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作《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的过程看自己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中午,看到明慧编辑部寄来了师尊的《法轮大法-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文版)录像DVD,真是又高兴又兴奋,急急忙忙的立即下载,直到晚上所有文件下载全部完成。

我们地区DVD机极少,对于DVD文件转换VCD从来没有做过,因此就想:一边看一边先转成MP3文件吧,当时也拿不准可不可以转为MP3文件,也隐约的感觉不太妥,但是在急功近利心的驱使下,给自己找了借口,做了。

十月四日上午,有同修来我家,与同修一起又看了一遍师尊讲法。并与同修交流了暂时不能制作MP3文件的问题,同修也觉的没什么,因此我就给了同修一份,因心里没底,因此嘱咐同修要慎重,先自己听听。接着又试着转VCD没有成功。

下午,去找另一同修寻求帮助,这个同修不在家,我就扒墙头还想看一看同修是否在家,结果搬掉了墙头上的两块砖,砸到了我的额头上又砸到手上,额头和手背上都被砸出一道渗血的划痕。当时找自己只找到了自己着急的心,其实里面隐藏着好大喜功的心、显示心、欢喜心,表现自我、证实自我的心,砖都砸到头上了,自己还没有深刻认识到,只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在眼前一闪就被“尽快让同修看到”的借口盖住了、溜走了。更没有意识到“不该扒人家的墙头”,直到与同修说起此事,同修说“你不该扒墙头”时,还在心里不愿承认“不该扒墙头”,后来才意识到“扒人家的墙头”这本身就是变异,是作为一个好人不该做的。

十月五日由于一些事情去了三个同修家,顺便与他们交流了关于师尊发表的DVD讲法录像是否可以转换为录音文件的问题,他们也都觉的“没有什么事吧”,因此给他们三人都留了一份,但是我的心里老感觉不踏实,总觉的不太妥,但是在执着自我、表现自我、显示成绩的心态中没有找到原因所在,自己竟然不能确定对错,也没有想到求师父开示,也没有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和不纯。中午,外地同修因其它事情打来电话,我赶紧问有没有师尊讲法光盘,因她还不知道,晚上我又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研究DVD转VCD,仍是半途而废。在此过程急于求成的目地中深藏着做事心、显示心和好胜心,觉的自己有本事,要证实自己的心。

十月六日,外地同修来电话说VCD讲法光盘出来了,叫我去取,当晚我就赶到那里。与那里的同修交流了关于能否转成录音文件(MP3)的问题,才真正认识到不可以私自转为MP3文件,因师父发表的是讲法录像DVD,制作VCD也是在大陆的特殊情况下仅供学员学法用,并没有发表讲法录音,而且录像中有一部份是用字幕的,我们怎么可以随便制作成录音文件呢?幸好同修并没有更大范围的传给其他同修,没有造成多少影响,但是此事却暴露了自己强大的执着,表现出不能够严肃对待师尊的讲法,忘记了师尊的严肃教诲:“但是做什么事情呢,不能够自己做,这一点我说清楚了,大法的东西谁也不能够自己随便做。当然了,目前在中国大陆特殊环境下,学员们为了解决书的问题是可以的,但是要保证原书原文字一点不动。在中国大陆以外是不行的”。(《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十月七日,我顺利的拿回VCD和DVD光盘,晚上八点多回到家中,吃完饭就找同修去刻录母盘,告诉同修今天晚上看一遍,如果没有问题,明天上午刻出来,我先取几套。

十月八日,我取来母盘就给资料点送去。这时有同修提到应贴光盘贴,想想也是,应该做正规点,于是找同修打印盘贴,告诉同修按着网上提供的DVD光盘封面,改成VCD的即可,并告诉同修先打印五百张,幸好同修听成一百五十张(其实是师父给予的帮助),避免了更多的浪费。晚上同修送来了一百五十张光盘贴,又有同修反映贴光盘贴影响光盘质量,因此决定就这些吧,其他的都不贴了。晚上,给一农村同修(甲)打电话,暗示了她师尊讲法录像来了,问她有没有,告诉她过三两天我去一趟。这里竟然隐藏着怕别人给送去了夺了“我的功(劳)”的心,因此告诉她一声先占个位置。这不是贪天之功吗?我怎么能要这个?

