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去人心 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

一、喜得大法,幸福无限

我三十出头时,各种疾病不期而至,心脏病、肩周炎、骨质增生、腰椎增大、咽喉炎、妇科病……等等,动了两次手术,一个人不敢在房间睡觉,因为夜间易发心脏病;一个人不能上街,因为走到哪里就可能晕倒在哪里;不能正常上班,因头晕头疼的分不清自我。年幼的孩子不敢见我,整天都笼罩在唉声叹气中,没有一点生气。为了年幼的孩子不失去我这个母亲,为了这个家的完整,我在病痛折磨的绝望中苦苦的挣扎着,那真是“医院看不好,上气功师那儿碰碰大运”(《转法轮》),参加各种锻练,练了几种气功,也不见好转。

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喜得大法。六月底,到公园去找炼功点,正遇上参加郑州讲法班回来的学员,给大家讲师父在郑州讲法及所见所闻,并讲师父七月一号又到济南讲法,当时我非常激动,立即问单位领导请假,当时就抱着一念,不管批不批准,哪怕是开除工职,我都要去参加济南学习班。就这样非常幸运的参加了师父在济南的第二期传功讲法班。

参加讲法班的头两天,一听师父的讲法我就打瞌睡,心想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老远花钱来不是买睡觉的,是来听师父讲法的,很着急就使劲揪、掐自己,咬舌头,都是无济于事,照样呼呼大睡,但隐约的好象也听到一些,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后来读《转法轮》时,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脑袋疾病,在讲法班结束的那个晚上,学员们要赶车的大多都走了,没有走的都挤着与师父握手。我等啊等啊,直到只剩下几个人的情况下,我才赶紧把手伸向师父,师父笑眯眯的握着我的手。师父的手掌好大呀,师父不错过一个弟子,只要手伸向师父,师父一个不漏的都握在自己宽大的手里。

当时的心情无法言表,只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修炼,一定要跟着师父走到底。从讲法班回来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人从此精神抖擞,上楼电梯都不用,走起路来一路小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松幸福快感。家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二、学好法,去执著

师父在全国办了几十期传功讲法班,仅在武汉就办了五期,我一直未听闻,直到济南第二期讲法班我才知道,并有幸参加聆听。我知道这法得来不容易,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从此每天坚持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接到师父的每一篇经文,就利用上班乘车的时间背下来,后来又开始背《转法轮》,抄《转法轮》。渐渐的心性提高了,除去了自己一些争斗心,名利心和常人中的一些不好的东西。

我是从事财会工作的,97年单位领导收入不入帐,被查,要我出面承认钱交给财务了,并要我开以前收款日期的数据,我没有照办,这之后就大会小会的整我。我也不回应,默默的忍着,要不修炼,我肯定是要当面对着干的。同事们背后安慰我,说我的忍性好,后来发展到该给我加的工资不加或少加,工作不断加码,负责办公室,还要监管财会和一些具体工作。我感到压的透不过气来,连吃中午饭的时间都没有。满负荷运作,还说我的工作不饱满。在我退休后,四个人接替我的工作还叫苦。在这过程中,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忍也是强忍,有时回家偷偷大哭一场也觉的委屈。

我坚持学法,渐渐的由从强忍到坦然面对,斗争心、名利心修去了不少。后来在大法受到邪恶迫害中,我给这些人(大多退休)讲真相,给真相资料,他们都乐意接受,并向我道歉,说以前不该对我那样。

7.20后,由于多次被非法抓、关、抄家,把家里人搞怕了。回家后,丈夫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并找来亲朋做我的工作,不让我出门“闹事”。急时还动手打我,甚至拿刀要杀我,我不动心,就学法向内找,找找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使丈夫这样动气。另一方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阻挡不了我,以前因病不能做家务,现在我把家务事全包下来,做好,让他无话可说。

白天我就出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晚上他在家休息时,我就大声读《转法轮》让他听,明慧、正见、真相资料都读出来,放真相让他看。他由急我,叹气,不作声到赞同,他在变。现在我每次出门时,他总会叮嘱我“小心,注意安全。”看了真相光碟后,他说:我没有钱,要有钱,我也给一笔钱,给你们做大法活动经费。我听了真高兴,这个生命已经明白了、得救了。其实在这七年的迫害中,他也承受了不少,610的恶人找不到我时,就找他要人,甚至多次到他的单位闹,他也给单位领导讲真相,单位领导直问610那伙人,后来这伙人灰溜溜的走了,再也没有去了。

