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腰鼓队中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刚加入腰鼓队时,我从来没去参加过练习。某一次我们要去参加游行,前一天晚上我才去学,因为很快就学会打法,就产生了骄傲自满的心。常常教鼓的同修一教,我学会后,看到其他的同修还学不来,就觉的自己学的快,有一种沾沾自喜的心理。

腰鼓队刚成立时,台湾北、中、南都有,我们每到一个地方游行、表演就得重学当地腰鼓队的打法。所以常常在表演前,只练习几十分钟然后就匆忙的上场表演了。因为练习时间短促,加上自己自豪学的比别人快,就这样一直不断的加强我那颗骄傲自满的心。有几次的游行,我看到站在我身边的同修常忘记怎么打,还暗自在心里笑同修笨,这么简单也学不会。

之后我们腰鼓队的打法终于定下来了,全台湾的打法都是一样的,我们不需要再临场前重新学习了。

因为我都没去练习,总是自满自己现学就会,结果在某次游行中失算了。看着同修整齐一致的挥动着鼓棒,我却记不熟打法。我心想,当我自己学的比别人快时,就沾沾自喜,而同修都没有沾沾自喜,也没有因为我不会打就瞧不起我,还是一直很亲切的教我怎么打。当时我的眼泪差点忍不住就要流下来。

腰鼓队不是一个人会打就好,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很神圣的鼓队,结果在这么神圣的鼓队里,竟然掺杂着我这一个心态这么不好的成员。我感到很羞愧。

以前打鼓的时候,我只想着要打好鼓,从来都没看过自己在打鼓时的样子。有一次妈妈来看我打鼓,妈妈说我打鼓的时候表情很凶,当时我心性就守不住,一直替自己辩解,我说边打边走是需要体力的,那天已经走了二个多小时,打到都没力气了,所以就笑不出来,心里还觉的妈妈没能体谅我。妈妈听我说完后也没说我什么,只是笑笑的就走开了。

事后我自己回房间向内找,我想如果我是民众,看到一个很凶又一副苦瓜脸的人在打腰鼓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不是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民众吗,像这样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民众还会想接近我们吗。

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每次打鼓都要记着微笑,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所有看到、听到我们表演的有缘人,就这样,一次次的改進,每一次我打鼓很开心的露出笑容时,妈妈也会给我鼓励,说我越来越進步了。

有时游行时间较长,打到系在右手小指的线都把已结痂的皮给掀起来了,鼓棒的线一直不断的重复磨擦着流出血的肉,而且也开始越打越提不起劲时,我就会想起师尊给我们腰鼓队写的诗《洪吟二》〈腰鼓队〉中说的“法鼓声声都是真善忍”,然后我就会告诉自己,每一击都要很认真的把「真善忍」通过打鼓打出来,不要放松。正念一出,越打越有力气,手也感觉不出来有线在磨擦了,一点都不觉的累,也不觉的渴。

现在和各地腰鼓队的同修一起打腰鼓时,看到同修们卖力挥动鼓棒的样子,不管打的怎么样,在我眼里看来都是很美的,游行时同修们齐心打鼓的样子,都会让我感动的流泪。游行中看到沿路围观的民众向我们挥手、拍手,看到同修陪着我们一路发传单,我感动的笑了,我知道这样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象以前勉强的练习让自己笑。

我常在和同修游行时,心里默默的对着腰鼓队的同修说:「谢谢你们,我很高兴我是腰鼓队的成员,我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打腰鼓,我们每个人的心里秉持着同一个理念,要揭露邪恶,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不管路途长或短,不管太阳多么炎热,也不管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我们都是风雨无阻的挥动着鼓棒,一直走到终点,从没有一个人离队,谢谢你们。」

我希望我们腰鼓队能越打越好,只要我们腰鼓队到的地方,就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美好,带给看到、听到我们鼓声的有缘人。

个人层次有限,认识有不足的地方,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