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的幸福都是法轮功给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叫游美莲,是一个平凡卑微的女性,前半生我挣扎在维持基本温饱和艰辛的体力劳动之间,婚后则在家庭压力以及强势病魔的折磨下,像行尸走肉般过着毫无希望的生活。这篇文章是记载着从我内心无比苦闷,到后来重见光明的历程,就象乌云尽散后,再次得见那圆满的明月。

* 小莲飘零狂风摧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父亲因为沉迷于赌色,不负起父亲的责任,就苦了我的母亲;听说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把大姐卖掉了,后来我的母亲在被父亲刺激过深之下,悲愤的选择了自杀。我那时候很小才一岁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在我爸爸死后很久,姑姑才告诉我说,在我母亲自杀的那一天,她还一再的交代自己的弟妹,日后不要让我父亲将阿莲(我)抱给人家,临死前她最放不下的,是我迷茫的未来究竟在何方……。

叔叔在入伍前,交代了父亲希望他不要趁此机会将阿莲卖给人家,等叔叔两年当兵退伍回来,他自会将我带走抚养。然而父亲记恨,在母亲死后,叔叔曾经一度扬言想杀他的嫌隙,趁叔叔不在的机会,就这样把我卖掉了……听说那年我六岁,卖了一千六百六十元。我就以这样卑微的代价,被卖入了一户能吃得上饭的农家,成为他们家买来劳动的童养媳。

在养母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我只是个孩子,但因为上面有一位嫂嫂会经年骂我出气跟搬弄是非,加上养母她完全不疼我,更是常常将她所有的怨怒一口气全发泄在我身上;有时我边做事边被养母打,往往被打的体无完肤,……虽然在这期间养父比较心疼我,想带我上学,但是我的最高的学历仍然是小学一年级。

熬到了十八岁,在应该被“送做堆”之前,我原先被许配的对像却从外面带了女朋友回家过夜,我不知道对方家庭未来对我的安排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正在这样犹疑间,我亲生的二姐突然出现,她已婚且经营有生意上的小摊,她强制且蓄意的将我带离了那个家庭。

* 莲花盛开烟尘间

来到二姐家之后,我傻傻的展开了人生中第二轮“雇工”生活,开始帮我二姐做工,一年接着一年我努力的做,并且从来不曾拿到过任何应有的工酬……年岁渐长,我身边仍然一毛钱也没有。转眼这样也过了许多年,我开始想要回故乡去找工作独立生活,就将这样的打算跟我姐姐说过了之后,不到几个月,她便告诉我说,对面面摊的老板娘已经来提亲了,说我看来挺乖巧的,要我嫁过去吧!

其实我无路可走,不识字也不太会说话的我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姐姐不要我离开帮她的工作而耍的计谋,是她自己去跟对面面摊提亲说我喜欢对方要嫁过去的(因此之故,婚后婆婆总是常骂我不正经、三八等,我也搞不懂……)。就这样,茫茫然的我怀着期待的念头再度進入了另一个家庭之中,而婚后很快我就明白,那些不切实际的待嫁女儿心全是幻影与美梦。从此我不但要做姐姐家的工作还要再加上做先生家的体力劳动,双倍的工作变成了我婚后的所有。

也许因为大家并不想让我在年轻力壮时养儿育女,所以婚后几年我怀孕,夫家总是要带我去“拿掉孩子”;这样危险的堕胎手术最后严重的伤害了我的身体,却也没有任何人给予我应有的呵护与补身的措施。加上姐姐因为我帮忙少了,最后心生埋怨,甚至误会我嫁的比她还好,于是那一阵子又常来我家跟公婆造谣生事,她总是无事生非,极尽数落我的不是。让无知又无助的我在婚后更加过着身心煎熬,被动辄打骂的日子。

* 鬼门关前走一遭

年过三十,我在身体日渐虚弱的情况下再度怀孕,这时夫家终于同意让我生产,怎知道我这连着三年的两次生产,却引发了严重的血崩和子宫剥离的并发症,让我整个身体都垮了下来;虽然日后我接连开刀了数次,也住院住了漫长的日子,但是在往后迎接着我的,仍然是虚弱不堪的身体和永远脱离不了的药罐。

孩子如此幼小,而我的身体已是疾病深重,颤抖的双手只勉强能将啼哭的孩子抱起来。手抱孩儿,我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而关于我的未来,除了希望能将孩子养大之外,我想我已经没有未来。

* 但求心开意解时

朋友带我去了某处,他们说可以让我天堂挂号,地狱除名;朋友也带我去了某处,他们说可以让我即刻开悟,业力抵消……;虽然我这样寻寻觅觅,想找到一个心灵的归依,可怜我却仍然身处于苦痛之中,无法解脱。回顾我的一生,我什么都不懂,从小到大只能像做牛做马一样的被人拖磨,凡事因为不懂也不如人……那严重的自卑感与困难的家庭处境紧紧的捆绑着我,我疲弱的身心就象沉落在地狱里头!

