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文章】共产党里有好人不能说明共产党好

走出对共产邪党的认识误区(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接前文)

“共产党里固然出了许多坏人,但也有不少好人,所以不能说它是邪恶的,也不能说它已经坏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这种观点在当下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当中有相当的代表性。

无需讳言,共产党一贯宣称要消灭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现象,实现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理想,这套理念看上去不无美好动人之处,因而多年来确曾吸引了许多善良的理想主义者加入其中。所以,我们也承认共产党里面是有一大批好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想方设法劝他们退出中共,以免成为它的殉葬品;如果都是坏人,也就没必要做这件事了。

但问题在于,即使共产党里有不少好人,就能证明它不是邪恶的吗?就能说明它还有希望吗?不能!为什么?下面我们就来谈一谈这个问题。

首先,就整体和部份的关系而言,整体是由部份组成的,但整体不等于部份;反之,部份也不等于整体。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里面有坏人,也有好人,但无论是坏人还是好人,他们都只是构成共产党这个整体的一个部份,都不可能等于或代表这个整体。正因为如此,共产党里面有好人,不等于它的本质是好的,这个党是有希望的。因为共产党里面有好人,就推定它的本质是好的,这个党是有希望的,不正犯了将部份等同于整体和以部份代表整体的错误吗?可见,从逻辑上讲,这种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事实同样也是如此。我们之所以认为共产党里面有不少好人,是因为有不少共产党员当年是为了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加入中共的,而且这些人至今良知未泯,人性犹在,主观上还是向善的,想为人民做事的。但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一个整体,从它投胎到人间的那天起,就是一门心思追求一党私利,毫无良知和人性的。最能说明这一点的莫过于它一以贯之的杀人如麻和说谎成性。

以杀人为例。中共建党初期即在乡村煽动暴民造反,滥杀无辜。中共农运领袖彭湃把广东海陆丰变成了可怕的屠场。他曾厉声疾呼:“把反动派和土豪劣绅杀得干干净净,让他们的鲜血染红海港,染红每一个人的衣裳!”他还效法明末张献忠发布“七杀令”,下达每个苏维埃代表杀20个人的指标。海陆丰农民暴动后有一万数千人被杀,烧杀之惨烈,令人心惊胆颤。

中共不但杀“阶级敌人”心狠手辣,杀起自己人来也毫不手软。最典型的莫过于毛泽东一手导演的“消灭AB团”和“富田事变”。这场运动共处决了7万多被定为“AB团”的红军、2万多所谓“改组派”、6200多所谓“社会民主党”。毛的秘书李锐曾在“王实味冤案始末”序言中说,从“富田事变”打击“AB团”开始,有10万共产党人死于自己人手上,而红军1934年开始长征时也不过只有30万人。

1949年中共掌权之后,接着又用暴力残害了约四千万中国人,数目超过之前近三十年战争时期中国人死亡的总数。如果说,暴力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无可避免,那么世界上还从来没有象中共这样的在和平时期仍然酷爱杀人的政权。

更骇人听闻的是中共竟然活体摘取和倒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据知情人揭发,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地下曾设有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这里至少在2003年已经关押了约6000名法轮功学员。中共把坚定不肯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折磨的奄奄一息,而后活体解剖摘取器官倒卖牟暴利,再把他们送入焚尸炉灭迹。2006年7月6日,加拿大两位资深调查员向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指出:1999年以来,中共大规模的对法轮功修炼者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包括心脏、肾脏、肝脏、眼角膜)的暴行一直存在着,并仍在继续着。调查员说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如果说这样一个好杀嗜血、惨无人道的党还称不上邪恶,那这世上还有什么是邪恶的呢?!可见,共产党和共产党里的好人完全不是一回事。

换一个角度讲,之所以不能因为共产党里有好人就认定共产党的本质是好的还在于,从历史上看,一般情况下在中共内部掌权的,特别是掌握最高权力的,绝大多数都是良知泯灭、毫无人性的坏人,而不是良知未泯、人性犹在的好人。不难发现,在共产党的权力结构中存在着一种逆向双重金字塔现象,即越到它的权力结构的上层,好人越少,坏人越多;越到它的下层,则好人越多,坏人越少。通俗的讲,好人在共产党里面常常吃不开,而坏人却总是如鱼得水。由此可以看出,共产党其实是掌握在党内的坏人,特别是最坏的那部份人手中的,是他们而不是那些良知未泯、人性犹在的好人在决定着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

