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运的回到了正法修炼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一次在下乡的途中,在一个同修的家里,看到师父的法像。师父双盘打坐,双手结印,面色慈祥,威严。我被这张法像深深的打动了,于是问他;“这是谁呀”?同修回答;“这就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我们的师父”。这样,我和大法结缘了。

当晚,我按照书上学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的法轮,高速旋转。在我修炼的这几年中,这样的事多次出现,甚至看电视时电视的画面居然变成一个旋转的大法轮。

修炼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师父会利用一切机会去我的执着心,对名利的执着、情的执着、色和欲望的执著。我时刻牢记师父讲过的法,把一切困难当作磨炼,把一切痛苦当作过关。虽然在这几年的风雨中走过弯路,摔过跟头,但也走到了今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个人修炼转到正法修炼,大法弟子的修炼走上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道路上来。我以前在乡下工作,大多时间又处于独修状态和当地同修很少联系。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当地一些学员被“转化”,县城里的几个同修也被非法劳教,当去和某些同修联系,同修害怕,什么也不跟我说。这样,我和大法弟子失去了联系。那时我对法理理解不对,就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遇到这种情况呢?这也许是师父考验弟子吧!看我们是不是真修。就算是全社会的人反对,我也会修下去。我就抱着这样一个错误的心态继续独修着。

后来我的工作由乡下调到县城,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巧遇一个同修,从他那里才了解当前师父正法的進程和形势。可这已经是零四年夏天了,我和大法弟子们已有四年没有联系了。当晚我就赶紧到他家,看到了师父九九年以后所有的新经文。我欣喜若狂,一气读完,终于明白了这几年是怎么一回事了,也知道自己邪悟了,走了一个大大的弯路。

通过这件事情,也使我深深的感到:所有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个人脱离了整体,就会脱离大法,跟不上正法進程,帮助同修和救度世人是多么的重要。而我以前就是自持悟性高,对法理解不透却还不愿和同修一起炼功学法。教训实在是太大了。

接下来,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师正法的進程中。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建立家庭资料点。我以前对电脑一窍不通,当电脑运到我家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熟练掌握它,为证实大法尽自己的责任。正如有的同修说的那样“大法弟子的智慧是打开的,邪恶的智慧是闭塞的”。我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掌握了做真相资料的程序,能够制作救度众生的各种真相资料了。现在,我制作的视频、音频、文字的各种真相资料有效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救度了当地的众生。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安排,是同修的无私帮助的结果。

《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网站,一切应有尽有,所有的技术问题只要耐心的去寻找,都会迎刃而解。当然,每天学法是第一位的,是必须的,只有在法中心性才会不断的提高,才会看到自己的不足,一切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才会不断的升华。一切矛盾和困惑都会在法中找到答案,法学好时,心态很正,正念也强,做大法的事也会顺利。

发正念是师父给弟子们救度众生的另一种方式和解体邪恶的佛法神通,弟子们发正念也是有威力的。记的有一次,我正想打印几本《转法轮》给缺少大法书的同修,念头一起打印机坏了。晚上,我入睡时,一个黑手满眼的怒气,恶狠狠的来了,竟然质问我:你为什么要打印《转法轮》?我急忙立掌,念到“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黑手一下子就解体了。第二天,电脑正常,打印机也好了,十几本《转法轮》顺利的送到了同修的手上。还有一次,一个邪恶在我入睡时突然闯了進来,面目可憎,两只胳膊就象《西游记》中的妖怪一样忽然伸长,十个长长的指爪一下子就扣進了我两肋中,我痛急了,喊了一下正法口诀,邪恶瞬间解体,忽然醒时,这边空间的肉身还隐隐作痛。还有许多正念显神威的事情,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总之,发正念是我们除邪正法的法宝,大法弟子要好好掌握和应用。

讲真相是我们大法弟子肩负的重大历史使命,为了不辜负我们的史前大愿和师父的期望,应该做的更好。记的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带了近千份真相材料去一个边远山区,当时月光皎洁,万籁俱寂,我们俩人一组,挨家挨户发放资料,心中正念慈悲油然而生,心中无比喜悦,忽觉自己神圣纯洁无比,下半夜三点多,所有资料发放完,没有一点疲劳的感觉,再抬头看天上的月亮,晴空万里,七彩的月环分外明亮,好象也在嘉奖我们。

以上几件事是这几年修炼的点滴,其实还有许多事做的相当不好,我也会努力改進,今后会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