局一个人去北京接我,到办事处不让我回来,他们勒索了钱才放我回来,下车后我就回家了。晚间永红和新立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我家,老伴就说我没回来,从那天起家人就常被骚扰。

有一天我做晚饭时,石秀文带十个人闯进我家,说让我到局里做笔录,做完就回来,我不去,他们就把我拉到了局里。我告诉他们,没学大法时我身体一身疾病,心脏病很重,腰腿都痛,也没钱吃药、打针(因我和老伴都不开支);是学了法轮大法,不用吃药也不用打针,我身上的病全都没有了,而且还一身轻,我们不象你们吃药、打针还能报销,我们学大法得到了身体的健康这有什么不好的,都学法自己管自己,社会也安定了,也不用警察维护治安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学?我真不理解。

他们说:上级不叫学,你们就不能学。我要求他们放我回家,他们说得上级批准才能放人,就这样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关了15天。石秀文到看守所说让我回家,后来才知道勒索了家人5000多元钱。回家后新立派出所一个姓赵的每天都来我家骚扰。后来我上桦南县土龙镇做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非法抓捕到土龙派出所,报到桦南县公安局,以国保科大队长李军为首的一行人,将我送到桦南县看守所,李军、姓邓的等人勒索家人1万多元钱才放我回家。回来后经常受到新立派出所的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