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牢笼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最近学法时对师父的经文《别哀》有了新的感悟,回想自己从得法到现在的点点滴滴,用法对照,感触颇深。其中“牢笼”二字,我悟到并非单指邪恶的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常人社会修炼的大法弟子,要想从这个十恶毒世中脱颖而出,有许许多多的束缚大法弟子从人中走出的牢笼:家庭、社会、亲友、工作环境等生活中的牢笼,人生的观念、邪恶的党文化、以及性格好恶、矛盾恩怨这些纠缠心性的牢笼,还有大法弟子转生下走的过程中在不同层次中结的恩怨也构成了另外空间看不见的牢笼。这些修炼路上的关和难以及邪恶的干扰,都是真修者要面对和冲破的,能不能冲破牢笼,能不能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信师信法是关键中的关键。

我是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农村老年女弟子,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更感觉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法的无边威力。由于得法比较晚,人心太重,在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虽然没有背叛,只是用人的狡猾来逃避迫害,但对修炼者来说,现在想起来真后悔。在邪恶疯狂迫害的前四年,我先后三次一臂两腿严重骨折,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即使这样,邪恶也不放过迫害,经常闯進家里骚扰,有时一天两次。那时支撑我走过来的就是师父的慈悲和法。同修经常来看望我,有一次我对同修说:如果真的不能修炼了,我不能活。我躺在床上学法,法是我生命的源泉。身体的痛苦和思想业的干扰常常让我思绪如麻,排不掉,挥不去;我就一遍又一遍的学法,读《转法轮》,用大法清理自己,用大法加强自己的主意识,也记不清什么时候,这个干扰销声匿迹了,我冲破了这个干扰我学法的牢笼。

我想炼功,挨着床刚站了七分钟,下半截腿就呈紫红色,疼的站不住。我就坐在床上炼静功,两腿蜷一个伸一个,把伸的腿一点点往里合,每合拢一点都引来钻心的疼痛;一天天过去了,我炼到把腿往上盘了,那真是无法形容的痛啊,疼的我失声“娘啊娘啊”的喊,再痛也要忍,盘上了就不往下拿。痛苦中有师父的加持,痛苦中我加强了修炼人的坚忍的正念。同样,我又开始炼动功,几分钟、一小时、到光炼“抱轮”就能坚持八十分钟。大法让我从新站起来了,我冲破了又一个阻碍我修炼的牢笼。我会扶着凳子走路了,我会拄拐走路了,我丢下拐也能走路了。

长时间的身体魔难让我陷在个人修炼的小圈子,心性上得不到提高同样痛苦难熬。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可是放下常人之心决非嘴上说一说或下一次两次决心就能做到的,我在各种人心交织的牢笼中长时间不能突破;怕听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怕邪恶无理骚扰、怕亲友家人逼迫自己放弃修炼、怕生活失去保障、怕世人对自己误解等等,法理不清就象失去了修炼路上的指路明灯。那段时间,除了同修我什么人也不想见,除了《转法轮》,我什么话题也不想说,自己封闭着自己,无形中陷入邪恶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圈套里出不来,浪费着宝贵的救度众生的时间。

师父正宇宙的法是有進程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弟子,是师父的安排让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这真是我修炼路上的转折点啊,我一遍又一遍的认真捧读,高深的法理啊,象无数利剑,将禁锢我助师正法的牢笼斩的粉碎,我要信师父的法,我要听师父的话,我要兑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约,那就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心里装着大法,我走出来了,瘸着腿走出来了,寻找有缘的芸芸众生,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被诬陷讲给他们;将邪恶之徒的恶,将大法在世间的洪传讲给他们。除了学法炼功和阴天下雨,我几乎天天讲真相,有缘无缘被我见到就是缘。几年来,村里大街小巷,茶店校园、代销店、理发店等等我都反复走动去讲真相,每逢亲朋聚会时、喜忧大典日,我都根据不同的对象找合适的切入点讲大法的美好、讲共产邪党的恶,唤起世人心中的正念。

有一次,在邻村街头,大约有二十多个人围着我听真相,两个派出所的警察经过,发现我讲法轮大法真相,立即停车向人群走来。这时,听的人也害怕了,替我担心。我正念一出,不怕,如果能救我也救。我跛着腿向他俩走去,很自然的笑着说“镇压法轮功是违法……”,不等我说完,警察急说:“你咋说镇压,是转化”。我说,岂止是镇压,是酷刑——,接着我简单的给他们讲了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道理,然后对他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两警察二话没说,掉头就走。我知道,在师父的加持下,附着在警察身上的邪恶因素被清理了,这两人也许还能得救呢。

