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得法日子 深感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回顾自己有幸在师父呵护下得法修炼的历程,感慨万分,深感师恩浩荡。

我是甘肃省的一名乡村女教师。十几年前,先后在几所贫困小学教书,每周近三十节课,还要批改大量作业,积劳成疾,百方试遍,不见好转。得知气功能治病的消息,想碰碰大运,但因鱼龙混杂,不知学哪一种,徘徊了好长时间。九三年冬天,有人介绍某书法气功,去信询问,那人寄来一个书法条幅及所谓功法,我心里很不踏实,就与丈夫商量。丈夫说,《气功》上介绍的“法轮功”,名气很大,先咨询一下。

我立即联系,很快收到王治文的回信,并寄来《中国法轮功》及一些资料。在信封的背面,师父还亲笔写了“条幅上有不好的东西,烧掉。”看完之后,很受感动,特别是看见师父的法像,觉的很面熟,也象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具体地点。又想到,自己是千里之外的无名之人,而师父当时已经是全国有名的大气功师了,我的信师父不但看了,还亲笔写了附言,并嘱咐王同修回信寄材料,多么难能可贵啊!这么一点小事,师父都亲自处理,师父的高尚品德深深的打动了我。我深刻体会到,这与社会的官僚机构、衙门作风,简直是天壤之别。

师父没收一分钱,就立马寄来了宝贵的资料,正如师父所讲的不取任何回报,这也与其它捞钱的气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下意识感觉到这肯定是正道的,这就是我多年来所要找的,今天我终于找到了。

于是我恭恭敬敬的拿起《中国法轮功》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只觉的书中有千万条金光,直射到身体里,也射到了心灵深处。当读到修炼就是修心性、心性多高功多高、修炼就是不断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时,全身突然有触电的感觉,心灵瞬间颤动起来,心情非常愉快,身体仿佛减轻了许多。我好高兴啊!我象一个失散多年的孤儿,终于在乱世中找到了母亲,一下扑到母亲的怀抱里。当时我把这些体会写下来,寄给了师父。

九四年师父在全国各地巡回讲法,我多次想前去参加,但因孩子太小,工作忙碌的不可脱身,一直未能如愿,失去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怀着一颗修炼的心,但又不知道怎样才是真正实修。在九五年春,我就想不能亲自参加师父的班,请求师父给下一个法轮多好。于是我就寄去了三十元钱和一张照片。很快王治文同修回信说:钱与照片如数退回,并说,师父看了我的信,要求认真学法炼功,做一个好人,就会得到该得的一切。还告诉我庆阳驿马镇有大法学员辅导班,要我就近学习,效果一样。然而我常人心太重,也未能去驿马镇参加学习班,耽误了许多宝贵时间。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那天我与丈夫去西峰办事,在书摊上看见宝书《转法轮》,就马上请了回来。过年期间,我那儿也没去,就一直学法,越学心里越亮堂。

当我看完第三遍时,有天晚上梦见师父来了,披着黄袈裟,十分威严。说“现在我给你下法轮”。就在这时,我感觉小腹部位飞速旋转起来了,当时就惊醒了,还觉的在飞转。我高兴极了,对师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激。于是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实修,回报师恩,随师还家。过完年,我立即去驿马镇参加了辅导班。

真正学法修炼后,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了,我的各种病症完全消失了,脸上白里透红,容光焕发,简直换了一个人。大法不但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更主要的是给了我一个愉快的心境,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生命的意义。同事和邻居都很惊奇。我就给他们详细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并从此开始洪法。在洪法过程中,有顺利的时候,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每遇到问题时,我都能意识到是自己做的不好或者说的不恰当,总能向内找。

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我经常利用双休日、节假日去乡下村镇集市、县城街道洪法,引导许多有缘之士得了法。至七二零前,在全县办了十多期辅导班。同时在修炼的路上,绝不放松自己,每天除上课、批改作业外,其余时间全都用在学法、炼功、洪法上,并在修心上下狠功夫。大法经书中的很多章节都能背下来。由于认真学法修心,大法的根深深的扎在了我生命的深处,七二零后,我两次進京上访,三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近四年时间,在严酷的红色恐怖下,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坚定的走了过来。

回顾自己得法修炼的经历,我深深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一切都是师父的法身在做,我们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历史使命,必须认认真真的做好。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要正念正行,勇猛精進,广传真相,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