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武汉得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九十年代初,正是气功热的时候,当时我在武汉上大学,经常听到一些关于气功神奇的事情,自己很好奇,也想能学一门气功练出点神通。后来学校里来了一位“气功师”,我怀着好奇的心参加了,有几十人参加了这个班,办班过程中,“气功师”简单的讲了讲功理,之后就教一些动作。当时我心中有很多疑问,总想向“气功师”求教,可是“气功师”不怎么爱回答我的问题,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一个学习班下来心中一直很郁闷,心想可能还需要多花一些钱,才能让“气功师”多教点东西。其实当时很多气功班都是分几个阶段,需要交很多的钱,象我们当时的学生,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学气功。我第一次学“气功”的经历就草草的结束了。现在想想,当时很多所谓的“气功师”就是为了挣钱,虽然有一些小功能,但真正的法理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很多问题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回答不上来。

九三年三月的一个周六,同学早晨打开收音机听广播,我去水房洗衣服,回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同学都围在收音机旁仔细的听,我也赶紧凑过去,原来是武汉的一个电台邀请法轮功创始人介绍法轮功,当时我被那神奇的功理和功效深深的吸引住了,只有一个感觉:太神奇了!节目中听众还可以打电话提一些问题,法轮功师父现场可以回答,有的听众打电话希望师父能帮助治病,师父就通过电话线帮助听众调整身体(师父讲过在传功初期为什么给学员治病的法理),到后来几乎所有的电话都是要求师父给治病的。

我出于好奇就想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当时师父办的班在汉口,我的学校在武昌,比较远,自己有些犹豫是否去,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已经开始两天了,可我还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去,到第三天的时候,有一股力量促使着我一定要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就这样我和三个同学一起去了。到现场时,其他的三个同学都很犹豫,先回去了(后来第二天才决定参加),只有我留下来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

一進师父的传功讲法班,我原来对气功以及人生道路中很多的疑问一下全明白了。这次师父的传功讲法班我没有听到开始的部份,但几堂课听下来,自己真的是知道如何做一个好人。我每天就是盼着上课的时间。

我每次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要先坐公共汽车到长江码头,之后再坐轮渡,然后转公共汽车到达听课地点,除了坐轮渡,其它我们都是“逃票”,两堂课下来我就觉的不能“逃票”了,可其他同学还没认识到,我就把大家的车票都买了。

每听一堂课,我都觉的自己的心灵在变化,逐渐的,懂得了什么是“修炼”。在学习班期间,我真的感受到了法轮的旋转,有两天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小腹部位特别疼,难忍的时候我就打坐结印,一下就不疼了,只要拿下来,肚子就疼,大概两天就过去了。刚开始炼功的时候,有一次炼第二套功法,炼着炼着,一股热流从头顶一直灌到脚,别提多舒服了。

参加师父讲法班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小女孩得了白血病,基本被医院判了死刑,后来参加了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完全治好,小女孩的父母非常感激,会上还送师父一面锦旗,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期间还遇到了一位阿姨,原来参加了很多气功班,天目也能看到一些情况,她对我说,虽然参加过这么多气功班,但能象法轮功师父这样把法理讲透的只有法轮功师父一人,她下决心放弃其它功法,开始专修法轮功。

课间休息的时候,师父总是不厌其烦的给大家解答问题,有时候师父就在主席台边上,很多的学员围在那里提问题,师父就一一的回答,每次我就站在旁边听。我来的晚,有些手印不知道怎么打,有一次我来到师父身边问师父怎么打“莲花掌”,师父手把手教会了我如何做。现在想起来,自己是一个多么幸运、幸福的人,现在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

对我来讲美好的回忆更加激励我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