去年夏,同修告诉我,××村长在大喇叭上说了污蔑大法的话。我觉的应该向这些受恶党毒害的村官讲真相,当天我就到村长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警示他不要对大法再犯罪,免得害了自己、连累家人。后来,村街道墙壁上又出现了诽谤大法的字样,我就找村委、找村支书送真相资料给他们。有时遭冷遇指责,甚至在街上说污蔑我的坏话,有一段时间还出现很邪恶的形势,有好心人告诉我注意安全,说夜里见到派出所来人了等等。我要冲破这个阻碍众生得救的牢笼,当地同修齐发正念,解体邪恶利用世人的职权对大法犯罪,同时,我将“恶报事例”的真相小册子给那些村干部送去,理智的向他们讲明道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本村作恶者遭恶报的事实面前,几个村干部醒悟了,有的还退出了共产邪党的组织。

今年八月的一天,当地派出所所长突然闯入我家,我不惊不怕,保持修炼人的心态,一边在心里发正念解体控制他的邪恶因素,一边很自然的让座、切西瓜招待。同时说;看你面目象好人,好人能得好报啊。不等他开口,我主动的将话题转入真相上,告诉他,我每天都炼一会儿功,是炼法轮功让我多种疾病都没有了等等。在强大的正念下,在这个纯正的场中,他只是愣愣的看了看我屋里供奉的师父的法像和香炉,吃了两块西瓜,起身告辞,临走时对我说“谢谢”。

邪恶的旧势力总要干坏事,在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时不时的制造困难。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它们妄图阻挡我讲真相的牢笼被一一击破。

一次是我在讲真相回家的路上摔倒了,旧势力钻空子造成我右臂骨折,我坚持学法炼功,象平常一样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没有把它当回事,很快就康复了。

还有一次是去年夏天,我到邻村讲真相,坐在那家人床上讲真相还引导她得了法,走入了修炼的门。这是多么好的事啊,可是旧势力就是要迫害,在我下床的时候,咔嚓一声,我倒在地上,这一次我马上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我是正法弟子,做的是最神圣的事,一切由师父管着,谁也不配考验,清除邪恶!我拒绝别人搀扶,自己慢慢站起来,步行三里多路回到家中。到家后才发现整个脚肿的明晃晃的,有的地方出现紫黑色淤血,估计那咔嚓的一声可能是骨折了,可我一路回家竟然没有疼痛感,真是正念见神迹,邪恶牢笼自破。第二天,我又出去讲真相了,三天后恢复的象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真是谢谢师父的慈悲看护啊。

时至今天,师父正法的進程已经很明显,有些事情是在最后在做了,有些是在给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学员机会。内修自省,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要修去的不足,还有很多困扰自己的牢笼需要冲破。有过面对家人的指责打骂忍不住而摔饭食水果的过激行为;有过绝食三天以示修炼坚决而逼迫家人妥协后的欢喜心;有过形势邪恶时的东躲西藏;有过讲真相受指责讥讽后的怨恨;有过同修指出执著时的狡辩;有过不听真相的恶人遭恶报后证实自己的人心;这些都是必须打破的牢笼,通过学法,我正逐步归正自己。遇到同修受迫害立即正念加持,即使同修有漏也不允许迫害,绝不给旧势力输送黑色能量;碰到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对自己不公时,不动人念,用大法的善去感化对方;遇到同修偏悟法理错对同修和自己时,先找自己有什么该去的心,用纯净的心对待同修,互相包容,整体升华才能更显大法的神威。

我时常告诫自己,圆容好家庭和生活的环境,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法上才能做的更好,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而一切旧势力安排的牢笼都会不攻自破。每去掉一个执著,心性就有新的升华,对师父对法会产生一种新的敬。我知道,一个满身业力的人,没有师父的救度,是不可能想去掉什么就去掉什么的。救众生的形式是大法弟子将法的慈悲在人世间的展现,而实质上,一切救度、一切归正都是师父在做。

同修们,在这乾坤再造、大穹从组、法正天地的万古难遇的伟大历史瞬间,师父安排我们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份荣耀、这种威德,如果我们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不精進,我们对的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