蹒跚步入大法修炼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三年才走入大法修炼的。现在回首看去,却发现:其实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正是师父悉心的安排了一切,才将我这个顽劣愚钝的弟子引進了门。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体悟和感动。

从小就被共产党的“无神论”灌输的我,在得大法之前是不相信任何有关佛道神的事情的。但回想过去,其实小时候我就已经有一些略带神奇的经历了。

六、七岁的时候,我就经常会有类似耳鸣的感觉,突然会觉的好象听到了另外的声音,空空的,但知道不是在这个空间里。我问别的小朋友,他们都没有这种感觉。那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就会心中暗想:是不是有一个另外的空间啊?

八、九岁的我突然非常害怕死亡,觉的死后的世界是非常可怕、恐怖的。而且不敢和父母讲,只是在黑暗的夜里独自担心。

九岁时,我在两次梦中还分别看到了我三岁在大姨家居住时发生的事情。一次是我和弟弟在河边嬉戏的情景,一次是我被邻居带到山上玩,走失,又被人送回来的事。这之前,并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两件事。可我去问妈妈,当时的情景却和我的梦境差不多。在梦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我们在清澈的小河边玩,抓小螃蟹、小鱼,非常快乐!可大姨后来不让我们玩了(担心小孩子在河边玩有危险)……这一切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而我走失的事情又确实让大姨家当时虚惊一场。当时我很奇怪,做梦怎么能梦的这么清楚呢?而且还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好象有人提醒我,或者象电影回放一样?修炼以后,我就明白了,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过去的时空。至于我的主元神進入未来的时空,也曾经发生过几次,这里就不多述了。

从小到大,如果我长时间看书或者使自己处于定睛状态的时候,就会感到我的头在变大,自己的身体也一层层无限变大,变空,而同时,那个我又好象变的很小,在这个空间中旋转着……在这种状态下,我十岁以下的时候,还会感觉和一些物体能够沟通似的。后来就没有了。

我在修炼前就体会到两次元神出壳的感觉。一次是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在荡秋千的时候,我从秋千上掉下来,后脑勺碰地,导致我的记忆部份丧失,记不起这前后的事情经过了。但我清楚的记的,当时我好象飘到了空中,而且和一些小怪物或小灵体在对话。后来,我才又身神合一,也听到了旁边人的呼喊声。当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只觉的莫名其妙。苏醒后,也把它当作脑部受伤的症状了。修炼后,我明白了,事实上那时候我的元神已经出壳了,正在和另外空间的生命体沟通呢。

第二次是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一次我去洗手池洗手,一低头间,突然觉的我的灵魂从脑后出来,好象就在我脑后上方不远的位置飘着。这一刻,我好象是另外一个人在审视着自己,看着镜子里的人,也觉的很陌生……

修炼后不久,我又一次清醒的体会到灵魂出壳的感觉。一次我正在吃麻辣烫,感觉非常辣!只觉一阵晕眩,元神一下子从后脑勺冲出去了,在脑后悬着。所以,我就亲身体会到了很多灵体是受不了辛辣、荤腥的刺激的。这确实是有道理的。……至于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在打坐、发正念的时候,元神离体的次数就数不胜数了!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经常会感觉浑身难受,肚子疼,无力,疲倦,有梦魇,而且感觉自己一直在向下降,向下降……这时,我隐约会觉的某处有黑色的东西,好象是鬼……

在某个时刻,面对或路过某人的时候,我会突然感受到他的感觉,好象知道他这一刻在想什么。我很亲近的朋友,如果有什么异常情绪,我有时也能体会到,甚至会有如同身受的感觉。说实话,这个滋味并不舒服。还好我经历的次数不多!

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莲花,从小就多次想把自己的名字中加入“莲”字或“荷”字。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和黄色。这也许是生生世世的佛缘吧!

