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的体悟和心性的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将这两年在正法修炼中的体悟,心性的升华、提高点点滴滴汇总起来,对自己是个总结,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受一些邪恶的迫害,不很严重,但我从此就一直处在似炼非炼状态,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因为没有了比学比修的环境,甚至还有所倒退,二零零四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开始陆续接到明慧周刊,逐渐的又走回大法中来。这些年来,感悟良多,在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确实感到境界在提升,又有了刚得法时進步飞快的感觉。

一、走出来证实法

开始回到正法中,怕心是很重的,因为在单位是挂了号了,我在明慧周刊中看到同修的正念正行,当时又是佩服又是自卑,我也就开始在熟人范围尝试讲清真相,因为开始不熟练,同时我周围环境也开创的不太好,同事虽然知道我为人不错,但总用担心的语气好心的提醒我:“知道好自己炼就行了,别在外面说。”当时学法少,法理有些不清,竟然有些感动,觉的他们是比较善良的,我们在争取他们的同情,如果较多的人认可法轮功,可能形势就会好了,其实还是把结束迫害的希望放在常人身上,没有认识到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我们是在救度众生,而不是祈求常人给予我们什么支持。随着学法的深入,法理也越来越明晰,三件事也做的好些了。怕心渐渐的被慈悲心所取代,真是看到众生都苦,真的希望他们有未来,真的希望他们能得度。

在熟人都了解真相后,我就开始向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这也是个突破,要求更加冷静,了解对方的心理,在对方能理解的范围之内,解开对方的心结。这期间,我的怕心進一步清除,耐心在加强,忍耐力也在提高,慈悲心自己都可以感觉到充盈在我所及的空间场。越到后来,我就发现对方越容易接受真相,越容易受到我的影响。这有邪恶被大量清除,不容易控制世人有关系,也和自己修炼提高了境界有关。

二、开创环境

单位在二零零二年左右,曾费尽心机停了我一段职,天天找人和我谈话要我放弃修炼,我当时法理不清,对他们提出的自焚等现象无法解释,那时还没有认清邪党的邪恶,认为××党只不过是不了解大法,不明真相,明白了大法好××党就会改过来的。

那时单位同事认为我固执,拗劲。因为我在修炼中以真、善、忍待人接物,在同事中口碑不错,和大部份同事都是朋友关系。他们认为他们在尽量帮我,给了我许多台阶下,让我容易过关,少受冲击,可他们觉的我好象认死理,不拐弯。后来想来,我当时是抱着委屈,争斗心在和他们对抗,诉说冤屈,而不是心平气和的主动把真相告诉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是大法弟子要救度的众生,是旧势力毁灭的对像,大多数时候是在反抗似的述说。从而在以后的时间,他们一直对我不放心,每到敏感日,就有人来问思想动态,虽然我都用常人的圆滑打马虎眼过去,但还是感到邪恶的压力。要突破这个环境,我意识到我必须自己开创环境。我就从周围的同事讲起,(以前他们和我都回避法轮功这个问题,他们怕刺激到我,我也怕受迫害。)我讲我为什么炼法轮功,讲央视导演的自焚是栽赃陷害,中共历来的运动,包括后来揭露出的活摘人体器官…。当时我想:让周围的人明白一点是一点。我越讲越顺,参照明慧周刊弟子讲真相的心得自己尝试,对同事反复讲,渐渐的将范围扩大,对上级主管,下级职工都讲,不光讲真相,还智慧的用法解开他们生活中的困扰,建议他们按真、善、忍待人接物的角度去对待生活,开始时同事有些戒备心,后来发现我讲的有理,和我聊天后心情比较愉快,很多矛盾得以解开,也愿意常和我唠嗑了。主管领导也多知道了大法真相,也就很少打扰我了。上班时间,在工作之余,我基本每天都可以堂堂正正的学法了。

在师尊的安排下,我无意在一个网站得到了自由门软件,让我突破网络看到了明慧网,使我讲真相有了取之不尽的内容,后来我想:他们要能够自己看那多好。就尝试将破网软件传递给他们,没想到他们是如此喜欢,看来每个人都不希望被骗,都希望知道真相,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洪大慈悲。众生清醒的一面在起作用。我周围的人,只要有上网条件,都经常上动态网,这给我后来的劝三退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我周围的同事虽然有不太相信暂时不退的,但非常抵触的情况基本没有,就算不退的也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让我再考虑考虑。

