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芳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王金芳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王金芳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淄博王村劳教所遭受了二年邪恶的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出劳教所的那天,邪党人员认为她转化不彻底,又将她关进了潍坊洗脑班继续迫害。那时潍坊洗脑班关押着近二十几个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个男大学生,因不放弃信仰,恶党人员用各种酷刑折磨他。恶人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直到承受不了,每人还得交三万多元钱。昌邑的夫妻两人都被打瘫了,男的被打瘫了,小便被邪恶用电棍电的像胳膊一样粗,女的同样瘫了,生活不能自理。

下面是王金芳诉述她修炼法轮功以及因为坚持修炼遭恶党不法人员迫害,尤其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是九五年九月得法的,真是与世无争,助人为乐,慈悲为怀,真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得法前,由于对婚姻的不满,几乎天天跟婆婆家人打架,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成了出气筒,闹得整个家不安宁,我也是混日子。得法后,经过学法、炼功、修心,我与家人矛盾化解了,家庭也和睦了,各方面关系都相处的很好,全村的人都说我变了个人似的。我承担起家庭的重担,种了一亩多菜园,吃苦受累,卖菜早起晚归,春夏秋冬,我把菜园整理的井井有条,卖菜时别人多给五十元钱,我毫不犹豫的给人家。九八年大洪水,我还将省吃俭用的钱,拿出一些支援灾区;我还将我们村北头的下雨不好走的路修好,人们都说我炼法轮功人真的变好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撒下弥天大谎,污蔑师父与大法,当时真如天塌下来,使我透不过气来,我们的自由、信仰被剥夺。为了还师父与大法清白,为了有个自由的修炼环境,我于二零零零年三月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在途中被警察截住,警察没收了我的钱,连内衣、鞋袜都翻遍了。从此我更是失去了自由,村支部的人把我监视了起来。就连赶集卖菜、在家种菜、进进出出都有人看管。但我不管处境怎样恶劣,都讲真相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在超市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先是被非法拘留,几天后恶警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带进洗脑班,我毫不动摇,给它们讲真相。它们又把我转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毒打我,其中一姓王的恶警打得我口里出血,下巴打得青紫,半月后才消肿。在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转到了治安挽留所,十三天后,因我不放弃信仰,也不配合它们,于零三年七月二日左右天还不亮就强行把我带到淄博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恶警徐光荣、李法臣说是把我卖给那里了。

在劳教所里的日子更是残酷的,恶警们不分昼夜两小时一轮,伪善的谎言,凶残的把我这屋转那屋,使我认不清方向,三天三夜连续不让睡觉,加上体罚等。长期遭受折磨,使我在身体与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被迫向邪恶妥协。

白天超负荷的体力劳动,很多学员承受不住累倒了,恶警凶狠的说是装的,说是思想有问题。晚上强迫学员看谎言,恶警王永红竟然还无耻的拿来黄碟逼学员看。

零四年,很多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学员看透了邪恶的谎言阴谋,纷纷表示坚定修炼法轮功,邪恶就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威海的王玲玲,当时才十八岁,她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迫害,恶警就多次给她戴上手铐,强行灌食,她被迫害的手腕全是疤,身上伤痕累累,被折磨的皮包骨头;即墨的张淑英(音)被恶警王永红、宋敏、崔红文、李矮个子李爱文等强行铐在窗口上,脚离地,胳膊拉直,一次又一次折磨,直到被迫妥协;招远的杨文杰被恶警关禁闭,把她的手脚捆住,固定在死人床上,不准大小便,长期遭受折磨,头发都白了。杨文杰只要听到其他学员被迫害的哭叫声,就马上与恶警讲理,保护学员,为此她遭到了多次毒打,经常由六、七个凶狠的男恶警拳打脚踢,打得鼻青脸肿,就在我离开劳教所的那天,六、七个高个子男恶警还在折磨她,虽然恶警把电视声音放得很大,我还是能听出她的哭叫声。

还有青岛的张丽、昌邑的刘爱萍两名女大学生,被恶警们的恶语侮辱,被强制超体力的奴工(所在的三大队还经常用拉毛巾的车偷偷带进不带商标的线圈),有时劳动到十二点、一点左右,完不成任务不准学员睡觉,身体、精神的双重摧残,使她俩真是精神崩溃,将平日积攒的药吞下,直到早上出工时她俩还不省人事。就这样,两名女大学生被邪恶残酷虐待到如此地步!

大法弟子唐修美被恶警打得浑身青紫。过后洗澡时学员们都看到她身上的被打的伤痕。青岛的张红不放弃信仰,一次一次被折磨的两眼发青,恶警对她使用多种酷刑,还用拖鞋打她的嘴。有一次因她坐在地上,恶警就叫恶人刘爱芹将一盆冰水泼在她的身上,就这样她被折磨直到三年劳教期满。

我也因被逼迫做大劳动量的奴工,原本强健的身体,一下被迫害成了个气管炎、心脏病患者,到医院拍片,花了冤枉钱,也不告诉什么情况。在我脊背疼痛,整天憋气的情况下,还强迫劳动。我与学员们发正念、罢工,在会上我交上了自己写的真相材料,这下可把恶警吓怕了,第一先整我,不准我睡觉,我就绝食抗议,他们强迫我面壁并划圈限制区域逼我站着,恶警韩信克还将我双手铐在椅子上,双脚盘在椅子腿上,用脚蹬我的脚,痛得我真是死去活来,我紧咬牙关,恶警用铁器撬我的牙,将我两颗牙都撬坏。

三八医院都是恶警医院,恶警变着法子折磨我,直到不能插管为止,它们用绞带将我的嘴缠住,呼吸都困难,折磨得我奄奄一息,晚上还将我铐在床上不让睡觉,继续给我灌玉米糊糊、菜汤。十二天后,管子都腐烂了,口臭,尿血,浮肿,脚肿得穿不上鞋,使身体由原来的一百五十多斤瘦得不到一百斤。恶警还把我与学员隔离。

我被劳教后,家里生活真是很困难,那时,我儿子才十七岁,去一趟不容易,恶警也不让见面。那时恶警崔洪文强行给我灌食时,我咬断管子,叫我赔二十元一根,每次灌食先抽血化验,进行一整套手续,目地是为了谋取我的钱财,每天花费我七十多元,钱额继续上升。

我家庭困难,丈夫为了让我回家,到处请客送礼,诸城公安政保科一个叫韩永录的,他叫我丈夫给他买三千元的卡,就能放我回家,结果钱被韩永录骗去,人也没回来,就这样欺骗我的丈夫。我被劳教二年期间,我丈夫托人与被他们欺骗,共花去三万多元,丈夫还愁的整天喝闷酒。没心管儿子,使正处于成长中的孩子也走了邪路。就这样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庭,竟被江氏流氓集团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