从小我就愿意研究稀奇古怪的东西,经常看《探索》、《奥秘》等书籍,也觉的茫茫宇宙中有太多我们不了解的世界。但多年共产邪党无神论的培养和灌输,让我对自己身上发生的有些奇怪的事情反而不在意,一个“奇怪”就挡住了,不再关注。我也更不相信世上会有什么佛道神,只觉的那是古人科学不发达的结果、人的幻觉和封建迷信的表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我也觉的中国的当代是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人们什么都不信,既不相信神佛等宗教信仰,也早已对共产主义嗤之以鼻。而对社会上名利的追求,我也一直认为不过是安身立命的一部份。那么人为什么活着呢?生命的目地是什么?生活的基石是什么呢?我找不到方向,心灵很是空虚,只好把大多数精力放在对事业的追求上。随着世事的经历,没有一个精神支柱和心灵源泉,我觉的生活有时没有希望和未来。潜意识中在寻找着什么……

自从一九九六年父母走入大法后,我亲眼看到妈妈由一个有着全身关节炎、肾炎、糖尿病等十三种病、迎风即感冒、天天要按摩的药罐子、老病号变成了神清气爽、身体健康、年轻快乐的修炼人。我也亲自目睹了头部有病的爸爸神奇的消业。他的头部以鼻子为界,一侧的头肿的象猪八戒,眼睛只剩一条缝,耳朵肿的有两倍大,而另一侧却和正常人一样,让人看着都觉的吓人而不可思议。我当时吓的紧着让他去医院。可他既不吃药,也不打针,过几天就好了。这样的消业竟然经历了十几次!

我也看到两位六七十岁的老人修炼十多年来,真的从未吃过一粒药!但即使这样,我还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神奇、无法解释的事,一概说成是心理作用,自然身体反应。我只是觉的法轮功确实能治病,把我多病体弱的父母都治好了,有一定功效。

邪恶的七二零事件,尤其是“自焚”事件后,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遍及中国大地,我的态度更是逐渐的起了变化。由刚开始的嗤之以鼻,认为共产邪党又在搞运动,玩政治,到后来的担心,疑虑,害怕父母受伤害,再到后来看着所有报纸连篇累牍的渲染“自杀”、“杀人”的文章,真的害怕、担心我慈祥、善良的母亲有一天会拿着菜刀……现在想起来,这一切是多么的荒谬啊!也由此可见中共的邪恶造谣杀伤力有多大!象我这样亲眼看到父母身体恢复健康,很是神奇的人,也产生了对大法的恐惧、躲避,甚至厌恶的心理。

在这样的环境下,父母依然很坚定,继续学法、炼功,抓住机会讲真相。妈妈从来就没有害怕过。这也是我很佩服的地方。他们也经常给我讲真相,可都被我严词拒绝了,不愿多听。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是多么的不悟啊!“机缘难得”,真的需要珍惜!

这一拖,拖了八年!二零零三年九月的一天,也许是机缘已到吧,也许是大法弟子的坚韧、正义和大法的神奇、伟大吸引了我,我不由自主地第一次拿起了《转法轮》看起来。这一看使我发现这正是我一直以来追求并相信的处世之道!“真善忍”,这不就是每一个人应该学,应该做的吗?这不就是做人的准则吗?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基石和灵魂的依托!

看书当时,我的身体上也有了强烈的反应。我的心脏、胃和牙齿都有病。随着看书,我就感到心脏偷停,一个劲的反胃,牙变的又长又软,不停的上下牙相碰…看到“天目”一节,我还明显的感到前额在往里顶,往里钻……妈妈看我反应挺大,又教了我一节静功。当天晚上,我就单盘打坐了半个小时。这过程,我好象闻到了一种熟悉而又说不出来的味道,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经常闻到过……

夜里,我连着做了几个和同事吵架的梦,梦境从来没有的清晰。早上起来我还清清楚楚的记的梦中的情景,而且觉的胸中一股股火在向上窜,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这更神奇的是,我突然发现我的右眼角处看到一个“忍”字,上面一个“刀”字加一点,下面是个“心”!不能完全看清,但确实是这个字。整个字金光闪闪,又五光十色。无论我睁眼闭眼,醒着,还是睡觉,我都能看到他。问妈妈,妈妈说,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要忍”呢。我一连看了四五天,“忍”字才消失了。这神奇的亲身经历立刻彻底击碎了我的所谓“无神论”观念,再也不认为这是什么人的幻觉了。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大法原来是这么的神奇!”“这世界上就是有太多我们所不了解的事情!”“共产邪党说的话全都是假话!”

从这时起,我终于蹒跚的步入了这伟大、殊胜、济世救人、亘古难寻的大法!走上了回归之路!

写下这段得法经历,只是希望在这正法的最后,为大法的神奇再做见证。同时也和更多的还未开始修炼的人们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