争功夺利,我一向觉的这个词离我很远,其实只是由于自己不够纯净,离法的要求标准太远,因此而没有识别它,看不到这些变异的存在。或者在一闪间就让它溜走了。

十月九日上午,同修(甲)由于想快些看到师尊讲法,搭车来取。可是这时光盘还没有刻出来,只有给她拿了一套母盘先回去传看了。送走了同修(甲),回到家看到了明慧编辑部关于VCD讲法录像是否可以使用光盘封面的回复,才认识到不该私自制作师尊讲法的光盘封面,同时发现拿来的母盘上写的是“澳洲讲法”,刻出来的母盘也都照样写的是“澳洲讲法”,赶紧通知同修应该按着DVD的题目(法轮大法-对澳洲学员讲法)写清楚,不能无意的随便改了题目,可是有的已经写上了很难挽回了。

由于自己的执着,由于自己的人心,马虎、大意、着急、显示心、做事心、急于求成,造成了错误,深深的感到痛悔。回想以前我们地区制作的师父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光盘封面多是私自制作的,包括大法书籍的封面也有私自设计的,当时也曾提到是否合适的问题,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的认可了这种做法,其实是没有严肃对待师尊讲法。

十月十日,与同修交流师父讲法光盘是否该收钱的问题,因有一协调人不赞同收钱,自己为了不执着自我,没有与其争论,一方面与其不是很熟没好意思多说,另一方面是以前从其他同修那听说这个协调人比较固执而对其抱有成见,不愿意与其过多解释。就在这些人心的干扰下,与另一同修谈到应该收钱的问题时,又谈到了这个协调人,还向同修强调:不愿和他(那个协调人)分辩是不想执着自我,心里隐藏着向同修显示“我不执着”的人心。其实质是过于执着自我而表现“不执着自我”,放弃原则,类似“老好人”的心态。

十月十一日,在一同修家,看见同修拿来的师尊讲法光盘竟有三个不同的牌子,而且每套中就使用了不同的牌子,其中的清华紫光是外地同修经过仪器测定选出的质量最好的推荐给我们的,而且母盘也是清华紫光的,看到这样的情况,我的心里就闪过一丝丝的不舒服,我没有表露出来,在压制它,后来在与同修说话的过程中,突然想到了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中讲到的,关于不坚持自己、互相配合好是关键、会出现奇迹,正念足会有好的效果的法理(不是原话,靠我的理解),我就对同修说:无论表面上哪个盘的质量好和不好,既然已经做出来了,我们就应该放下自我的执着和观念,无论哪个光盘被同修选择了,那就是最好的,我们不执着自我,就会出现奇迹,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正念足,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师父给予我们的都是最好的。从中我看到了那颗执着自我的心,并在师父的法中被清除。同修又说原来做的第三张盘有很多放不出来,是清华紫光的,同修们拿走的退回了很多,都烧了,他家里还有十多张放不出来的,都是第三张盘,还没有烧,问刻光盘的同修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听了感到心痛,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奇怪怎么会这样?如果是盘片的问题,为什么只有第三张不行?

带着疑问,我拿回家两张盘试放,确实放不出来,提示无盘。我打开电脑一看发现原来是空盘。这时想起来,告诉同修不能在光盘上写“澳洲讲法”这个题目时,有个同修说有的资料点已经把题目写上了,是先写后刻的。才知道是根本就没有刻录的光盘被误当成已经刻好的光盘了。这时心里真的觉的象堵了一块大石头,拿起电话就给同修打了过去:那些不行的别扔了,是空的,根本就没那啥(表示没刻),拿回去还能用。语气虽然尽量平和,但内心深处的埋怨即使同修听不出来,却没能够骗过自己。

放下电话,师尊的讲法又在耳畔想起,我们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我这时才用法衡量:首先我找到自己的执着,执着于清华紫光盘片的质量,那个自我该有多么顽固,但我一定不要它,清除它。另外,我想起了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回答那个学员因被当成特务而没能够参加法会的问题,认识到:出现了问题,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要正确对待,这里有我们修炼的因素,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提高了,对于我们个人修炼来讲,是不是坏事就变成了好事,成了使我们共同提高的因素。烧掉的光盘是个损失,我们从中吸取教训,找到执着,弥补不足。真正的做到遇到任何事都不动心,把一切坏事、好事都当成好事,都是我们修炼提高的机会,同时清除干扰,正念加持同修,圆容整体。而指责、埋怨不但于事无补,还容易造成间隔,障碍自己和整体的提升,都是人心执着的表现。人心放下了,心里那块大石头没有了。

以上是几日来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同时暴露不纯,去掉它。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