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善忍在教育园地中耕耘(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九月二十八日是孔子的诞辰纪念日,也是教师节。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是国家富强的根基,对有心献身教育或已经在职的教师而言,如何发挥爱心和智慧,春风化雨、诲人不倦,引领莘莘学子发掘个人生命的奥妙?以下是法轮功学员谈谈他们在不同教育阶段修心与教化学生的心得体会。


修炼让教育人员易于领略管教的艺术。图为正在炼功的洪腾祥校长


研究发现静坐不但可以使大人平心静气,重新看待世间得失;还能让儿童学习专注和提升免疫力,值得大力推广

洪腾祥,在大学时代主修历史,在台湾及美国的研究所均以进修教育为主。三十年来,一直服务于中等学校。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勤管严教,浪得虚名

本着勤教严管、培养全人的教育精神,我担任过三所私立中学的校长,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学生人数最多的记录保持者,其中一所已过了十几年,还一直叫我「第一名的校长」。现在是宜兰慧灯中学的创校校长。我在学校里对待学生一向以目标为导向,严格有名,带过的学生行为和课业成绩都不错。但是过程也过激,因此有过被学生戏称为「洪藤条」或「恶魔王」的名号。回想起来不胜嘘唏!

修炼让我更有智慧办学

我在二零零三年,蒙同修刘老师的牵引,得以重回大法。修炼期间虽然不很精進,但却也明显改变了我的教育理念。虽然青少年学生的问题还在,也许有日趋严重的可能。可是我已经不再忧心忡忡,一切以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为依归,办教育如救人,智慧的运用于学校教育,确实已起到良好的效果。近两年国中基测;县内榜首都在我们学校,师生的德行也普遍提高。

学校是个单位和训练机构,同时也是教育团体,团体生活具有共同规范的力量,也是一种社会化的场所。中学是训练学生学习由他律走向自律的过渡阶段,所以要教也要训,因而需要某种必要的规范。教育学生不只是传授知识,生活教育也不能例外。所以我要求老师要管也要教,但不要动不动就以记过方式来处分学生,并且要求每年减少记过率百分之五。

打骂当然不是最好的教育,也不是唯一的管教方法,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法解》中回答学员问题时说:「我们讲忍,对小孩子、对自己的孩子也不应该随意打骂。你管孩子是正当的,小孩子不教育也不行,得教育。教育是个方法的问题,但是你为了管孩子把自己气的够呛,那哪行?管孩子也不能动气的,你不要真动气。」管教是一种艺术,不是政府一纸命令就能做好的,有些教师怕触犯规定,干脆不管,放纵学生,有的气愤不平,只好提早退休。

李老师在《转法轮法解》中又说到:「不管教就纵容也失德,你不管教就失去你做父母的责任了,所以就应该管的。孩子不听话,说我们管重一点也无所谓,但是你不要把他当作象牲畜一样,那可不行,这要分清。我们管孩子也别动气,你真动气也不行,那你自己还有个忍的问题。忍不是生了气才去忍,而是不生气。」

以「真、善、忍」为办学依据

修炼之后,「真、善、忍」和李老师的话,一直是我办学的依据。不论是对师生讲话或制定学校办法,都不忘智慧的容入。有李老师的法在,我不相信学校会办不好。李老师在《北美巡回讲法》时回答学员的问题中说:「现在学校虽然在教育上不能使孩子向善,放纵孩子的思想,但是现有的知识对他们将来认识法还能够起到作用。当然有大法弟子的学校更好,没有之前,我想还是让他得到一些知识比较好。回家来,自己再给他读读《转法轮》,再教教他如何做人。」

智慧的运用法轮大法的精神,在单位上做一个好人,办好一所好学校,做个称职的校长,能修己也能救人,是我现在的想法。尽管现在的教育环境有多不利于人,尽管现在的孩子有多难管。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要努力下去,说真的,修炼以后,我们学校的校务蒸蒸日上,学生人数日益增加,特别是台湾首善地区的台北县、市学生,不辞路远而来,光是国中部就有八、九百位学生,占本校国中学生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不能不归功于大法的威德。

在国小任教近三年的基层老师林翠玫,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得以在教育园地中带着微笑持续耕耘。

从心看世界

在国小任教的林翠玫,未修炼以前,非常努力教学,但学生仍是不听话,她说:自认是个努力教导的老师,当学生在学业学习不够理想时,我会尽力去教学;孩子行为不端正,我会非常「深切」的教诲孩子,但在我的「急切」下,孩子似乎不但没有更进步,而我自己的身体健康状态似乎也常亮红灯,尤其每学期几乎会请假一周在家里调养喉咙。因为习惯性的失声,喉咙长茧了,复健科的医生告诉我,我必须放慢生活脚步,因为我的生活节奏似乎太快了。当时我感到十分惊讶,不是人人皆如此,尤其是生活在台北市,但我也察觉到,虽然我如此的努力、投入,但似乎孩子不领情,尤其两年的带领下来,尽管我声嘶力竭的鞭策,但付出与回馈似乎不能成正比。

修心去我执,炼功强体魄

在偶然的机会之下,曾有人告诉我,人应修炼,当时我心想:我平日待人真诚,从来不做坏事,只是忍功较差,要修何难之有?而且自己也时常提醒自己,除了真诚待人、做善事之外,要多忍耐,不要随意动怒,因此想要先靠自己试一试。但有一次与学校行政人员的冲突之下,仍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发泄情绪,在生气的当下,的确怒火找到了出口,但事后仍然后悔不已,于是下定决心好好修养自己的心性。并开始阅读超越心灵的著作,才知道原来自己平日有多么的不足,当自己自以为善意的替别人着想时,我才深深觉的不过是希望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行事,「自以为是」的概念深植心中,难怪处处碰壁,与家人、学生、同事的冲突不断,透过研读法轮大法书籍的过程中,不断的深入自己的内心去挖根,不断的调整自己,再加上炼功来沉静自己。

说也奇怪,每当自己遇到困顿时,静心学法自然会出现解惑的答案,仿佛不断的提醒自己修正不足之处。在这样的过程,我发现以前惯性的声带发炎,竟然不治而愈;而每学期固定需要请假休息的周期也消失了,无形之中,竟然替国家省了一笔代课费用;而在与孩子的互动当中,我不再以处罚的手段来教导孩子做正确的事,反而当孩子犯错时,我愿意提供机会让孩子修正自己,因此我告诉孩子:其实每个人都会犯错,然而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真诚的看到自己不足之处,与其花时间去辩护,何不先静下心来、先看看自己。在刚开始,许多孩子带着过去的习惯,因为害怕责罚而不断的辩解,但慢慢的,孩子在发现原来犯错了,其实没有那么不可原谅之后,都能静下心来,告诉老师他自己可以修正的地方了。

在教育园地中微笑耕耘

在这次新班级选举模范生时,我请孩子列出模范生的条件时,有孩子举例说:「要能反省自己」、「能够欣赏别人的优点」、「能够原谅别人的过错」、「能够诚实」、「能够负责任」……当孩子已能看到别人真正的美好时,我想教育的目地已达到了。李洪志老师曾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在带领学生的过程中,我终于能体会这句话的真义,并得以在教育园地中带着微笑持续耕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