同事都知道我不贪、平和、身体好,不生病。他们都知道了他们周围就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是一个好人,法轮功是教人学好的。他们很多人将我看为好朋友,有一个书记曾当着别人面对我说:“技术上你是我的良师,生活上你是我的益友,我从你这学会了许多东西…”我告诉他说:“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从《转法轮》中学的。”他现在也看过两遍《转法轮》了,他在党务工作中消极怠工,他的支部发展党员是最少的。

我现在的环境相当好,我知道这是按照师父教导的做的必然结果。

三、成立小资料点

明慧网倡导成立小资料点,我条件具备,基本不用添什么硬件,又正好有同修可以传递资料,就成立了。

资料点的运作对我的修炼提高起了很大作用。原本我在个人利益上是比较淡泊的,工作成绩被别人取代了也觉的无所谓,觉的自己并不执着于名利。只是在常人的技术工作很投入的,也闯出了一些名堂,解决了一些别人认为挺棘手的问题,在别人眼里我是专家,在外单位、同行中也小有名气,我也沾沾自喜,我在研究问题时会很拗执在一个问题上,直至头破血流才尝试另一个方法。我在一心一意做事时,是容不得别人打扰的,谁一干扰了就和谁干仗,别人在这个时候都回避我,不和我冲突。我还觉的这很正常,有本事的人谁没有点脾气呀?又没有争名夺利的。现在想来,那是常人式的思维方式,按常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漏呀。心不平、气不和,常人都可以刺激到自己,引起自己的情绪波动,这也是个需要修去的执着。

其实细想来,还是隐藏着一颗证实自己的心。因为不管最后成绩被谁拿去,但还是有很多人知道是我做出来的,总有一个常人式的充实感。在做资料中,这些个执着又表现了出来,我发现每每我不希望别人打扰时,就有干扰来了,不是电话,就是孩子闹,或妻子叫我干这干那,我就烦心,一烦心,机器就出毛病,什么怪事都有。我就对机器发正念,有一点效果,但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弄的我那段时间做真相时一直瞅着机器,生怕又有什么毛病,神经紧张。当时我一直在向外找了,向外求了,没有悟到是要我改掉心不平气不和的毛病,修到不为外因所扰的心境,彻底修去求名的心。

在师尊的点悟下,我终于找到了这个漏,就开始有意的去修掉它,慢慢的干扰越来越少,来什么事就应什么事,机器按照设定的程序在有条不紊的做真相,我也不用操什么心了,甚至可以脱身做一些家务、辅导孩子学习了。

四、向明慧投稿

常读明慧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我于是萌生一念,我不能总向明慧索取,而不付出呀。我在修炼中的所悟,虽然只是我这一个层次的感悟,可能对同修有所帮助,于是我就开始把修炼的感悟成文后向明慧投稿。后来发现向明慧投稿也是个提高的自身的途径。

开始写时有些吃力,明明感觉是那样,却不知如何表述,因为我以前多是写技术文章的,侧重面不同。但在师尊安排下,不久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两篇文章,使我觉的信心大增。以前看明慧网上文章,常对文章作者有敬佩之心,自己又产生自愧不如的感觉,现在成为其中一员了,觉的那种心境是不对的,发表了文章了也不能说明作者怎么样,只说明所悟的那一点的可能对同修有帮助,被明慧网采用了,在其它地方,要修去的东西还多呢。这样通过对比自己,我就去掉了盲目崇拜之心。

文章发表了,有信心了,但又产生了新的执着,时不时就想写点什么,传上去就天天等,看发表没有呀?没有发表倒没有抱怨,只不过是有些泄气。后来意识到这其中还是隐藏着显示心,应该修去的。这种为写文章而写文章的心态是不对的,按常人的话讲是无病呻吟。克服掉这个心之后,又有文章发表了。

我现在写文章很快,一般不超过三小时就写好改完了,比写常人中文章要顺的多,有了什么感想,一会就写好了,这其中是有师尊加持的。比如看一个同修的文章,我觉的有些不在法上,就赶快写了一篇切磋文章投去,为了不让同修误解,尽量抱着商量的语气切磋,很快明慧网就发表了。有一次师尊在我似睡非睡时让我看到我们下世前自己选择去向的镜头,就写了《吃苦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一文。有时自己明知故犯老在一个执着之中,突破了几个之后,看到同修有同样情况也写了交流文章,这些都在明慧网发表了。