以前认识的朋友一次偶然来找我,跟我说有一个修炼法门(法轮功)如何好又如何神奇,我都没有听進去,只听到他说可以直指人心,可以修心,……我就动了念头想要去学,因为我的心真的太苦了(我觉的世间真如苦海一般),而且一颗心永远浸泡在很糟糕的黑暗想法里。如果我的心性跟眼界可以提高,这个修炼法门真的能让我脱离“心牢”的话,那我一定要学!!

后来我就去上了法轮功九天学法炼功班,结果根本听不懂李洪志老师讲法的录影带在说什么,九天的时间完了我都不知道这个大法到底在讲什么(因为那时连普通的语句说明对我来说都太艰深了),只知道是很有道理的。而当时我走路已经是颠颠倒倒的状态,就象是喝醉酒的人走路一样的歪斜无力,加上长期的吃药也将胃肠吃坏了,吸收力跟消化功能都变的很差;……常常我必须要推着一岁多女儿的娃娃车,才勉强能撑住自己;当听到同修他们说自己都是慢慢接触炼功后,根本不用再吃药,身体都自然变好的话,我就心想再怎么苦都不怕,如果真的不吃药也可以生存的话,我一定要炼炼看。

虽然当时住家附近没有炼功点,但因为我对大法有信心,九天班一上完之后我就决定不再吃药了,我相信自己炼功也可以。就这样过了一两个月,终于有同修来此成立了一个晨间炼功点,我很高兴也很感激,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就要求自己一定要爬起来,清晨四点到达炼功点开始炼功;当我在漆黑一片的路上推着娃娃车挣扎前進时,那时我心里想着:“要死就死,要活就活,我要去炼功!”记的当时我炼完第二套抱轮动作时,在地上我辛苦的根本站不起来,但直到回家后依然感觉到能量场很强,似乎那时一直都沐浴在炼功中。

* 磨难考验接踵至

想不到刚到炼功点一阵子,负责炼功点的同修就叫我以后每天要负责带录音机来放炼功音乐,我不知道怎样说好或不好,只在心里对着家里公婆和先生都不谅解的状况发急。后来我想通了,我是在学好,不是在学坏,所以我便坦诚的跟婆婆他们说我正在学炼大法的事情。那时面对婆婆一向犀利的开骂,我不再顶嘴了就给她骂,她要拿棍子打我,我也不再哭嚎就给她打。打完了,不善言辞的我却抬头平静坦然的跟她说:“谢谢妈妈。”婆婆很生气的反问我谢什么?我很诚恳的跟她说,因为很苦,生活过的很苦,所以我才会这么珍惜法轮大法,如果婆婆很疼爱我,也许我今天就会因为过的很幸福,而把法轮大法错过了。

自此后不管婆婆怎么骂,骂什么,我都谢她,也一样诚心平静的跟打骂我的先生说谢谢。这样开始,我每天提着收音机去炼功点,开始有规律的炼功,自从炼功一两个月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直了起来,居然走路能走直线了,到最后我还能抬头挺胸快步向前走了。而炼功规律了之后,我那原本喜欢喝酒赌博,完全不能被人说的先生,竟然也奇迹似的变的会准时上班,不再常常向我说谎了!

那时我开始去学法组,但是我不太听的懂对方的意思,有同修交流说这是修炼在“过关”,我便会在心中自言自语:“过关是什么?”有同修说这是要给你自己去“悟”的,应该借此机会修去“执著心”时,我也一愣一愣的在心里问:“悟是什么?执著心又是什么?”每遇到同修要我说一说自己的体会,我说完大家一定都会笑的,那是因为我语焉不详又词不达意,以致长期以来总会被大家善意的指正。但是参加学法组和心得交流会是我吸收所有知识的唯一来源,所以我是真的从内心里感谢同修。

* 圣书开启智慧果

阅读国字对我来讲是非常困难的,我觉的那堆东西就只是白纸黑字,很难分辨的。后来我在学法组中跟着别人念,跟着别人看,慢慢的我也学会了一些,跟过一遍后我认识了一些字,理解了一些道理,也放下了一些心结,再跟着念一遍我又认识了一些字,理解了一些道理,又放下了一些心结,……因为我有空就读,有空就读,一年后我已经能够自行把整本《转法轮》读下来了,而书中的这些国字跟词句上面的意思我也算了解了。行到中年,想不到此时我竟然因为学炼法轮功而脱离了文盲的行列!

而《转法轮》也成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读到跟整个读完的第一本书。虽然别人花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能读完他,而我却花了整整一年,可是这一年来我的身体好了,我的心情解脱了,我的婆婆现在拿起棍子来原本想打我也打不下去了。甚至有一次我要去中正纪念堂洪法时,她还会关心的问我说:“天气太热了,你还要去吗?”让我非常的感慨,我说学大法不苦,最苦是没有得法的世人。先生张嘴原本想骂我的,现在也骂不出口了。我变了,他们也变了,连一向环绕着我的世界也慢慢改变了,好似这一生从来不曾感受过那生命的轻盈与美好,也渐渐的向我靠近了,我的感激无以形容,实在是因为我的收获太大了!

