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多年来开法会存在的问题与大家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那时给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会。每一次的市、片大小法会,大的千人以上,小的几十人,都有几人到几十人发言谈体会,都是念经过辅导站审的稿件,特别是大型法会,都是那么神圣、庄严,打动人心,震撼心灵。参加法会者大多被感动的流泪。真是让人非常向往,什么时候这样的神圣法会能再回来啊?

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在中国大陆这种环境被邪恶破坏掉了。在近四、五年,本市和周围地区也突破很多困难和障碍,也开了许多小型法会,其中也确实有很多让同修们受益、受鼓舞的,然而也有很多不足和负面的东西,严重的出现导向偏离了法。有的变成切磋会、议事会、辩论会,个别的成了争斗会,不欢而散的也有很多。我参加的法会比较少,其中就有两次,开完会大家都很沮丧,有人说:这样的法会我这辈子也不想再开了。

相对来讲开得比较好的、大家当时都认为很成功的法会,也存在很多不足和负面的东西,过一段时间再回头看那法会也有严重问题,而不象「七二零」以前的法会那样神圣,现在把那时的发言稿拿出来,还觉的很好,很少有负面的东西,为什么呢?

经过仔细分析查找与法对照,我现在清晰了,就是没按照师父讲的对法会的要求去做。明白了后,深感不安和问题的严重性、紧迫性,因为这样的法会在我们市及周围市、县,几乎是天天在开。其中一个市县有四、五千名大法弟子,在几个月之内由几人组成巡回组到处讲,一张发言稿也没有,随意发挥着讲,即兴去讲,而且现在已经跨市区的去讲:什么“无条件向内找”、“帮助其它地区怎么修”、什么“善解执著心”啊,把修好自己摆在一切之上,什么“一思一念都是生命、先善解、后铲除”啊,“向那些生命讲真相”(法中从来没有向另外空间讲真相之说),还有一些同修无论什么不正确状态就要针对这种状态发正念,劝说同修要彻底给自己曝光、也就是倒脏水,有的大家坐在一起半天的向内找,象邪党的整风运动……

还有别的市区,法会也普遍存在问题,有的一谈好几个小时,最多的达到五、六个小时,有的大谈如何去病业,有的象常人的演讲,中间还要唱一首大法歌曲,多数人都被唱的落泪了。还有的片儿多年来都是几个人去听法会、回来凭记忆用口述来给大家讲,最后都变味了,根本不是原来的意思了。

这些年中也有人提出过法会是师父留下的,应该严肃按照师父说的和规定的去做,也都知道存在的问题,就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主要的借口是邪恶迫害时期,只能是这种形式了,有些人也感觉叫法会有愧于他的神圣,就改名叫切磋会。然而这样的“切磋会”多的一、二百人参加,小的也有几十人、近百人参加。

师父在《法会》中说:“弟子们相互谈一谈修炼中的感受与心得体会是很必要的,只要不是有意显耀自己,相互促進,共同提高是没有问题的。为了推动大法弘传,各地都举办了一些修炼心得交流会,从形式和内容上看都是很好的,健康的。但是学员的发言稿,一定要由辅导站审定”。

这些年来,这些法会别说审稿,我从来没看过也没听过有用稿发言的,师父说过:“就象那个人打枪一样,你在瞄准的时候稍微偏一点,那个子弹出去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也就是说,上面偏移一点,这个法到了下面就偏移得不知道偏移多大了。”(《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以上出现的问题和某地出现严重偏离法,都是因为没有严格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要想从根本上归正,就要严格、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们大陆大小法会应该彻底归正了,严格按照师父的讲法去做,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上述多年来法会存在的问题。为此,我提出来供参考。各片儿如果有做的好的就写稿,写不好可以让有能力的同修帮忙,也希望所有同修能为大法负责,为更多救度众生,都能积极写稿,然后由学法小组审定后,再参加交流会。今后再组织法会的同修都要重温一下《法会》、《清醒》、《猛击一掌》、《再论衡量标准》、《定论》等师父经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