我体悟到只有学好法、多学法,才能坚定自己的正念 才能使自己不迷航,才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每天坚持学法,走路就背法,通过背法使自己不胡思乱想,对世面上的事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使自己时时溶入法中,严格要求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修好自己一切都顺了,修炼的环境越来越好了。

三、走出来,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由于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学好法打下了基础,7.20一开始就能坚定的站出来维护法。進京上访,对邪恶的造假宣传,见人就揭露。在上访路上被抓时给干警讲真相。他们背后小声说:她心态很好,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时,给工作人员讲,大法弟子都讲,有的工作人员从此走上了修炼行列,有的不愿意参与迫害了,有的背后保护我们。邪恶的公安说:我们没有把他们“转化”,他们倒把我们的工作人员转化了。就这样不断的更换工作人员,有善心的人员马上就被换掉了。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出来后一开始不知怎样发真相传单。第一次上街张贴真相,一看到处是人,无从下手,转了一下午也没贴一张。第一次出去发资料还没出门,心就“咚咚”跳个不停。心里很着急,这种心态怎么能做好大法的事呢,就去找同修切磋、学法。渐渐的去掉了怕心,走到哪发到哪。做到遍地开花,有的地方重点发,如我原工作系统有一处住宅楼,我去转了几次也没找到進去的大门,到处都封锁着,后遇到一个熟人把我带進去了,从此我经常到那里发各种真相资料,据住户反映说:这法轮功真厉害,都发到这里来了。

当然在这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危险,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如有次被恶人跟踪,逼到一个死角,楼栋大铁门关着,心想门要没锁上就好了,到跟前一看,锁挂在门上,真的没有锁。我進去顺手将门关上,恶人站了半天才离开。还有一次在楼道发资料时,被住户抓住,并大声吼叫,要送我去公安局,出来不少人围观。当时我心里什么也不想,只是一个劲的发正念,一边跟他讲真相,并对他说你不会举报的。这句话一出口,他抓着我的手松开了,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再有次,与我交接资料的同修被公安抓了,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还与他联系。公安局马上来了一伙人抄了我的家。把我铐到公安局,当时心想:平时还没有机会来这里呢,今天既然来到这个邪恶的黑窝里,就在这里发正念。我先背了一会儿经文,就闭眼发正念。恶人不让闭眼我就睁眼净心发正念,一直不停。对他的问话一概不理,结果当天夜里就把我放了。

我知道师父的法身时刻都在我身边,都在保护着我,所有的魔难都是师父在替我们承受、在为我们化解。我悟到只要自己要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心在法上,遇到任何事都不要动人念,心态稳定,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四、找差距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周刊是我们跟上正法進程的一个辅助刊物,是我们学法交流的一个最好的园地,我每期不漏的看,通过看明慧及经常与同修交流切磋(小范围的),不断的看到自己的差距,使自己不走弯路,跟上正法進程。

有同修长期流离失所,在生活艰难的情况下,做着真相资料的事,有的同修讲真相、劝三退得心应手,有很多同修为此失去了肉身,同修们都在勇猛精進,可我呢,还时不时的冒出人心、私心、怕心、求安逸心、争斗心。在劝三退中,对自己的亲朋好友、熟人同事能主动去讲,而对陌生人却是畏畏缩缩的,很难张口,特别是在公共场所。有时遇到机会讲时,声音还不敢大了,怕旁人听见、怕人多围过来,怕被举报,抱着一颗保护自我的心。有时失去了机会又后悔,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做好,可下次又没把握好机会,机会一次次的错过了,有时觉的太累了,就不想出去讲真相了。睡一觉,休息休息,明天再出去吧。

在对世人的态度上,对外面的世人,对同修能够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说话不能伤人,语气平和友善,面带笑容,可是在家里就随便了,放松了自己,丈夫也经常讲:“你在外面怎么对别人那么好,对你们的功友怎么那么亲热,一见面好象有说不完的话似的,怎么对我们就是一副冷面孔,话也少。”有时与他争论、动气时,他就说“你们还修炼真、善、忍, 呢。我看都是假的,我看你一点也不善、一点也不忍。”真是说的我哑口无言,才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用他的嘴点醒我,真惭愧呀,马上向他赔礼道歉:“我没做好,对不起,谢谢你的指正。”女儿有时也是指出我这不好那不好,我知道都是我没做好,谢谢她的指正,可是光承认还不行啊,要改、要修去啊。

修炼就是要修去人的各种心,从骨子里从根上把它挖干净,再不抓紧真的就没有时间了,就错失最后的机会了,学好法,抓紧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从人中真正走出来,做纯纯净净的大法粒子,做坚修大法弟子,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是我唯一的选择和归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