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山东第二劳教所(男所,即王村劳教所)第七、八大队非法关押着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曝光第七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一、“熬夜”折磨

2006年5、6月份,劳教所成立“严管班”,用“熬夜”折磨拒绝“转化”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熬通宵连续一个月之久。劳教所恶警对拒绝被奴役、或不配合邪恶的法轮功学员,就逼他们熬夜到三点。

例如法轮功学员杨溟被恶警认为是“头头”,大队长罗光荣一直记恨在心,以他不“转化”为名把他关在队长卫生间里熬夜到夜里3点,白天安排所谓的“帮教”轮流给他灌输邪悟的歪理,或放抹黑法轮功的录象,并看着他不让打盹,吃饭、睡觉、大小便都在这一间屋里,强制坐在板凳上不准动,不让出门。睡觉时临时在地上铺块垫子打地铺,起床后把被褥卷起来。从2007年5月份至6月底连续四十多天都是夜里3点睡觉,5点起床,一天睡2个小时。

那卫生间是恶警队长洗刷和上厕所的地方啊,却成了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禁闭室了,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关过,被铐在窗户上,连续熬夜。

二、关“严管班”

劳教所将拒绝“转化”、拒绝被奴役的法轮功学员关入“严管班”。

2006年11月份以前,劳教所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极其邪恶:逼坐在马扎子上,身体正直,两腿平行、垂直,两手伸直平放膝盖上,不准动,不准说话,一个姿势下来一直坐到深夜。如果累了活动一下,马上遭到训斥甚至打骂。天天这样,一个月下来,腰背疼痛,臀部都坐破了皮。

由于身体处于蜷曲状态,不活动,长期积压肾部、肠胃等内脏,造成大小便不畅、消化不良、小便疼痛,身体不适等症状,对身体的损害是慢性的、不易察觉的,造成的损伤是隐性的、深层次的,不易恢复。从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普遍身体严重虚弱。

这是对身体的伤害。还有精神上的洗脑迫害,再加上:寂寞、孤独、悲哀、想家、疲劳一齐袭来,经常使人痛苦不堪,一个没有强大信念做支柱的人是忍受不了这种苦痛的。

一个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进“严管班”,恶警队长指挥犯人把这个法轮功学员拖到办公室里关上门,轮班折磨了一天。

三、面壁

恶警另一种折磨手段是逼法轮功学员在走廊里面对墙壁坐着,不准离开、不准动,叫面壁。天天这么板板正正的坐着、白天黑夜坐着,不让说话,也不准别人和他搭话。

法轮功学员王建至今被逼面壁已六、七个月了。法轮功学员孙德波、文德怀(音)绝食抗议,被恶警带到办公室长期在那里插管灌食,管子老是插在鼻子、食管里,不拿下来;文德怀被逼面壁时坐硬板凳,一顿只给一个馒头吃不饱。

四、洗脑“转化”

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到劳教所,恶警就安排两个所谓“帮教”转化法轮功学员,还美其名曰“交流”,实质上是企图强制从思想上“转化”,企图从精神上摧垮法轮功学员。

五、非法奴役

这里的贴片车间,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往玻璃瓶子上贴彩色装饰片的地方。贴饰片用的玻璃胶发出很浓烈的、刺鼻的气味,一进车间就闻到,很呛人,鼓风机也不起作用。这种胶很可能有毒,而法轮功学员长期被逼在这种环境下劳动。

正告劳教所恶警们,立即停止迫害,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真的会遭恶报啊!其罪之大永远也偿还不完啊!现在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已超过二千六百万人了,据说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解体前都出现过退党大潮,苏联退党团退到五百万时就解体了。法轮功学员自己被迫害着还在讲真相救他人,实质上是在唤醒人的良知善念,在给人选择未来的机会。这么慈悲还打动不了你们的心,那么你们真是不可救要了。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不会容许这样没完没了下去,给你们人的机会不多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旦这场迫害结束,不可救药的人留给自己的只有永远的深深的痛悔!人啊,醒悟吧 !


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责任人:
原大队长靖绪盛(现调到四大队任大队长)
现大队长罗光荣
副大队长王新江
教导员李公明
队长高成伟、宋男
七大队队长办公室电话:0533-6680427
山东第二劳教所办公室:0533-6680417
所长办公室:0533-6689507
通讯地址:山东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1-7 邮编25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