我觉的,只要心里纯净的有感而发,就可以把所要说的内容很好的表述出来,明慧网也容易采纳。否则,就容易出现词不达意的情况,明慧网百分之百是不会采用的。再说明一点,可能许多同修不一定知道,明慧同修一般是尊重投稿同修的,只要发表的文章,没有特别毛病的,基本明慧同修是不改动的,我有两篇文章被删减发表了,我回忆了一下删减的部份,有一个是有些证实自己的成份。另一个是指责同修的语气有些不善。这里向明慧同修表示感谢。

五、不为外界形势所动

这些年,经历了许多的风风雨雨,外部环境时松时紧,开始时只是因为师尊说了、又在同修的影响下才走出去讲真相的,对外部形势并不知道。所以也没有随其所动,只是所谓的敏感日有人来骚扰两句。后来和同修联系上,再后来上了明慧网,时时知道一些本地乃至全国的迫害情况,心也随之有所波动。现在看来这一切是师父有序的安排。

开始不让我知道,是因为我那时怕心还很重,刚战战兢兢走出来,一有风吹草动可能就吓回去。所以不知道更好。怕心消除一些后,就出现大一些的考验,再消除一些怕心,又出现更大的考验。这让我更注重安全,更加理智,冷静、清醒的做好三件事。现在我已不理会外部环境的波动(不是不注意安全),无论环境多宽松,我也时时提醒自己注意安全,因为我要对还未救度的众生负责,也对自己负责,不注意安全往往不是欢喜心,就是显示心在作怪。在这两种心下,人是容易忘乎所以的。所谓的环境严峻时,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做我该做的,因为我觉的不应该承认这个严峻,你承认它,它就给你多多的来,经常来。如果邪恶制造的所谓严峻形势都没有起作用,真相还在正常的传递,三退还在稳步提高,那邪恶也就泄了气,也就邪恶不起来了,因为维持邪恶是要耗用大量金钱的,起不到效果邪恶也就不干了。这里还有个破除旧势力安排的问题。

同修经常告诉我,谁谁出事了,或哪个魔头来我地区了,小心点。我就和同修磋商,我们时时都应该小心,不光是现在,但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行了。现在,我体会到了“金刚不动”的含义。

六、突破自己

最后想写的一点是突破自己,因为我们每个同修因为根基不同、来源不同,可以说每人的执着也不尽相同,同样的关难,可能这个同修过这个容易,那个同修过那个容易。但对于修炼者来说,好过不好过的关最后都得过,所有的执着,在自己圆满的境界中都要去掉。师尊这方面会帮我们的,但我们不能都依赖于师尊的法力,自己不修。其实自己修掉执着可以感到提高后的喜悦,也可以让师尊多些欣慰,少些操劳。

就象做真相,有的喜欢发资料就发的多,有的喜欢面对面讲真相就讲的多,都起到不可少的作用,但如果喜欢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在讲上突破了,或能讲的同修在发资料上突破了,那他一定在境界上有所突破,不然他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每一个需要做好而自己又很难做好的方面都是机会,也都是我们需要圆满补充的方向,也是漏之所在,突破它,就不为其所困,反过来看就很欣慰,就会有挣脱束缚后的自在感觉。

修炼很多情况是要知难而進的,这可能每个同修都有同感,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比如我有些懒惰,炼功遍数总打折扣,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时间常睡过去了,我已下了好多次决心了,都没有完全突破它,这固然有客观工作忙的原因,但骨子里求安逸的心还在起作用的,我会尽量突破的。还有一些常人心我也意识到了,也是在我剩余的修炼路上要去掉的。

就写这些了,总算写完了,这也算个突破,因为我喜欢有感而发,有个题目去写内容总觉的没有什么可写,这也是以前的书面心得交流会都没有投稿的原因,其实是自己的观念在禁锢自己,这次不思前想后了,看到通知立刻就开始酝酿,写一点是一点,经过了几天,也就写出来了,虽然未必发表,但我通过这次投稿的确理清了思路,很多在法理上提高的契机和转折都象过电影一样在心头浮现,让我在曾经过去的关中又找到了以前未发现的隐含的执着,有些已经消去了,有些是才发现的,这令我感到很欣慰。

修炼时间是有限的,希望和同修们共勉,让我们尽量修去执着,而不是在圆满时都叫师尊给我们拿掉。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