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五岁,自幼家境贫困,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总觉得自己不如人,人多的时候都不太敢说话,怕别人看不起。因此,使我养成了内向要强的性格。在这样一个你争我夺、你坑我骗的社会里生活过来的人,那些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胃疼、骨质增生、失眠、偏头疼、肩周炎等多种疾病的折磨,让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就在我对生活彻底失去信心的时候,家住远方已得法修炼的姑母把法轮大法传给了我。真是旱地得了及时雨,在她的引导下,我认真的学法炼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的身心就有了很大变化,折磨我的各种疾病逐渐消失,身体健康强壮,思想观念也彻底改变,明白了身体有病的根本原因是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自己以前执著不放的那些名、利、情都是应该修去的。只有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目地。法理明白了,身体健康了,心情也开朗多了。别人都说我象换了个人似的。我总觉的,我能得这千万年不遇的大法,真是幸运。心里总感到暖洋洋的,老有抑制不住的喜悦和兴奋。这么多年来。社会上什么好事都没有我们老百姓的份。只有今天师父的大法,慈悲的佛光,不分高低贵贱普照一切。对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有用自己坚定实修行动回报师父。

我修炼后的变化反映出大法的神奇和伟大。我也不断的把修法轮大法的好处讲给我周围的人听。有许多人跟着我炼起了法轮功。我丈夫也是其中一个。学法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就这样,我自觉的承担起了辅导员的工作,在我家里成立了学法炼功点,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学法中,文化高的帮助文化低的,对不识字的老学员,同修总是教他一点一点认,一段一段的读。通过共同努力,有许多老学员都能通读《转法轮》,他们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给弟子开启的智慧。大家集体学法炼功,相互切磋,交流。从法理上不断有新的认识和提高。同修们的心性提高的很快,在这个炼功点上,大家互相关心,真诚相待,这个整体里充满了慈悲祥和的气氛。那真是一段让人感到充实幸福快乐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和他的同伙们由于妒嫉心,编造出各种谎言作为借口,来攻击迫害法轮功。我们知道我们的师父最正、大法最好,师父是救度人的。可看到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我们无法与他们讲理说清楚。那时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沉甸甸的,难受极了。正在大家不知怎么做的时候,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了。师父的经文象黑夜里明灯照亮了我们前面的路,我和同修们一遍遍认真学习着师父的经文,交流切磋中用法对照自己,找出自己的执着,于是我们一个个走了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我在讲真相,发资料的过程中,被恶警绑架,关進当地派出所里。在那里我遇到了很多本地区的大法弟子。他们大多数是去京上访被抓的。我们同是师父的弟子,都为了同一个目地,那就是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被绑架到这里来的,虽不认识,但一见面就象久别的亲人,不用太多的语言,我们的心是相通的。看到大法遇难,师父被冤枉,我们的心在流泪,我们相互鼓励安慰。每天都坚持背法炼功。邪恶管教人员不让,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电、用各种狠毒的手段折磨我。不管他们利用什么恶毒的招数,都没能动了我这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为了捍卫师父、维护大法,我们付出多少都值的。

记得有一个犯人叫洁梅(化名),因为打死了她的情夫,被关進了监狱,她在里面每天都在哭,不哭的时候就象疯了一样。因为她是常人,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我在的监号里多数是大法弟子,就几个犯人,我们用真善忍的法理耐心的引导她们,告诉他们返本归真的人生真理。慢慢的大法的法理引导了她,在她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后来,每天和我们一起背师父的经文,还让我们教她炼功。有一次被管教看见了,把她提出去审问,管教说:“洁梅,你罪上加罪,你现在担当着这么大的罪,你又炼法轮功,我看你没有出去的那一天了。”洁梅严正的对她说:“法轮功讲真善忍,让做好人、与人为善、不让杀生,如果我早炼了法轮功,我就不会打死人家了。”说的管教哑口无言。她再炼功也不管他了。她被关了八个月后被放出来了,后来她说:“如果不得法,在里面可能真的疯了。”现在她成了大法修炼者,而且很精進。并经常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有一次她在几天的时间里就劝退了三十八人。我真的很佩服她。是师父的法救了她这个有罪的人。

在那几年里,邪党没让我们过一天好日子,恶警和邪党人员经常到家里来骚扰,经常让我们交罚款、办学习班、洗脑班,因为我和丈夫都坚定修炼,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常常被逼外出躲避。为躲避他们,我们夫妻俩二零零二年都没回家过年,我们那两个孩子都知道大法好,受益很大,在我修炼的九年里,他们没吃一片药,懂事的孩子们不吵不闹,并担心爸妈的安全,他们在担心和等待中盼着爸妈回家。

二零零三年春天,邪党来一次大搜捕,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闯進了我的家,搜走了全部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把我丈夫抓到了公安局,当时我没在家。邪恶到处找我,以为我跑了,我不知道发生的一切,回家后也被带到公安局。我当时就悟到了我们整体提高不够,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在公安局里,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他们身后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及共产邪灵。并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得法后的受益,他们好象明白了什么,没把我怎么样,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加持着我。

后来听丈夫说,邪党人员把他带到公安局,几个人轮番审问真相资料的来源,并逼写不炼功、不撒资料、讲真相的保证书,不写不配合就狠毒的打他。丈夫在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很强的正念,一遍遍背师父的《正念正行》等。当恶警们打他时没觉怎么疼,只有麻木的热热的感觉,可那些打人的恶警们却觉得手胳膊疼的抬不起来,吓的不敢再打了,最后把他关到看守所。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了痛苦,并时刻在我们身边保护加持着我们。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当地的洗脑班,那里关了二十多个大法弟子,当时我悟到这是我们共同提高的机会,同修们在一起静下心来,学法、背法、用法理衡量自己的一切,大家发现自己很多的执著心和做事不在法上,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交流切磋,认为只有听师父的话,认真扎实的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大家表示,一定要吸取这次教训,利用邪恶给我们的这次机会,一定要把我们地区的修炼环境正过来。就这样,在学习班结束的前几天,他们给我们每人一支笔、一张纸,让我们写不修炼保证书。结果我们都写了经过修炼身心受益的心得体会和坚定修炼大法,一修到底的决心书。交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那里,他们看了后,气急败坏,互相指责,有的说不该办这个班,越办他们越坚定了,正好给他们在一起的机会。他们没有别的办法,说这事是我带的头,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他们才罢休。这真象是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讲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

从那以后,我们地区的修炼环境真是变化很大。现在,我们地区修炼环境较宽松,大家天天集体学法炼功,新学员也不断增加。同修们互相交流切磋,遇事向内找,稳定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目地。我真切的体悟到,这修炼的路上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按师父说的做才能越走越宽,也是最安全的。

我文化不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