那么,为什么在共产党里好人常常吃不开,而坏人却总是如鱼得水呢?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无论是共产党的指导思想——马列主义以及依据它制订的党的纲领,还是共产党在现实生活中的实际作为,都是以践踏天理人道,颠覆传统价值和现存秩序,建立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独裁天下为根本的,因而什么普世的道德,共同的人性,都是它不屑一顾,要彻底打翻在地的。能够胜任这样一个暴虐的党的特殊要求的,当然是那些良知泯灭、毫无人性的坏人,而不是良知未泯、人性犹在的好人。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共产党要在外部实行残酷斗争,在内部实行铁血纪律,你越是有人道情怀,越是有仁爱之心,越是有自己的见解,越是有独立精神,越是宽容大度,你就越是不能适应。而那些心胸狭隘、冷酷无情、好斗好杀的人就越是容易崭露头角,占据主导地位。如早期的毛泽东并非在理论上信仰苏俄共产革命,但是他那种好斗好杀的天性却使他和列宁主义不谋而合,因此受到苏共“老大哥”的赞赏。而象陈独秀这样的共产党人,虽然理论上信仰共产主义,可一听说暴民打人杀人就火冒三丈,坚持要制止,那就免不了会被扣上“右倾”的帽子赶下台。以陈独秀当年的威望、地位和中共创始人的身份,尚且在共产党领导人的位子上混不下去,别的好人要想在共产党里占据主导地位就更难指望了。说的形象点,共产党其实就是一部杀人和说谎机器,适合操作这部机器的当然是那些不惧杀人和喜欢说谎,毫无道德底线的坏人,而那些良知未泯、人性犹在的好人则只能是被他们利用的工具。

当然,文革后中共内部也曾短暂的出现过由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好人主政的时期,但那只是当年中共面临全面危机的特殊时期的产物,充其量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党内党外一致要求平反冤假错案和全面改革的强大呼声,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的好人在文革后也是不可能脱颖而出的。即便如此好景也不长,面对接踵而来的自由化民主化运动,因为胡耀邦、赵紫阳拒绝镇压,威胁到了中共独裁统治的根本,很快便被中共淘汰出局。而江泽民由于在镇压民众时表现出的残酷无情,则顺利的成了中共新的一把手。在中共内部,最坏者又一次当政。

最后,让我们再来对共产党里的好人做一番具体分析。

首先,从中共的演变过程来看,能够称的上好人的党员可以说是越来越少。普通民众对党员的评价主要着眼于其个人品质,他们眼里的好人也就是不谋私利、一心为公的人。如果说在中共当权初期,党员在民众眼中尚且以好人居多的话,那么到今天,被他们公认为不谋私利、一心为公的党员可以说已经寥寥无几,以至于在很大程度上,党员在老百姓的眼中如今已经成了投机分子和腐败分子的代名词。之所以会发生如此显著的变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共产党总是助长人性中恶的那面,不断放大人的魔性,一旦你加入其中,就象掉进了一个大染缸,绝大多数人都会身不由己的越染越黑,许多原本很好的人,渐渐的也就变的不那么好,甚至变坏了。就象有人说的,共产党能把天使也变成魔鬼。这不也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共产党的邪恶么。

其次,共产党里的好人也不一样,也有不同的类型。第一种是那些从共产党的谎言欺骗中完全觉醒过来,思想上已经彻底抛弃中共的人。这种人不多,被中共视为敌人。即使中共不清除他们,他们自己迟早也会退出中共。因为两者之间如同冰火,是绝对不能相容的。

第二种是那些坚持独立思考,反对共产党的专制独裁,要求中共实行民主的党内自由派人士。这种人数量也不多,一向被中共视为“党内异己分子”。党内有这样的人在,对中共来说无异于骨鲠在喉。因此,他们的结局要么是被中共清除,要么是在党内受到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迫害。

第三种人是那些不谋私利,个人品质比较好,有向善之心,想要造福于民,对党内的贪污腐败深恶痛绝,但因为被“党文化”洗脑,丧失了独立思考精神,在关键时刻和重大问题上,总是毫无条件的“相信党”“跟党走”的人。这种人数量最多。他们虽然不贪污腐败,在职权范围内能够做一些有益于民众的事,但由于对共产党始终认识不清,在关键时刻和重大问题上,总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他们杀地主富农,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把枪口对准地主富农;党叫他们反右派,他们就把右派打翻在地;党叫他们起来造走资派的反,他们就揪斗走资派;党叫他们镇压“六四反革命暴乱”,他们就刺刀上膛,口诛笔伐;党叫他们迫害法轮功,他们就把法轮功学员当敌人整。长期以来,他们其实一直被共产党当枪使,被中共欺骗和利用着做了许许多多助纣为虐的坏事,自己还不自知。所以,虽说从个人品质上讲他们还是好人,但他们的政治生命却已经完全变质。而造成这一悲剧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他们盲从的共产党。

细细想想这三部份人的命运轨迹,不也可以看出中共的邪恶和不可救药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