* 大法小弟子感动家人

也许因为夫家的重男轻女观念,我对大儿子的教育并不能完全做主,很多时候,我是只能看而无法直接出手管教的。而在襁褓中就因为号哭而挨爸爸巴掌的小女儿,却从不满两周岁起就在冰冷的冬天里躺在娃娃车中陪我炼功,一直到稍大跟我去学法组,也跟着能背诵一点《洪吟》中的诗词,再长大点她也要跟着我学打坐炼功。最奇怪的是她对爸爸和爷爷奶奶都是非常尊敬,也没有谁特别教过她,但每次家中遇到好吃的东西,她都自然会先拿去请长辈吃,等问过爸爸和爷爷奶奶要不要吃后,自己最后才吃。一次、两次、三次,一个小小孩子在学龄前就有这样乖巧有礼貌的行为,逐渐的溶化了爸爸的心,也感动了爷爷奶奶。

对于教育这件事,原本爸爸会要孩子“什么都不要听妈妈的!”原本婆婆在言语之间也会隐含着批评,但面对这两个孩子在生活习惯上表现出来的巨大差异,面对这样不争的事实,长期下来他们已然默认:“法轮大法好!”

* 修炼道路巧安排

开始修炼之后,我知道“失与得”和“业力的转化”的道理,但有时并不真的很明白那些身边的纠纷是怎样来的。我想就象师父说的,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是好事,是因为我要修炼才会发生的,所以我这六、七年来都是一边摔摔打打的磨练着心性,一边努力的按照书中修炼的道理去做,慢慢的会去看淡那些曾经很让我不平、委屈跟苦痛的“心”、“情”。在修炼这条返本归真的路上,我想我要学习的还很多,每当任何痛苦难过的时候,事实上也都是大法将我从心灵的苦恼中一次次的提升与解脱。

除了个人修炼之外,这么多年和大家一样在法轮功中受益的我,其实也常希望要为洪法做一点事情,可是我除了在炼功点带新学员,教其炼功动作,以及广发传单、参加洪法活动之外,其实不善言辞的我能做的有限。尤其在看到中共用极其残暴的手段对付大陆那些手无寸铁的炼功人,一再的跟世人造谣说这样难得的正法大道是“×教”的时候,真的是叫我好心痛。我也很希望能够用电脑去亲自去跟全球的网友见证说:你看看我,你就知道“法轮大法好!”

就在这样想了不久之后,先生突然间从外边搬了一台电脑回家,可是他不准我碰,我一碰他就骂,说这台电脑是给孩子用的,但是孩子只是用来打电玩,上网逛逛看看,并没有真的学到什么。我想我先生的意思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不如人,所以他才搬台电脑回家来,可是还很躁动的孩子们很快就把电脑玩到当机了,加上我看大儿子他经常在学校里,会有攻击他人跟说谎的习惯,我便很诚恳的跟我先生说,如果你想让孩子真正学好的话,只要去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假日带孩子去参加明慧学校的课程,小孩子一定会变好的。

*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也许是时机成熟,也许是我和小女儿的长期表现让我先生相信我所说的,于是这一年来,我们全家就带着已经长高超过爸爸一个头的大儿子和小学三年级的女儿,一起参与了每次明慧学校的活动。眼看这孩子真的一星期一星期的在变;现在他愈变愈好,已经完全不再作弄同学,而我的先生,也在我们身边开始认真的跟大家在一起读法、炼功,我婆婆在家中也变的会关心我们现在的生活。甚至有时我假日如果走不开(因为两年前我也开始外出工作了),我先生也会自己主动陪孩子来明慧学校,一起参加活动。

关于那台电脑,目前已可任由我使用,我也顺利学会了如何使用网路向所有对法轮功有误解的世人讲真相。如今我有正规的工作、和谐的家庭、健康的身体和学好的子女,而我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我前半生原本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没有遇到法轮功,现在的我除了黄土一壤、憾恨一生之外,将是一无所有;是我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节省了终生的医疗费用,改善了我矛盾冲突的家庭生活──我所有的幸福都是法轮功给的,我健康的生命更是法轮功捡回来的!!

如今我总是用感恩之心看待我所有的过去,也将过往的坎坷化为前進的动力。师父曾经告诉过我们“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但愿我的家人也能得法,能够得到这真正无私利他的高德大法!更愿天下的有缘人能够珍惜机缘,让中国大陆也能够有一个和平修炼的环境,让无辜善良的人民可以自由的去选择修炼法轮功的环境。

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如果没有得法,我将是原来那个悲惨苦痛的灵魂,也绝对无法活到今天。但愿您在知道我真实的故事之后,也能像我一样的珍惜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